山海剑侠传说:第四章 妖气滚滚

小说: 山海剑侠传说   作者:金陵小白   回目录  举报
    云穹愕然:这怎会如此?

    韩梦玲接过话语:定然是趁我与他斗法,心神未有注意周遭动静之时,偷偷布下。蛇妖妖力不俗,云穹你乃凡身,瞒过你的耳目并非难事。能躲过最初的偷袭,已经是你对危险感觉敏锐了。

    云穹见蛇妖厉害,心中又是忐忑,又是无奈道:你们左一个凡俗,右一个凡身的唉,好吧,我确实实力有限,这次是我拖你们后腿了。

    总比某人独自逃生来得强!韩梦玲哼了一声说道。

    你何宝观正要发话,却又被韩梦玲接下来的话堵了回来。

    只听她说道:云穹,你听着,以我二人现下实力,三条蛇妖委实难以应付,所以此次关键便在于你。我观你之武艺,尚算可观,已能算是通脉完成,达到融气筑基之阶段,所差只不过是不修灵力,对蛇妖伤害有限。若能将灵力赋于你之内力,定能战力倍增。你方才也说想要学习法术。我有一篇《五行随解》,现在就将其中入门口诀说与你听,你一定要尽力领悟。接着,又语向何宝观,姓何的,小阴阳阵你会吧!

    听了韩梦玲对自己的称呼,何宝观有些愤愤说道:当然会,小阴阳阵乃是由阴阳阵演变而来,修界中人哪个不

    莫要再废话,赶紧与我结阵,给云穹领悟的时间!韩梦玲见鸩蛇有所反应,又有攻击之兆,急声说道。

    于是韩梦玲同何宝观,一左一右将云穹护于中央,俱都凝结出阴阳手印,白色灵光与黑气蓦然凝合,以三人为中心,地面隐约显出一片太极阴阳圈。韩梦玲立于阳鱼阴眼,何宝观立于阴鱼阳眼。圈外空中,则现出半透明的阴阳光罩,将三人罩于其内。

    三条鸩蛇见此,皆是怒声嘶鸣,接着便向光罩狂攻而上,揺首摆尾,喷毒吐雾,打得光罩晃动不已。

    韩梦玲见光罩灵光还算稳固,但是随着蛇妖的攻击,体内法力不停消耗,急忙让云穹盘腿坐下,凝神细听。她则口述法诀,至于云穹能领悟多少,只能听天由命了。

    天地演化,万物五行。金为至坚,克尽其敌。木化生机,生生不息。水乃至柔,无孔不入。炎火灼灼,灰飞烟灭。厚土为凝,承载中央。五行生克,混元如一

    洋洋洒洒百多言,从韩梦玲口中说来,为云穹打开了一扇玄奇之门。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可随着法诀内容的深入,他竟然感受到,身体周遭到处都有神奇存在,虽然是闭着双眼,脑海中却反应出五光十色,或悦动欢愉,或阴寒森冷,或恶气浊浊,好似有生命一般。尤其身边两道光芒,一白一黑,颇为耀眼,而不远处有三条森绿,令云穹有些不寒而栗。

    他不敢大意,收束心神,忽然意动,以自己修炼不俗,又经金云丹增倍的武道内力为纽,将其外放体外,尝试接触那些无主灵气,居然成功了。

    一道道五行灵气,犹如乳燕归巢,缓缓飘向云穹,并与云穹之内力相融。外人看去,只见其体表有五色光华放出,虽是隐隐约约不甚明显,却自有一股宝相之态。

    何宝欢见了,颇为郁闷地想道:这小子,这么快都能沟通灵气了?我当年花了多长时间来着?三个月?半年?

    他却不知,云穹本就天资自成,自小又修炼刻苦,武艺非凡。外加服了金云丹,引出蓬勃气血,功力不同往日,已达凡俗之极致。更兼此生死存亡之际,引出人体潜力,如此多方原因作用之下,方能一举成功。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云穹身上灵光渐渐隐去,他也长出一口气,双眼一睁,一抹奇光从眼中一闪而过,说道:好像,应该,差不多了吧

    这短短时间,小阴阳阵已被三条妖蛇打得明灭不定,何宝观几次欲言又止,如今云穹出声,他就似听见了仙乐一般。

    一旁的韩梦玲也是颇为欣喜,却仍然冷静异常,出声问道:练到什么程度了,能否于你内力之外,镀上灵气?

    云穹站起身,右手握了握拳,思索着说道:似乎不仅如此,我有一小部分内力变成了五行之气,好像是被转化了

    韩梦玲听了,讶异道:哦?进境如此之快?

    云穹刚想回话,何宝观急切地喊了一声: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我快支持不住啦!

    韩梦玲也不敢怠慢,向云穹说道:我们待会儿撤去法阵,那条头蛇交给我,你们两人各自对付剩下的。云穹你初入修真,修为有限,尽力牵制住一条蛇妖即可,蛇毒厉害,记得灵力附于周身,不要直接碰触蛇妖。

    好了,大家准备,散!韩梦玲看准三妖攻击间隙,一声高喝,顿时抽去灵力,本就摇摇欲坠的小阴阳阵,灵光一闪而灭。

    韩、何两人俱是一声怒喝,各自对上一条妖蛇。云穹见阵法消散,运起功力,一招附着灵力的云纹掌攻向蛇妖,立时便吸引了最后一条鸩蛇的注意。

    韩梦玲带伤上阵,对上的又是三妖中的头蛇,却是毫不畏惧,杀意凛然。令人悸动的黑气混着掌力击出,印在蛇身之上,直打的妖蛇嘶鸣不已。这头蛇也是颇具灵智,总能闪过要害部位,加之力大势沉,喷吐剧毒,行走如飞,一时之间,两者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再看另一边的何宝观,他知晓此次已是生死之际,也是拼尽全力。玉骨宝扇被他执于手中,灵力流转,扇出阵阵利刃般的灵风。其所敌巨蛇被割出不少口子,可是灵风威力有限,无法致命,鸩蛇痛嘶的同时也是狂怒非常,于他周围游走不停,蛇目森然,以待夺命一击。

    三人之中,最轻松的反倒是云穹了,方入修真,灵力是为弱点,多亏家传功法威力不俗。本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想法,他将多数的灵气附于五感及双腿,腾挪躲闪,又时不时以灵掌攻向妖蛇,让这条鸩蛇对他是杀而不可得,抽身去相助同伴亦不可得。

    便在这方区域之内,三人三妖搏命相杀,看似精彩纷呈,却是杀机凛烈,若是一个大意,定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一切说来冗长,实则乃是须臾之间发生之事。

    韩梦玲见云、何二人牵制住了两条鸩蛇,心下大定,又与头蛇缠斗了一会儿,正准备一鼓作气,将其击杀,却听云穹发出一声怒喝。

    她本就因宝物之事心系云穹,竟然于此性命攸关之际转头望去。

    只见面对蛇妖攻击,此时的云穹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身法全无方才灵动,反应也较之前有些迟缓,若不是其体表五行灵力神妙,怕是早已丢了性命。

    韩梦玲心中讶异,不及多想,舍了头蛇要去救云穹,毫不理会身后头蛇的致命一击。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