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贼休走:第526章,引蛇出洞

小说: 曹贼休走   作者:追雪逍遥   回目录  举报
    好吧!陈生点了点头,忙提笔写了一封信,随后让人射出城外,有兵丁发现后,急忙送进吕卓的帅帐。

    吕卓接到书信打开一看,顿时眉头一皱,他还头一次遇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人,陈生居然在信中舔着脸问他我若投降,不知将军会给我什么封赏?

    问的直白,而**,脸皮厚的可以。

    吕卓把信随手丢给了徐庶,徐庶看过之后,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主公不必动怒,似陈生这种小人,必是奸诈反复之辈,果真收到身边,也难以让人放心,说不定日后还会背叛主公,不如将这封书信送给张虎,我想,张虎看到这封信后,他和陈生必然会心生间隙,甚至大打出手,如此一来,夺取安丰当易如反掌。

    张虎负责镇守南门,徐庶故意让人把陈生写的这封信让人射到了城上,被张虎的兵丁捡到后,交给了张虎,差点没把张虎给气死,张虎急忙来找陈生质问,陈生死不认账,两人都是火爆的脾气,各自带人大打出手,听到动静后,吕卓急忙下令攻城,城中本就军心溃散,张虎陈生又突然反目,小小的安丰很快就被吕卓给攻破了。

    进城之后,擒住陈生和张虎,陈生拼死求饶,张虎则傲然无惧,坦然面对生死,吕卓冲张虎赞赏的点了点头,亲自给张虎松开了绑绳,至于一心求饶的陈生,则被吕卓下令砍掉了脑袋。

    吕卓亲自邀请张虎加入,张虎思虑一番,被吕卓的诚意所打动,点头归降了。

    而关羽这一边,关羽连日猛攻,昼夜不停,激战相当猛烈,魏延故技重施,还想从背后偷袭,却被张飞给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张飞粗中有细,他料定魏延一定不会死心的,果不其然,魏延刚一出现,就被张飞给截住了,两人经过一场鏖战,魏延并没有讨到便宜,只好退了回去。

    听说安丰被攻陷,张虎也投降了吕卓,蒯良心头顿时一沉,急的眉头紧锁,连说这该如何是好?

    又过了一日,钟离也被攻陷了,刘琦奋力死战,勉强捡回一条命,而霍峻则死在了关羽的刀下。

    顺利拿下安丰和钟离,吕卓刚要下令速速围攻寿春,徐庶却拦住了吕卓主公,我有一计,可引蛇出洞,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哦?计将安出?吕卓忙问道。

    可让人假扮曹兵,奇袭许都,然后我等仓促撤兵,蒯良必然会中计上当,一旦他派兵追杀,我们可半路设伏,如此一来,取寿春岂不更加容易。

    经过几年的历练,徐庶终于成长了起来,出谋献策,犹如探囊取物一般。

    吕卓依计而行,两日后,吕卓刚要围攻寿春,突然大军迅速撤离,寿春城外顿时乱成一团,粮草辎重、锣鼓帐篷、刀矛盔甲丢的到处都是,蒯良起初不信,派人再三打探,这才得知许都出了大事,吕卓这才不惜迅速撤离。

    魏延剑眉一扬,急忙提议速速追击,蒯良性情向来保守,犹豫了一下,只给魏延八千人,魏延、甘宁、刘琦三人出城后全速追杀,报前方颖水渡口,发现吕卓的大军,他们正在渡河。

    魏延听到斥候的飞报,用力握紧大刀,得意的笑道:真乃天助我也,传我命令,全速前进,目标颖水渡口,一定要杀吕卓一个措手不及。

    连甘宁都觉得吕卓太不走运了,上次在颖水渡口,甘宁黄忠把关羽张飞给杀了个大败,差一点,甘宁就把关羽脑袋给砍下来了,现在许都出了事情吕卓又要被他们给杀个落花流水。

    当魏延带人风驰电掣的追到的颖水岸边,果然,一打眼,就瞧见了河面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吕卓正在带人渡口,见到魏延后,吕卓故作慌乱,连忙大喊快,马上渡河,荆州兵来了。

    魏延一阵冷笑,举刀怒吼一声吕卓,你哪里走,魏延来也!

    魏延一声令下,八千名荆州兵如狼似虎,潮水般涌到岸边,两军刚一接触,就厮杀在了一起。

    可是,当荆州兵都冲到岸边后,身后两侧的山坳树林中,突然杀出两飚人马,左边是张飞和关羽,右边是张郃和何曼,不下四万名徐州兵席卷而至,顷刻之间就挡住了荆州兵的退路。

    啊?不好,中计了!

    魏延大吃一惊,急忙调转马头,想要突围却发现徐州兵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围的水泄不通,尽管如此,魏延也没有被的选择,华山一条路,只能奋力向外突围。

    一旁山坡上,徐庶和陈宫等人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冷眼旁观,就像是在欣赏一出大戏。

    陈宫看了徐庶一眼,笑着夸赞道元直计谋不凡,令人钦佩啊。

    徐庶微微一笑,举止谦和的说道公台过誉了,天下之大,胜过徐庶的不在少数,当不得先生繆赞,一切都是为了复兴汉室霸业,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主公也功不可没。

    何曼嗷嗷直叫,钢叉上下翻飞,带起团团血花,碰上就死,擦着就伤,才一会的功夫,何曼就杀红了眼,身上溅满了血,就像一个从地狱里冲出来的魔神一样。

    张郃沉稳冷静,一言不发,但是手中的枪了,却如疾风骤雨一般,刺的飞快,速度令人炫目,每一次刺出,身前立马就会倒下一个。

    陈生也动了心,忙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怎么跟吕卓联络?

    他的心腹弟兄王赖子说道这还不简单吗?大哥镇守北门,不如先写一封信,射到城外,我想那吕卓若是收到大哥的书信,一定会有回信的,说不定,咱哥们时来运转的机会到了。

    王赖子越想越美,大白天的就做起了美梦,心里正合计着吕卓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封赏。

    王赖子这些人,平日里为祸一方,都是酒肉之徒,一点正事都不干,自从吕卓带人包围了安丰,他们就动了投降的心思。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