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三百零七章:等

    他咬住她唇角,所有的话语全都埋藏在他的火上之下,成为灰烬,撷取她独有的甘甜,缓一缓自己刚才被她点燃的怒火与破坏的**。

    她这是自作自受。

    他阴恻恻在她耳边道:这才只是一个简单的亲吻而已,我的好落儿这就慌了?今后你我还有许多事要瞒着宋老夫人做,你这么胆小,以后可怎么办?

    什么以后?在宋老夫妇面前,你可是我嗯你敢逾矩呜呜呜!

    在北宫陌的绝对压制面前,秦言落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只听见她细细绵绵低声呜咽,似压抑又痛苦,北宫陌很喜欢,甚至很享受听到她在自己怀中发出这样的能够直抵他喉头的低吟。

    他越是粗暴,秦言落越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要被他这般蹂躏。

    双手不停推拒他紧挨的胸口,用力挣开他双臂的束缚。

    直到他手臂上结痂的伤口裂开,细细密密的血渗出来,他才肯稍稍放开她已然被亲吻得嫣红潋滟的樱唇,舔一舔嘴角,似吸血鬼一般心满意足,邪肆一笑,道:这个吻,朕不满意,不作数!

    你丫的什么叫做不作数!

    秦言落这一声哀嚎,加上对他拳打脚踢,动静大了,很快将宋老夫人给吸引上来了。

    宋老夫人一眼就看到她对北宫陌动手,再看到北宫陌手臂伤口裂开,崩了血,着急上前拉开秦言落道:诶呀!你怎么秦姑娘,你下手也太狠了!你哥哥再怎么也受了伤,你怎么如此粗暴啊?

    是他先秦言落抹了一把被他咬疼的唇角,气鼓鼓地撇过一边去,这个时候她又不能直接说北宫陌亲了自己。

    毕竟在宋老夫人眼里,两人是兄妹关系。

    他好歹是伤着了,你怎么能啊!

    宋老夫人走过去,本想教训一下秦言落,没想到自己眼前一黑,身体后仰而去。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三百零七章:等

    北宫陌低声应道,低下头,将逆鳞在她眼前收到衣衫贴身处,单薄的嘴唇因为刚才一番怒火而显得干燥,凑近她,与她不过咫尺之距。

    亲我——我满意了,今后我都不会那逆鳞下手。

    秦言落要紧牙关,抿唇不肯言语,生怕这一次他威胁成了,下一次又故技重施,那自己今后还如何在他面前硬气起来?

    不行,不能就此妥协。

    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乘胜追击,手已经绕到她腰身之后,不亲,今后我可就不会让你安生了。

    秦言落微微后退半步,仰头不满道:你用你身上的逆鳞来要挟我?你讲不讲道理的?

    在你这里,我何时讲过道理?

    北宫陌坦然承认,若是讲道理,我又怎么会强夺了你的初夜,又怎么会在你不愿意的时候,次次都强上了你,又怎会把你拉下悬崖,与我共沉沦?秦言落,该认的命,你得认,遇着我的那一刻,就别想着讲道理。

    将她脑袋摁在自己肩上,咬着她耳垂,沉声道:身为你的男人,我对你可是坏事做尽,禽兽不如,从来没有‘道理’二字。

    他只想捣碎她的每一个深夜的清梦,势必要将她劈开,进而慢慢吞噬她的骨血。

    势必要在她的身体里,戳下印记,写明归属。

    每一次都有九尾作祟,她也只当自己每一次都是愿意的,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接受一些。

    只有北宫陌自己知道,九尾帮了他多少次,她昏厥过去的每一次,九尾都在帮着北宫陌持续作恶。

    那那这次我亲你,以后你不能再拿着个来威胁我了!

    话音刚落,她就猛地踮起脚尖,闭上眼睛,往他薄唇上一碰,完成任务般,才要从他唇角离开,就被北宫陌猛地推倒在墙面上,后脑勺被他大掌稳稳护着,发丝缠绕着他修长的手指。

    藏着逆鳞的胸膛挤压着她,大腿横在前,强劲有力,使她不得动弹半寸,眼神与她碰撞,要将她刚才惹火自己的怒气一并发泄出来。

    他落下来的吻,恨不得将她的樱口碾碎,不经意间的啃噬,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她疼得眼眸逼出泪花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