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三百六十八章:太皇太后

    计较这些做什么?太皇太后冷冷道:她不也是给哀家寻了解药吗?功过相抵,你啊,何必在意这些。

    乔容苦笑了笑,是奴婢多虑了。

    此时,楚楚挑开帘子,手上端着一盅刚刚炖好的白玉鸡汤,缓缓走进殿内,道:太皇太后,楚楚来看你来了,近日身子觉得如何了?

    劳你费心,日日过来,我这身子还算好,你也不必总是过来。

    太皇太后因北宫凌的死,有些抑郁寡欢,那幻鱼蛊的毒才解,身体本就算不上好,再加上这事,睡得也浅,拖着六十多岁的身子,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太皇太后这话说得,哪里就费心了,不过是尽心尽孝罢了。楚楚拿出一小瓷碗,给太皇太后舀了一小碗汤,端着到她跟前,没来由地唉声叹气,皱着眉头长叹一声,哎

    在一旁伺候的乔容见着楚楚进了主殿,福了福身子,就退到了门外,听候吩咐。

    太皇太后疑惑地看着楚楚,道:你怎么了?这些日子总是见你皱着眉头的,可是念着你弟弟楚风了?那可怜孩子,也是可惜了。

    楚风那孩子跟着淮王殿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是命。楚楚又低声哀叹道:我倒不是因为这么皱眉的,这些日子在宫里啊,想要脸色欢喜一些,都不能够呢!

    太皇太后凑前问她,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皇后娘娘在病中,那些下人们连笑都是错的,前些日子就有个宫女因为笑了笑,就被责罚十几杖,打得浑身都是血,当时我只是路过,吓得我晚上都不敢睡觉了,太皇太后,你说说,这

    太皇太后不以为然,只管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宠的又不是嫔妃,秦言落是名正言顺的皇后,皇帝多偏宠些,于前朝后宫,都是有益的。

    楚楚心里清楚,因为秦言落给太皇太后寻得解药,所以太皇太后对她的态度也客气了好些。

    因此,楚楚只能忍着好多抱怨的话,吞到肚子里,低声道:是楚楚言语冒失了,本不该这么抱怨的。

    太皇太后知道楚楚抱着什么心思来服侍她的,也知道楚楚想要什么,不过就是一个能站在北宫陌身边的名分,如今北宫陌根本顾不上她,楚楚心里自然有苦不能言,来她这里找安慰了。

    当年你救过哀家,为着哀家死过一回,哀家记着呢!太皇太后挑明了道:可皇帝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哀家若是强行把你塞到他后宫里,只怕以后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你看他现在为那皇后痴狂的样子,你哪里还有立足之地?你又何必苦苦纠缠呢?

    楚楚抬起头来,可太皇太后,我除了皇上身边,哪儿也不想去。

    皇上根本没有正眼看过她,楚楚只能抓着太皇太后,只要太皇太后开口,就算只是个美人才人的名分,她也有争上去的希望。

    太皇太后看着那小瓷碗里的清汤,飘着好看的油花,道:若是皇帝正想给你名分,自然不会亏待你,若是他不想给你,哀家硬是要把你塞进去,多少有些给皇后没脸。

    可可可楚楚如今已经是孤苦伶仃一个了,若是太皇太后再不帮我,楚楚在这世上,就没有容身之处了!

    楚楚抽出腰间的帕子,拭着眼角不存在的泪痕,道:祖姑母,你就帮帮我吧,就算只是到皇上身边做个洒扫的宫女,楚楚也是心甘情愿的。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三百六十八章:太皇太后

    比如昨日有因为某个宫女走路脚步声太大了一些,惊扰了昏睡中的皇后娘娘皱了皱眉,就被皇上撵去浣衣。

    再比如,前些日子因为某个太监做事不谨慎,地龙的火温度不太够,就被罚出皇宫,永不录用。

    还听闻那个乐宁郡主也因为旁的什么事情,被禁足起来,旁的什么事情大概也和皇后娘娘有关。

    总之,那件大事过后,虽然看着宫里一切如旧,但皇上脾气可是因着皇后娘娘昏迷不醒,而日益暴躁起来。

    太皇太后倚着软塌,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串念珠,拇指滑动佛珠,听着身边地乔容说起盛安宫那边的事情,闭目养神,即使是重见天日,她也不大喜欢睁开眼。

    这日光刺目一般,她现在还未曾真正适应过来。

    乔容给太皇太后递过去一盏新出的眉安茶,看了看她的脸色,道:太皇太后,这皇后娘娘在皇上心目中,分量可真不小。

    太皇太后哆了一口茶,砸了咂舌,道:自古以来,君王多宠妃而薄皇后,如今皇帝重皇后,岂不好?

    话是这么说,可奴婢在后宫这么些年,皇后娘娘来之前,皇上从不踏足后宫,皇后娘娘一来,就专宠着皇后娘娘,未免有些独宠太过。

    乔容本就是太皇太后身边用惯了的嬷嬷,因为太皇太后病着,一直不得见天日,就待在静安宫守着,直到太皇太后解了那幻鱼蛊,才又跟着太皇太后。

    兴许是太皇太后年老,旁的这些勾心斗角也不屑于再多口舌,只淡淡道:你怕什么?哀家觉得这皇后虽说行事出格,但堪任一国之母,独宠又如何,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天虞日日安稳,延绵不绝,日益昌盛,哀家也就对得起他们皇爷爷了。

    当初太皇太后执意要服下幻鱼蛊,也要让自己的两个孙儿身子好转过来,自己就算再无见天日的可能,也得为自己儿子和孙子铺路,就算当年的圣上为此而责怪她好些年,她也无怨无悔。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