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三百六十一章:人间不值得

    芍药很顺从地点点头,从她掌心拿过那颗药丸,猛地咽下,秦言落的手遮在她双目上,将她靠在廊下,低声道:好好休息。

    醒来她就忘记刚才所见所闻,也忘记什么先帝孩子之类的,有些事,不知者才最安全,她知道得越多,今后麻烦也越多。

    而北宫陌不是先帝的孩子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只有秦言落一个人知晓,也只能她一个人知晓。

    起身,独自往议政殿小跑着去,路上恼人的外披磕磕绊绊。

    她才走到议政殿,就看到周以端正摁住楚风,唐刀出鞘,手起刀落。

    完蛋了,一个人头就这样被别人抢走了,她连刀下留人头这句话都没说出口,眼睁睁看着好好的人头,落到别人手里。

    小七这边才与她哭诉经验值打了水漂,她的手就被一人猛地拿住。

    秦言落,任务完成了,我们走沈桑微冲进议政殿,一见着她,就伸手一抓,拖着她往议政殿外走,没跑几步,就撞上冲进殿内的金御卫,而身后,是阎罗索命般。

    秦言落,你要去哪儿?

    北宫陌站在议政殿上,背着皇位,阴沉沉的,只看向一脸惊慌失措的秦言落。

    虽然北宫陌没有与沈桑微说话,但沈桑微还是感觉到了北宫陌身上令人窒息的强大气场,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冲着眼前的金御卫大喊道:别拦着我们,给我滚开!

    又对转过身,北宫陌大声呵道:我告诉你,迟早有一天,你会害死秦言落的!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三百六十一章:人间不值得

    她临死前,从秦言落的浅浅一笑的眼神里,恍惚间看见了北宫陌,凛冽,带着刺骨的冰碴,从不给对手任何解释的机会,连她想要拖延时间都是枉然。

    只是与北宫陌不同的是,不管下手怎样狠厉,秦言落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勾起的唇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爱笑的天真女孩,哪里知道她笑里藏的刀。

    挂着浅浅笑意,秦言落推开殿门,迈着轻轻缓缓的步子,脚下软底的皂靴踩在贴着大理石的石砖上,悄无声息,没有声响。

    她径直走向月荷殿后殿。

    再等到秦言落出来的时候,天气在试探人间,尝试着下一些小雨,有一滴没一滴的,慢慢染红大理石石砖,滴答滴答。

    不知道是血,还是雨。

    秦言落唇边的笑依旧挂着,眼睛却是冷的,盛若牡丹倾城绝色,手指间拿着那一枚淡褐色琥珀——枝桑蛊。

    芍药只看到自家这位书香名门出身的小姐,手脚干净地走出月荷殿,除了鞋跟染上了不知道是谁的血外,通身银白的外披,竟然没有一点血渍。

    后殿,杀死雪倩的那把刀被扔在一旁,血在慢慢变干,而太后赵氏最后只看到一把刀甩过的晃影。

    刀上沾染的血渍乱溅,眼前一片昏暗,眼底进了血滴,自然什么都看不见。

    腐肉销骨,从眼到耳,痛不欲生。

    秦言落淡淡抹了抹溅到自己身上血渍,听到太后嘶声力竭喊出一句话来。

    北宫陌不是先帝的孩子!

    太后是对着那枝桑蛊说的,很显然这句话就是太后日日夜夜给枝桑蛊灌输的那句话。

    这句话,如果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旁人未必相信,但从太后口中说出来,想要不信,都十分艰难。

    秦言落为北宫陌不值,太后,你是他生母,缘何要将他陷入如此境地!

    这句话就算并未根植人心,只是北宫陌听到,都是诛心之言,况且还是他生母亲口所说,剜心掏肺不过如此。

    秦言落,你是不是怕了?怕他不是先帝的孩子,怕他这个皇位名不正言不顺?怕你嫁给一个是杂种?太后赵氏浑身被血腐蚀着,在最后一刻,都要坚持冲着她,做最后的挣扎,道:是,他从本宫肚子里出来,本宫认了他是我的孩子,但他不是先帝的孩子!

    一个孩子,被自己的生母称为杂种——这世间,好像不怎么喜欢北宫陌。

    这话,不管是真是假,全都压在秦言落心底,藏在一个小小的角落,咔哒一声,上了锁,谁人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太后赵氏死了,秦言落只有将这句话深深埋藏在心里,半个字都不能透露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