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二百四十八章:楚楚惹人怜

    楚楚咯咯咯笑出了声,轻快踮了两下脚,指着北宫陌,顾左右而言他,掩嘴笑道:陌哥哥当年还是离王的时候,也一直在楚楚面前口口声声自称什么‘本王’之类的,从来不像凌哥哥那样,在我面前自称一声表哥哥,如今当了皇上,可比‘本王’威风多了,自称‘朕’起来。

    北宫陌眼底冷若冰霜,冷冷讽刺,道:当年你替北宫凌做事,现在你活过来了,你该去他府上领赏才是,何必来朕宫里,叨扰朕的皇后?

    陌哥哥!这名唤作处处的女子声调忽的高起来,好似被人一脚踩到了痛点,忍着哭腔,道:

    陌哥哥,楚楚承认,当年我接近你,是因为太后授意,可是,后来呢?我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你,陌哥哥,我沉睡了四年,你以为这四年我当真无知无觉吗?我听得见细小的声音,冰棺里,冰一点一点碎裂,触骨生凉的棺板,浓腥的血液,灌入我的喉咙,若不是当年我选择了陌哥哥,我又怎么会陷入那样的绝境?我以为我不会醒来,我以为我不会见到陌哥哥了。

    楚楚越说,哭腔越重,鼻子堵塞,快要不能呼吸一般,抽泣道:陌哥哥,如果知道陌哥哥再见到我,是这样的态度,我宁愿我永远沉睡下去,这样,陌哥哥兴许还能想起来,当初我替你挡毒箭时候的奋不顾身,还能念着我这点情。

    楚楚,你本是个死人,你若是不知好歹,继续接近朕的皇后,朕不介意让你再死一次。

    北宫陌嗓音清冷,比雪夜里的风还要冷上千百倍,冰刀般一刀一刀,剜在她娇弱的心上,气血上涌,瞬间喷出一摊血来。

    楚楚手忙脚乱,赶紧用脚将血迹用雪覆盖起来,手帕擦去嘴角残留的血渍,重重咳了几声,道:楚楚无意叨扰嫂嫂,嫂嫂她命好,她完成了我无法完成的梦想,十六岁就嫁给了陌哥哥陌哥哥,四年前,我也十六岁,那年,我问你,我能不能当陌哥哥的新娘子,陌哥哥你直接说了‘不能’。

    她自嘲一般,痴痴笑了笑,道:当时我以为是陌哥哥不善言辞,惯常不好把那些真情的话说出口,只当陌哥哥是内敛可如今看见陌哥哥与嫂嫂那般恩爱,便可知,那是楚楚无法企及的,只能当做个念想,留在心里。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二百四十八章:楚楚惹人怜

    北宫陌走到一半,远远地,便能看到无名殿外,一人身披一件粉色长袍,兔绒滚边,头戴一顶帷帽,帽子顶上落下厚重黑色帷幔,看不清人脸。

    那人手上点着一盏白莲马灯,静静等在石阶下。

    那人一转头,看见北宫陌,立刻飞一般的往他面前冲过来,声音清脆娇俏,兴奋又欢喜,好像等着这一幕许久。

    才跑到他跟前,北宫陌脚步往后退了半步,冷声道:为何要来这?

    那女子瞧见北宫陌那后退半步的脚步,手轻抚左脸上的坏肉,坑坑洼洼,触目惊心,既不能见日光,更不能见他的陌哥哥。

    那女子走近半步,小声之中,无辜且可怜,垂下脑袋,纤细的手绞着手帕,雪夜将她的小手冻得通红。

    她眼底含泪,低声道:我不是乱闯入宫的,只是今晚是除夕,我醒来后,想来看看姨祖母和和陌哥哥你,我没有私闯宫闱,姨祖母当年给我的宫闱腰牌,我还细心留着,只是我还见不得日光,只能晚上来,是不是搅扰了陌哥哥和皇嫂的兴致了?

    北宫陌再一次后退两步,目光遥望背后远处的盛安宫的宫灯,冷然道:既然是来看祖母的,为何要去盛安宫,又为何要去月荷殿,吓到朕的皇后安眠,这罪,可比私闯宫闱要大许多。

    那女子急了,赶紧上前,想要抓住北宫陌的袖子,但又生怕他厌恶自己,北宫陌素来讨厌别人碰他的,这一点,自己知道得清楚。

    于是,赶紧把手顺着放下,轻声道:陌哥哥,你为何与我这样疏离?是不是许久未见我,所以有些陌生了?我只是想要去看看陌哥哥过得好不好。

    北宫陌转身,背对着她,淡淡道:朕过得很好,今后,你莫要再入宫叨扰朕的皇后了。

    望着绝情清冷的背影,在雪夜之下,更是孤高不可亲近,周身气氛冰冷,令人窒息,一如当年那个杀伐果断的北宫陌。

    陌哥哥过得好,可可楚楚过得不好。身后那女子渐渐啜泣起来,捂着激动而抽疼的心口,道:陌哥哥,整整四年,我在冰冷的冰棺里,你知道那地方有多冷,有多孤寂吗?若不是楚风一个月又一个月给我送来心头血,让我复活,陌哥哥,你就看不到楚楚了。

    北宫陌当做没有听到,负手压在身后,紫黑大袍被冷风吹起,正要往前走。

    陌哥哥!楚楚赶紧跟上前去,问道:陌哥哥,你现在是皇上了,你和皇嫂如胶似漆,真好若是当年楚楚为哥哥和姨祖母挡下毒箭后,救治有方,楚楚没有死,那么,现在入主盛安宫的,会不会是楚楚呢?

    女子的音调故意装得活泼自然,好像在话家常一般,隐隐将她那满心的不甘小心藏起来,轻微的鼻音带着浅浅哭腔,任凭是谁,听着都极其心疼这位强装坚强的女子。

    北宫陌没有回头,干脆道:不会。

    这话如一块冰石,直接砸在那女子原本就脆弱的心上,一下子疼得嘴角渗血。

    是啊!怎么可能呢?楚楚何德何能呢?那女子自嘲般轻笑着,抹了抹嘴角的血液,重重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道:嫂嫂出身大家,又是先皇钦定给储君的皇后,肯定贤良淑德,哪里像我这样冒冒失失的呢?楚楚在陌哥哥眼里,应该一直都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远房表妹吧!

    北宫陌回头,隔着楚楚帷帽厚重的帷帘,一字一句,郑重认真,道:楚楚,朕来此处,只有一件事告知你,离朕的皇后远一点!

    哈!陌哥哥现在当了皇帝,说话都端了起来呢!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