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二百五十五章:绝人之路

    秦言落没说请进来三字,沈桑微便披着一身绒雪,风风火火掀帘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软塌另一侧,拿起矮桌上的薄饼吃起来,递给她一枚系统残骸,压低声线,道:我刚才从外面进来,听说你把你家皇上给弄得病倒了?行啊你,有出息了!

    嘴上调侃着,手上往她腰间掐去,生怕里间那个不存在的北宫陌听到,低声凑近她,道:你身体才好,就能把你家皇上给弄病倒了,我看,是不是你家皇上太弱了?

    秦言落妥帖地将系统残骸融入掌心让小七替她收好,望了望里间隔帘,幸好这话北宫陌没听见,若是听到有人这么笑话他,他定然会身体力行证明他不弱。

    秦言落不置可否,手中捏转着一只茶盏,揉揉一夜未睡的双眼,趴在矮桌上,道:我找到太皇太后所中之蛊的破解之法了。

    听到这话,沈桑微眼底泛着精光,凑近身道:那岂不是能轻轻松松弄死那个雪倩?又仔细看了一眼秦言落的神色,道:可是,我看你怎么不大高兴啊?

    秦言落道:破解之法兴许早就被断了。说着,将自己理出来的思绪一五一十告知她,越说越没气力。

    沈桑微忿忿不满,道:雪倩父母居然为了雪倩那小贱人,做到这份上,也不知道她上辈子积了什么德。

    她抬头看秦言落丧气地趴在矮桌上,下巴抵着手背,想了一个下策,道:要不,你暗暗的沈桑微盯着里间厚帘,在脖子下做了一个手刀,咔嚓一划,示意秦言落把雪倩给暗中了解了。

    她又小心在秦言落手心写道:不要让皇上知道。

    秦言落摇摇头,配合她,放轻声音道:这是下下策,若是雪倩没了,太皇太后也活不下去。

    沈桑微从她茶盏中蘸了蘸茶水,在桌子上写着:太皇太后与你无亲无故的,让她活下去做什么?

    雪倩的父母护着女儿,你的父母护着你,即使是我,也有姐姐念着

    秦言落指了指背后里间,装作里面真的有北宫陌,道:他好不容易有个待他好一些的亲人,若是太皇太后真的死了,北宫陌就一个能说话的亲人都没有了。

    姐姐病重,她也是无时不刻不盼着姐姐能醒来,北宫陌应该也盼着太皇太后能重见天日。

    破解蛊毒的法子你找出来了,却依旧救不了,你打算怎么办?不能让任务失败,我们打道回府吧?

    这个自然不能。秦言落的手指在桌面焦躁地敲着,笃笃笃有节奏地轻声响,任务不能失败,雪倩不得不除。

    那只能舍了那太皇太后了。

    沈桑微撺掇她道:大不了太皇太后死了,你和你家皇上决裂,你去找淮王,让她护着你,你的任务线重回正轨,这样不就好多了?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二百五十五章:绝人之路

    呃一夜过后,皇后娘娘还是需要洗洗身子的,若是没伤,也可不用上药,之前这事一直都是皇上亲力亲为,从来不肯假旁人之手,如今皇上病倒了,这事,就由奴婢服侍皇后娘娘吧。

    说着就赶紧唤外面的小布道:小布,打一盆热水来!

    秦言落手上拿着的书卷,上面符文复杂,可白姑姑说的话,比符文更难懂,她想了好久也没想明白。

    见她迷茫,不知事,白姑姑轻轻一笑,在她耳边低声絮语好些话,秦言落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手肘撑着软塌边上,脸色霎红,不好意思看白姑姑,掩面暗悔:之前都是北宫陌善后,她实践经验不够,差点就把这场戏给演崩了。

    呼幸好白姑姑没有生疑。

    那个白姑姑,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秦言落丢下书,拔腿就往浴室小跑而去,大声挥手道:小布,给我烧热水。

    谁也听不到主殿上,暗处一个人轻轻浅浅的笑声。

    这丫头,刚才听着那些话,好像什么都懂,原来不过是个假把式。

    这才安心地悄悄离去,踏雪无痕,雁过无声,无踪无际,无声无息。

    秦言落这一场戏,自然不只是做给盛安宫的人听的,她有意传播出去,阖宫上下都知道了皇上因为某些原因病倒了,在盛安宫修养。

    不管外面把这个原因揣摩得多么离奇,多么不堪,都没有人怀疑皇上还在内宫这一点。

    秦言落抱着书卷,整整枯想了一晚上,那解药总算有眉目了。

    整个人瘫在软榻上,身上只一件薄薄的毯子,侧身,在心里顺了顺思绪。

    太皇太后所中蛊虫应该是幻鱼蛊,幻鱼蛊的破解之法很特殊,是服蛊之人在服蛊时候,往蛊水之中滴进的血液之人的掌心血。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