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二百七十四章:作恶

    此刻,北宫陌双目猩红,似欣赏猎物般,嘴角上扬,在她耳边低声道:放心,朕知道分寸,绝对会让你好好活着。

    分寸他把握得十分随心所欲,除了留她一命外,秦言落那敢奢求更多?

    他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触她的面颊,感受着如丝缎般滑腻的触感,听着秦言落从喉咙发出来的低声呜咽。

    北宫陌,我招你惹你了?

    没有,可我就是想看你挣脱不掉我的样子。

    他最喜欢听到秦言落在他怀中低声呜咽,靠着他的肩膀小声哭泣,这个世界只有他是她的依靠,此时,她不能依赖任何人,只能依赖北宫陌。

    扬起唇角,深邃黑眸寒冰渐化,他低吻,尽量柔和,怀中之人却是紧闭双眼,咬着下嘴唇,生死由命,淡然处之的表情。

    又是不肯睁开眼看看他,又是这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好像自己是恶人一般。

    北宫陌心间一冷,微微抿唇——既然她认定了自己是恶人,那就继续作恶。

    十分故意地凑到她后颈处,轻咬她后颈一阵后,察觉到她依然紧闭双眼,等待他的审判一般。

    每一次,北宫陌都能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拳头紧握,紧紧等待着一场又一场的狂风暴雨,似乎在接受惩罚,又似乎在完成一件极其不愿意完成的任务。

    此前北宫陌只当她是生涩不知人事,现在她还在畏惧,畏惧的应该不是男女之事了,而是单纯的畏惧他而已。

    忽的,北宫陌随手用床边挂着的长剑,随意地挑起梳妆台上的一小块胭脂膏子瓷盒,拿在手中,使坏地往秦言落后颈上贴去。

    瓷盒触骨生凉,原本身子滚烫的秦言落乍然碰到冰凉的瓷盒,猛地高呼起来。

    北宫陌用鼻子蹭了蹭她的精致的鼻尖,大掌揉了揉她刚才被自己啃咬,又被自己冷到的后颈肌肤,低声道:原来你是活的?刚才看你一动不动,看淡生死,任凭我处置的冷然模样,我还以为你不会有反应呢?

    这下把秦言落给惹恼了,我挣扎你又不给,我一动不动,乖乖的等着,你又不高兴,你要我怎么样嘛!

    北宫陌的眼神一暗,下巴抵在她发心,薄唇低吻,手指穿梭在她如瀑的秀发之中,隐忍而沙哑道:我要你做出喜欢我的样子来。

    秦言落支支吾吾,也说不出反驳他的话来,喜欢他的样子,到底是设么样子?他也不说清楚,自己又如何知道?

    北宫陌大掌往她眼前一遮,不想看见她此刻茫然又无措的眼神,着着实实把他伤到,一把将她抱住,压在身下,黑眸晦暗,冷声道:罢了,又没办法不要你。

    秦言落的眼前一片黑暗,看不见此时身上的北宫陌拇指抹他自己的唇角,牙齿狠咬唇角,唇角渗出血来,血珠沿着唇角缓缓流出。

    可怕的寂静和淡淡的血腥味,让秦言落莫名慌张,手在上空晃着,想要找个支点,缓缓道:你若是不愿意,可以不要的

    一双大掌一把摁住她乱晃的手腕,掐出淡淡勒痕,薄唇擦过她耳垂,语气从腹腔发出,暗哑低沉:现在,是我不愿意吗?难道不是你不愿意吗?

    秦言落猛地摇头,小手挣扎,连忙否认道:我没有不愿意,如果我不愿意的话,也不会千里迢迢来江南见你,也不会说好听的话让你高兴

    不,你是害怕朕,你怕朕生气,怕我在床上对你狠厉,你尝过那些痛苦,所以你畏惧仅此而已。

    北宫陌**裸地戳穿她的狡辩,除了你的身体,你的每一个语气,每一次挣扎,每一个眼神,每一次皱眉,都在说你不愿意,若不是因为九尾,你早就不属于我了。

    不愿意你不还是秦言落的脑袋歪到一边,眼前只有他掌心的温热,从他指缝间能看得见北宫陌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小声道:我愿不愿意有什么用?

    确实没什么用。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二百七十四章:作恶

    秦言落从他双臂紧紧的束缚中探出脑袋来,仰头便看见他下颚优美的弧线,满脸涨红,小声嘀咕:你就不能对我软心软些吗?

    心软?北宫陌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她下颔,力道之大,快要将她捏碎,冷峻的面容离她不过分毫,气息灼热,语气低沉:秦言落,若是朕对你有过半分心软,现在的你,早已经不属于朕了。

    秦言落的性子他摸得透彻,他对她柔和,她就得过且过,绝对不会对他主动一点点。

    若不是自己足够强硬,秦言落早就躲过多少次男女之事了?

    她的心没有完全属于自己,只能让她的身体先完全属于自己。

    她双颊被他窒息一般搂抱惹得滚烫,双目含雾,拼命喘息,快要把心肺都喘出来了,呼吸得喉咙微颤,拼命摇头,想要摆脱他的钳制,却如何都没法挣脱。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