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二百八十四章:她忘了?

    娘子,为夫与那浮霜馆的小生比起来,如何?

    这让她怎么接话?接了话,就说明她和那什么浮霜馆的小生有过什么一般,不接话,他又不肯放过,还只当她默认了什么在心虚似的,真的是说什么都是错,不说也是错的。

    如果不是北宫陌昨晚过分温柔,她早就揭竿而起,一口咬住他,把他直接踢下床来了。

    现在真的再也不想听到这些话从他口中蹦出来,听一句就想要去洗耳朵,还勾起她昨晚那些回忆,头疼得很。

    一大清早起来,居然还要听这他口出荤话,自己嗓子沙哑,暂时说不出声来,只能动动手指,示意要喝水。

    北宫陌低头抿嘴一笑,故意不起身给她端茶送水,而是坐在她身侧,一把将她柔软的手包裹在大掌里,颇为温柔地问道:怎么了?你这意思是还要吗?

    滚秦言落开口,但声音堵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发不出声,眼眸猩红,咬紧牙关,整张小脸皱起,手腕还柔弱无骨地想要拨开北宫陌那魔爪。

    北宫陌除了会不停地欺负她,还会做什么?秦言落这一遭还真的是遇到鬼了!

    看她说不出话,北宫陌便歪曲她的意思,当做她默认了。

    既然娘子想,那为夫只能满足了

    北宫陌含笑低语,眼看着就要将她倾压而上,忽的瞥见她手心紧握,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手心,顿然皱眉。

    秦言落以为他又是像上次那样生气,忙不迭得要藏起来,装傻摇头,轻咳几声,道:拿什么?

    你说呢?北宫陌脸色看着虽然不好,但语气和缓,轻叹一声,难不成你手上还会有什么助孕之药?

    听他这般无奈又轻柔的嗔怪,盘算着他现在心情好,不会惩罚她,秦言落才乖乖摊开手掌。

    又是一颗白色药丸,北宫陌轻轻捏起,含在嘴里,再俯身渡到她口中,离唇时候,贴近她唇边道:朕当然要亲自喂你,免得你哪天忘记了,我只当你一直吃着这药,到时候你不小心有身孕,那你在我面前可就说不清了。

    秦言落暗忖,北宫陌居然怀疑她有可能怀别人的孩子?她才不是那等水性杨花之人。

    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嗯

    她才开口想要澄清,北宫陌直接堵住她的口,不让她说出口,而是埋在她锁骨处,低声道:不要给我过多的承诺,因为说这句话的是你,我真的会当真。

    你说你不会离开我我会当真。

    你说你会给我生孩子我也会当真。

    你的话,我都会当真,所以你做不到,就不要轻易说出口。

    委屈又受伤地伏在她身上,胸前起伏剧烈,好像这句话的背后,他历经了许多沉重往事,从那往事之中披血而来,显得那么脆弱。

    秦言落对自己颇为有信心,这个,我至少是能做到的,我也不是那种见异思

    北宫陌嘴角邪肆一笑,似乎早有预谋,抬眸打断她的话,直接道:那你先把前面的给我生孩子这句话做到再说!

    我秦言落好不容易心中轻松了几日,他又提起这事,不满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提这茬了吗?

    哦,既然你这句话做不到,那就别在我面前说什么别的承诺,我不信

    北宫陌从她身上起身,走到桌上倒了一杯茶,转身对床上的秦言落道:你自己也不要信你自己。

    她本想伸手接过茶杯,北宫陌执意喂她喝。

    秦言落唇边碰上杯沿,喝了几口茶润润口,道: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有多对不起你似的

    北宫陌倒是理直气壮,盯着她的眼眸,反问道:难道不是吗?孩子也不愿意生,夫君也不愿意叫,连一口粥都没有给我熬过

    北宫陌一一细数秦言落十大罪证,证据确凿,她自然抵赖不得,可听着不舒服,忙打断道:皇上,你得御辇亲赴江南望族了,那些人现在应该早早在等着皇上呢!

    一边说话还一边装模作样替他整理领口,做出个妻子的本份来,甚是乖顺听话。

    北宫陌放下茶盏,起身站在床边,张开双臂,低眉带笑,道:这样着急啊?要不,朕的皇后就替朕更衣,朕也好快些过去,如何?

    好!秦言落为了不让他提起生孩子的事,半跪在床上,比北宫陌矮一个头,他的衣裳早早就穿好了的,只是刚才又与她厮混一番,细节处有些许皱起。

    秦言落将他领口处抚平,顺了顺他衣袖处的褶皱,本以为这就可以了,没想到北宫陌亲自挑开了他腰间腰带,道:腰带还是你替我戴上吧。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