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二百八十九章:情情爱爱的

    剩下一群人在正厅唉声叹气。

    这皇上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把自身安危于不顾啊?

    是啊!皇上这简直就是色令智昏!

    把美人看得比天下还重要,实在说不过去!

    自古就有红颜祸水之说,皇上这是被迷惑住了!

    这皇上也真是的,不就是个女人嘛看得这样重,以身涉险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二百八十九章:情情爱爱的

    若是皇上被救回来了,自己得把家里的儿子都藏起来先再说,免得被皇上看上了,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那本什么美男子图鉴,当初自己在皇上书房看到的时候没想到这么多,怎么听秦觉宗这么一提,倒像是自己脑子简单了。

    皇上若真是有心纳男宠,那自己的儿子岂不是要屈居秦觉宗女儿的手下,不行,太憋屈,绝对不允许!

    赵韶走了,秦觉宗也随着赵韶走了,周以端也带着人前往密林寻找皇后娘娘的下落,剩下这么一群人在府上干着急,心中惶惶不安。

    此时,远处一身月白长袍之人,手上拿着一把折扇,缓缓走近那府邸。

    众人看清走入府邸之人,忙拱手作揖道:淮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北宫凌故作不知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道:这是怎么了?小王听闻皇上来此处赏花,本想也来此处凑凑热闹,但是看你们这般模样,这热闹是不是闹大了?

    府邸主人一脸苦相,欲哭无泪,握拳砸手心,道:岂止是闹大了?简直就是不可收拾!皇上和皇后娘娘都不见了!赵韶赵将军与秦大人带人找皇上去了,周大人也赶紧去寻皇后娘娘的下落

    北宫凌轻声安抚道:不急不急,既然赵将军和周大人已经动身了,我们只需要等在这里,静候佳音即可。

    众人这才走到正厅坐着,淮王端坐在左下手的尊位上,偶尔看向正位上的两个座位——那原本是秦言落和北宫陌的座位。

    众人焦急地等待着,偶尔也起来走走,互相说一些闲话,一次缓解内心焦躁,北宫凌缓缓起身,在他们面前露出难色,望着天幕渐渐暗了下来,脚下走得越来越急,一直在众人面前踱步,叹气。

    一人上前去关切道:淮王殿下,这是怎么了?

    北宫凌无奈又沉痛道:你看这天已经暗下来了,这江南如今多夜雨,皇上若是一时不慎你们也知道皇上常年在北边作战,对江南的地势气候不大熟悉,这要是判断失误皇上他诶,不说了,皇上定然吉人天相

    说着他的眼神瞥向其中几位旧臣,一人收到示意,忙起身道:淮王殿下宅心仁厚,担心兄长,现在还没吃得下一口东西,微臣看在眼里,着实心疼,来人,给淮王殿下上一些点心来。

    不,不知道皇兄的消息,小王吃不下。

    淮王坐在座位上,手肘支着桌面,抵在前额,头疼不已,道:我要在这里等着皇兄的消息,你们谁若是累了,就先回府去安歇吧!

    另一个旧臣上前道:淮王殿下都在此处苦苦等着,我们哪里能寻安乐先回府呢?

    这话一出,原本那些想要回府的都不能回府去了,北宫凌摆摆手,道:我知道你们也担心皇兄安危,但身体要紧,要不让你们的家眷先行回府去吧,夜里潮湿的,小心路上湿滑。

    是是是,还是淮王殿下考虑周全。

    本以为今晚要拖家带口在这里熬一宿的那些人听到这话,如获大赦,赶紧让自家夫人女儿等先行上轿回家,这才安心留在这府上,等着皇上的消息。

    一位姓章的旧臣上前道:淮王殿下,恕章某多嘴一句,皇上今日之事来得蹊跷,看着像是有人早已经安排好了

    北宫凌俯身上前,关切地问道:你可有察觉到什么端倪了吗?

    章某这些日子好像经常见到龙羽族之人在江南走动这龙羽族之人是皇上以及淮王殿下的母族,因此见到他们的时候,章某就留了一些心眼。

    龙羽族?北宫凌双眸瞪大,脸色霎时铁青,拳头紧扣桌角,声音颤抖,道:完了完了皇兄此番恐怕是厄运难逃了!

    那些人听到淮王说这话,脚下都虚了,赶紧上前道:此话怎讲?

    龙羽族是小王母族,他们手中拿捏着我与皇兄的龙鳞和丹羽,龙鳞丹羽长在心口之上,小时候就被拔出,但是一旦心上有人,这心上之人则在龙鳞丹羽之上有了生命,龙鳞丹羽毁损,心上之人也毁损,若真如章大人所言,皇兄现在应该受到威胁了。

    淮王这一番解释,让下面的人听得云里雾里,章大人问道:皇上如今可有心上人?我看着皇上不像是会有心上人的人啊!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