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九十一章:能让马撅蹄子的香料

    微臣这就去拿贱内前来问话!周以端躬身作揖,告退下去,而一边的少将夫人则是在秦言落耳边絮絮叨叨,说什么:这周夫人啊,当时还离了席,不知道走哪儿去了,妾身想,她肯定是去

    秦言落手上端着一盏茶,轻轻撇了撇上面的浮沫,抿了一口,幽幽道:芍药,请这位夫人回院子里休息,辛苦她跑这一趟了。

    是!芍药请那少将夫人起身,道:夫人,请吧。

    周以端带着张若言到了主殿,他自己退到一边,让张若言一个人面对秦言落的质问。

    皇后娘娘万福千岁!张若言颤着双腿,福了福身子,道:不知道皇后娘娘唤妾身来,所谓何事?

    她说话的时候有些慌张,一直看向周以端的方向,声音颤抖,周以端在一旁冷声道:有什么说什么,实话实说,谁又会真的冤枉了你?

    听他这话,张若言立刻闭嘴,有些许委屈,低着头,道:皇后娘娘,妾身知无不言。

    周大人,你先出去吧,有些话,本宫要和周夫人亲自谈一谈。

    秦言落让周以端出殿,周以端也只得退了下去,退下去之前,看了一眼张若言,她吓得脸色都惨白惨白的。

    来,坐。秦言落拉着她的手,往一座位上坐去,道:不必慌张,本宫只是想与你谈谈其他的事情,本宫知道这个香袋里的却蹄子,与你无关。

    皇后娘娘这么相信我?张若言虚虚的靠在座位边上,不敢坐实下去,小声道:可这香袋确实是妾身的。

    秦言落看向她,道:本宫知道香袋是你的,但是应该没有去过围猎场里面吧!

    张若言摇摇头,道:围猎场那地方,妾身怎敢进去,一不小心就成了马下冤魂。

    秦言落道:你没去过围猎场,而这香料马必须要闻得到才能发疯,你在帷帐下,离得那么远,围猎场里面的马怎么可能闻得到?

    张若言又皱眉道:可那天我离席了

    秦言落问道:那天你去了哪儿?

    张若言道:妾身只是去帷帐后面的草地上散散心,没有去哪儿!

    见她放松下来,秦言落才开始慢慢道:好,那我们从头开始,你这香袋是什么时候到的你身上?

    嗯妾身记得进帷帐之前,腰间身上的东西全都解下来,给金御卫查验,玲珑将妾身身上的东西全都解了下来,放到一竹篮里,让夫君查验,查验过后,玲珑又替我将这些东西给系上。

    张若言一个细节一个细节慢慢回忆,秦言落也不催她,手上拿着一盏茶,慢慢品着,听着她继续说着。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四百九十一章:能让马撅蹄子的香料

    娘还在昏睡,若是她听到夫君还好好的,肯定会慢慢醒过来的。

    张若言一边替他穿衣,一边道。

    此时,周以端注意到她腰间挂着的香囊,忙扯下来来,放在鼻尖一闻,觉得不大对劲,问她道:这是你的香袋?

    张若言点头道:是啊。

    周以端怒目质问道:为什么今天入围猎的时候,我亲自搜查你,却没有看到这个香袋。

    张若言害怕他生气的样子,声音有些颤抖,道:妾身不知可这个香袋确实是我的,是玲珑替我绣的,

    周以端皱眉道:里面的香料,是你一直用的?

    应该是的身上的东西都是玲珑替我准备的。张若言也凑身上去闻了闻香袋,抬头问他:这有什么问题吗?

    周以端将香袋放在自己手心,想起张若言好些天都去皇宫给他送饭,每次都会问起关于皇后娘娘的事情,难道是她心生妒忌,想要加害于皇后,想让她摔下马去?

    只是正好黑血莲的人恰好知道,才在他们摔下马之后,将两人抓了回去,绑到地牢里去。

    如果,前面的事情是张若言做的,那么后面的事情,张若言也有口难辨。

    你先去看看娘吧,我去找皇后娘娘。

    周以端说完这话,便直接从偏殿走去,走向正殿,秦言落正在正殿调查这件事。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