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八十五章:要不毒死你好了

    见他颈脖上的虚汗,秦言落将绳子取下来,在手里绕了绕,道:周以端,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只是绕着你的脖子打了一个活结,到时候用到的时候,再往你头上猛地套去,省时省力,速度又快,你根本不会有什么痛苦的。

    周以端哭笑不得,颔首道:多谢皇后娘娘替微臣着想。

    秦言落将手中的麻绳又往自己的脖子上绕了几圈,道:反正你要是真的上了我,你出去也是个死,还得连带上我,兴许还是凌迟而死,还不如在里面被我弄死了算了,兴许皇上还给你封个忠毅勇侯!

    绕在她脖子上的麻绳一碰到她白皙的颈脖,秦言落立刻惜命地取了下来,拿在手上道:所以,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死得重于泰山。

    她反反复复再给自己灌输这些东西洗脑,周以端在大理寺多年,这种骗术当然见过很多,但是也只是坐在一旁,认真听着她如何说服自己心甘情愿去死。

    从她开口说得第一句话开始,他就已经心甘情愿了,只是秦言落自己还不知道,正在奋力的想要说服他。

    秦言落看着一地的药粉,再抬眸看看周以端,道:周以端,舍身取义,他们本就是冲着你来的,本宫只是个顺带的,你应该要为自己的事负责。

    说着皱了皱眉,转过头问他道:你说他们是冲着你来的,也就是说,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黑血莲还有余党,并且还读了她的心这件事,皇上一直瞒着皇后娘娘,今日她忽的问起来,周以端有些许踟蹰,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秦言落眯着眼,狐疑道:你这沉默很不对劲,是不是你们有事瞒着本宫!说完就把手上的绳结往地上一摔,指着周以端道:你不说实话,本宫现在就能让你七窍流血而亡。

    说着她就问了小七拿了一颗药丸,拿在掌心,一把捏住周以端的肩膀,眼看着就真的往他嘴里塞去。

    周以端忽的噗嗤一下,将秦言落的手拿下来,笑道:好,微臣告诉你。

    告诉就告诉嘛,笑什么?秦言落收回掌心那一颗药丸,再瞥一眼周以端,他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觉得纳闷。

    她手上有药,说明她明明有更快的方式弄死自己,刚才还在他面前比划什么勒死自己,还怕他身体健壮她勒不死。

    如此想来,秦言落其实根本没有想要他的命。

    想到这一层,周以端才忽笑出声来,与秦言落道:抓我们的人,应该是黑血莲的人,我一直在奉命抓捕他们的蛊师和药师,几乎将他们赶尽杀绝,所以他们眼中留不得我,这才意图对我下手,不过,他们选择这种卑鄙的手段让我走上绝路,多半是狠毒了皇上,除掉了我,也让皇上心里不得安宁,借这个羞辱他。

    借这个羞辱皇上?秦言落想到枝桑蛊里那句话,北宫陌已经自己猜到了。

    北宫陌不是先帝的孩子。

    若是自己今日当真与周以端发生些什么,对于北宫陌来说,会感觉到隐隐之中的一种无法逃避的宿命感。

    心里防线会一点一点崩溃。

    但北宫陌应该不是那种心里不够强大的人,所以,若是黑血莲的人真的知道了这句话,那么他们没有了枝桑蛊,没办法将这句话强行让所有人都相信。

    这个时候,他们会怎么做?

    当时让更多的人相信自己,周以端身后的势力不容小觑,除掉一个周以端,他身后的势力一旦散了,他们就能趁虚而入,拉拢这些人来相信自己。

    众口铄金,百口莫辩。

    先帝已经死了,要想真的证明北宫陌是先帝的儿子,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证明。

    而且,一旦证明了,反而有一种欲盖弥彰之感,也就是说,连北宫陌自己都怀疑自己的时候,黑血莲的人就已经成功了。

    北宫陌到底是不是先帝的孩子,真相是怎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被天下人怀疑血统的君王,在天下人面前验明正身的过程,是君权从神坛跌落下来的过程。

    一旦跌落下来,就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最后不管用什么稀奇古怪的方式,证明北宫陌确实是先帝的孩子,都没什么用处。

    北宫陌,是人人仰望尊敬的神祗,被拉下神坛,却猜测,被怀疑,还得他自己去证明,这些,足以将他这位君王摧毁。

    黑血莲要的就是将将口中的谣言全都散播出去,让更多的大臣们相信,怀疑,带着审视的目光去看那位高高在上的在位者。

    而秦言落与周以端之间的事情一旦发生,就会成为一个极为易燃易爆的导火索,直接将这句话翻出来给世人们看。

    太后怀的孩子,不是先帝的,如今皇后怀的孩子,也不一定是皇上的。

    这是一场宿命,或者是诅咒。

    黑血莲的人不是惯会用这种操控人心的技巧吗?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