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八十七章:上不去的话,掐死再说

    而如今,北宫陌的皇后却再一次陷入这种局面之中,太皇太后只能尽力帮衬着,在怀疑与相信之间,这一次,她选择了相信秦言落。

    不希望再出现一个安王妃,再出现一个太后赵氏,再出现一个北宫陌。

    至于最后将这两人找到后,这两人是怎样的,那边不是她能帮衬的了。

    自己的人早些找到,也多一些主动权,若是被旁的什么人找到,两人却正好在一处,孤男寡女呆了一夜,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流言蜚语,不能再落在小陌身上了。

    这是太皇太后对北宫陌深藏心底的愧疚,一直都不敢说,从未言明过。

    承认自己的错误,有时候真的比弥补自己的错误要难得多。

    日落偏西,薄薄的云雾卷着夕阳的橘红色的光,挂在天边,轻轻飘荡。

    周以端,这一次你要是失败了,本宫真的会勒死你的!

    秦言落在周以端上去之前,十分担忧他的实力,若是北宫陌在,那她是一丁点都不会担心的,他俩万丈深渊都能一跃而上,更何况是这小小的密室?

    但周以端这个不靠谱的,若是一脚踏空,将她幸幸苦苦粘上去的衣服踩落了,他人又没上去,自己真的会将他活活掐死,然后等着北宫陌来救她。

    皇后娘娘请放心,微臣一定能上去的。周以端将身上麻绳缠绕在身上,一会儿上去之后能够将里面的秦言落救上来。

    此刻他实在强忍着春药的发作,在里面待得越久,吸入的春药就越多,体内也就越发燥热。

    你一定一定要上去!秦言落还是很不放心,摁住他的肩膀连续拍了两三下,又觉得自己给他的压力太大,立刻换了一个态度,随意拍拍他肩膀。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四百八十七章:上不去的话,掐死再说

    乔容去金御卫出问了一圈,得了消息回到静安宫,太皇太后这才明白白姑姑缘何说得那样模模糊糊,道:原来与皇后一同摔下马的,还有那个金御卫的指挥使啊,怪不得呢!别人都没有摔下马,偏偏这两人一同摔下去了,小白为了皇后的清誉着想,不提另外一个人,只是提皇后,也是正常的。

    说着太皇太后站起身来,道:只是,哀家若是出面,岂不是告诉旁人,哀家信不过金御卫,非得自己出面处理这件事吗?这件事里,那个金御卫的指挥使只能一直模糊下去,提都不要提,这件事就权当是金御卫自己处理的,就当他们的指挥使还在,没有摔下马,而我们暗中帮衬着,不要声张。

    是。乔容点头道。

    太皇太后认真琢磨一番,对乔容道:去,此前哀家母家不是还有一些卫兵吗?悄悄地让他们去随着金御卫去寻人,那个卫兵的兵长是个能干的,就让金御卫姑且听他的调遣吧!

    说着走到里间,从一上了锁的抽屉里,拿出一块家族令牌,让她去传话。

    是!奴婢这就悄悄去办。乔容得了令,才要走出殿内。

    太皇太后忽的幽幽道:乔容,乔玉没能从那悬崖下走出来,哀家知道你不高兴,也知道你暗暗怪着皇后和皇上为什么不将她带出来,每次皇后来静安宫的身后,你总是多有不待见的,这些哀家都看在眼里,但是乔玉不出谷,定然有她自己原因这,这件事,事关皇家清誉,还望你慎重行事。

    奴婢,谨遵太皇太后教导!乔容手上握着令牌,点头道:奴婢出宫去了。

    去吧,早去早回。

    太皇太后倚在软塌上,回想起当初太后赵氏——太后赵氏嫁给先帝为安王妃之前,也有过心上人。

    嫁给丈夫之前有心上人,不足为奇,那个少女不怀春?当时太皇太后还是因为太后赵氏的家世,让她成为安王妃。

    家族联姻,哪里看什么感情,幸好,成婚之后,安王和安王妃感情甚笃,琴瑟和鸣,而安王妃此前的心上人也有了家室。

    本就是各自安好的一桩美事,却因为自己,变了质。

    当时有一场盛大的宴会,安王带着安王妃出席,席间,安王妃因为被一个下人不小心冲撞到了,身上的衣裙全都弄脏了。

    安王妃没有办法,只得到离席去更衣,更衣的时候,没有想到那位安王妃原先的那位心上人也被泼了一身的脏水,也要去更衣。

    男宾客和女宾客更衣的地方相隔很远,几乎是横跨整个府门,但是那天夜里黑,安王妃的心上人不知道怎么了,被人引到了女宾客的更衣室。

    安王妃也就与她的心上人在更衣室外相见。

    这个时候,自己身为安王的母亲,正好看到了自己的儿媳与她的心上人私下相会。

    当时自己二话没说,直接将这件事压了下来,但打心里认定了安王妃私下里会见心上人。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