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六十二章:呐,要不要吃雪梨呀?

    北宫陌,你知不知道你昏睡成这样,我有多嗯

    她还未曾将衷情诉给他听,还有一肚子的抱怨说给他听,还有眼底的不安和惶恐,还有还有好多好多话,却全都被他封住了口,藏在心里。

    北宫陌微倾身子,赤着臂膀半压住秦言落,在她话音未落时候,闯入了她的檀口,就着残留的刚才淡淡的药味,轻微的苦,却被他的缱绻缠成了清甜。

    细细绵绵,好似一场盛宴,让他流连得不愿意离开,直到心满意足了,才往她软软的唇上轻轻一咬。

    自己这些日子装得这么辛苦,她却总是不愿意说一句,念一句他想听的话,心里有怨气,全都往她唇上去。

    你果然在装睡!秦言落小拳一攥紧,便捶在了北宫陌的胸上,清亮的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我家小东西真是聪明朕都想不到用这么好的法子唤醒病人,下一次若是落儿病了,朕我也用这个法子,好不好?

    北宫陌在她小巧的耳垂上,一边轻咬,一边小声道,声音早早地勾起了**,染上了薄薄一层暗哑的暧昧。

    不要!我才不会像你这样装睡,害的我提心吊胆,悬着一颗心

    果然是骗她的,害得她平白担心了这么多天,睡都睡不好,脸色都青白许多,他却清醒地看着自己煎熬,也不愿意醒来,真的是够能忍的。

    可朕想要落儿这么诱惑我,我得给落儿一个满意的反应北宫陌的将她的手抽到自己的唇边,暗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廓便撩拨着她的心弦。

    醒来就好,本宫要起身洗漱去了,本宫为了守着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洗漱

    秦言落用力抽手,北宫陌不禁多用了几分力,挣不脱就由了他,看着那张冷峻的脸,涌上口中的千言万语,终是变成了冷冷一哼。

    见到他能醒来,欢喜已经满满的溢出来,再多说什么,反倒觉得有些欲盖弥彰,越发显得自己在乎他了。

    见她放弃抵抗,躺在床上的人立刻笑的眉眼微舒,如寒山融雪般粲然愉悦,将她的手放在了心口的地方,低声道:要不,我们汤泉沐浴?在梦境里,我可是一直想着可惜了,梦境里的你太小了,我怕你娇滴滴的受不住

    北宫陌!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在梦境里什么也不知道,尽是被北宫陌欺负了,仗着她年纪小,懵懂无知,把自己给欺负惨了。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乖,给我抱一抱。北宫陌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外面淡淡的光偷偷溜了进来,越过纱帐,在纱帐上透过暧昧朦胧的薄光。

    包着小手的五指也不再那样凉了,暖暖的热浸的秦言落一怔,侧过身直视北宫陌的眼睛,好不掩藏的情愫浓浓,以往他总是恫吓她,强迫她,这样温言细语与她说话,真的是少见。

    秦言落身子怀疑,轻声道:就抱抱,不做什么?

    北宫陌半坐而起,将她的小脑袋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大掌揉了揉她前额的发丝,望着她低声笑道:怎么?朕的皇后想要做什么吗?

    秦言落揉了揉疲惫的双眼,枕着他的大腿,随意翻了一个身子,便已经累到不行,弱弱的闭上双眼,呼吸均匀的起伏。

    原以为看到他醒来,自己会是怎样的兴奋雀跃,却没想到最后是心落到一处柔软的棉花上,轻轻柔柔又暖暖的,安静踏实又平和。

    没有什么欢呼,只想着在他身边好好睡一觉,周身都是他的气息,活的。

    睡吧!苦了我家小东西了。

    北宫陌的手使劲捏了捏她的脸,又放开,许是目光过分炙烈,秦言落蓦地张开眼,转过头瞪着他,见他一脸笑意温和昳丽,不由抱紧了他的大掌,低声道:别走。

    原以为会是一室旖旎,门窗都好好替他们守着了,日光都趁机悄悄趴着窗户打算听一听,没想到最后北宫陌却心疼他的皇后最近守着他太累了,不再折腾她。

    也不知道这北宫陌何时变得这般温柔了。

    果然是奇了怪了。

    无别事的皇宫,安静又祥和,除了北宫陌偶尔发现秦言落又有避孕药,与她生闷气好些天以外,便再无其他的矛盾了。

    昨晚她又从小七那拿了避孕之药往嘴里放,北宫陌只能看着自己一夜努力付诸东流,想着到底该不该告诉她,这夜寒霜就是自己的寿命,她这么一颗药下去,他付出的寿命也就没了。

    但北宫陌害怕她担心,更害怕她知道了此事之后,连碰都不让他碰了,总是缄口不言,陆逸之几次三番想告诉皇后娘娘实情,但碍于皇上不准许,也就一直瞒着。

    皇后娘娘啊,生孩子要趁早啊!

    这日,窗外日光刺眼,秦言落自己坐在殿内,吹着凉丝丝的冷风,手上拿起一块切好的雪梨,往口中吃去。

    北宫陌走进殿内,看着坐在软塌上,抱着果盘叼着雪梨块,优哉游哉晃着白皙小腿的秦言落。

    晶莹的梨汁顺着她嘴角蜿蜒,他随手拧了一块手帕,走过去,将她嘴角轻轻擦了擦,淡淡道:药,你吃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