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八十八章:到底是谁在谋害本宫

    他一边走一边对秦言落说这话,其实他是为了克制自己对她的原始冲动,吸入的春药不算多,但好像已经足以让他无法克制自己了。

    秦言落觉得周以端的脚步渐渐慢了,回过头来,见周以端脸色绯红,赶忙让小七寻了一颗发作延缓的毒药,喂到他嘴里,道:这是毒药,你吃下去,心自然不会在跳动了,也不会再激动了,你且等着,等着我再回来找你,给你喂下解药。

    周以端很顺从地将靠在一棵树桩下,原本悸动的心,被毒药入侵,哪里还能激动得起来,眼前她的身影渐行渐远。

    从他的眼帘里,往前拼命跑着,一抹如夕阳般的茜红裙子,卷起脚跟,越跑越远,离他也越来越远。

    眼帘慢慢合上,触碰不到的身影,抓不住的人,在梦里,入梦来。

    秦言落,你我就此别过。

    这是周以端对你说的,这一点觉悟,自己怎么会不懂,只是一直能看见她,才一直觉得自己可触碰她。

    自我欺瞒,瞒得最深,自己不想醒悟,就可以永永远远的瞒下去。

    秦言落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好,然后大步往林子外走去,循着太阳的方向,西边——她摔落的地方是西面,回到她摔落的地方,一步一步往陡坡上爬去。

    荆棘与灌木,扎着她的鞋子,将她身上的狩猎的戎装全都扎破。

    秦言落不理会,毫不担心这些刺在自己身上的伤痕,因为有临阙会慢慢替她抚平。

    此时夜已经悄悄来临,她必须得从夜里找到光源,这里应该距离秋场围猎不远,只要发出一点点的火光,远处寻她下落的人就能看的清楚。

    秦言落实在走不动了,坐在原地,摸到两块嶙峋的石头,两块石头互相打击,发出朱短暂而耀眼的光来。

    不知道打了多久,她手都被石头磨破了,手上全都是石头的粉末,白白的一吹就四处散开。

    她打击石头的声音和发出来的光终于引起了前来寻人的金御卫和太皇太后母家卫兵的注意。

    金御卫远远地提起灯笼,往秦言落这边大声喊道:谁?

    本宫!秦言落攒了快半天的力气,总算喊出了这句话。

    是皇后娘娘?是皇后娘娘!金御卫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连忙派人往秦言落这边来,将皇后娘娘扶起来。

    皇后娘娘安全回到随宫,因为实在秋场围猎周围发现的,所以这些人便以为皇后娘娘应该没有去到外面的野林子去。

    秋场围猎的林子是皇家的林子,只要不滚出野林子,都是安全的,没有旁的人闯入,如此看来,皇后娘娘一天一夜应该都是安全的。

    他们口中的安全,便是清誉没有受损,皇后娘娘是自己一个人在围猎的林子里渡过一晚上的,没有别的人。

    芍药替她洗漱干净后,前去随宫的正殿,端坐其上,下面众人不过是前来问几句皇后娘娘是否安好,问过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皇后娘娘出了事,总得要查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出事。

    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能走。

    来人啊!周以端呢?秦言落端坐在主位之上,高声唤道:周以端!给本宫查!把这件事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的查清楚,到底谁要谋害本宫!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四百八十八章:到底是谁在谋害本宫

    兄弟,你可以的,本宫相信你,幸好是和你一起掉下来的,要不然本宫还真的没有信心能出去。

    真的,本宫相信你!

    秦言落脸上的强颜欢笑都快将那张小小脸皮给笑得掉下来,假得不得了,但还是很受用,对她点了点头,道:皇后娘娘放心,微臣,定当竭尽全力。

    虽然干掉的衣衫能够增加摩擦力,但若是速度不够快的话,最后衣衫往下落,他自己也会直接滑落下来。

    所以,一定得速战速决,干脆利落。

    心无杂念!秦言落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本宫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很难受,但是如果不出去,等着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不管哪种死法,秦言落都不愿意。

    是!周以端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眼前是秦言落那双认真而坚定的眉眼,是她当初在大理寺与那三个贼人对峙时候的眼神。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