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八十章:怎么不叫一声夫君?

    谁说只有断袖可以朕与你也可以他说得意味深长,知道她听懂了,抱得更紧了。

    你别冲动她极力想要挣脱出去,手脚却好像被什么封印住了,根本挪不了半分。

    哪里是朕冲动,明明是你反应太过激烈了,不过是坐我怀中,你就这般不得了的挣扎,现在好了,自己挣扎出问题来了,你说,这怪谁?

    北宫陌抱着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又将她往自己怀中按了按,衔起她耳垂,柔声细语道:怕什么?此前你抗拒的事情,你不也是乖乖做了?虽然吃了好些苦头,又吐了好些牛奶羊奶,现在不也好好?能吃能喝能跳的?这说明,朕知道分寸,绝不会伤着你

    那是你逼迫我的!秦言落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变着花样折磨她的北宫陌碎尸万段。

    你若是主动,朕也不必逼迫你了。

    北宫陌故意将她的腰身提起来,让她坐好,使得她的脸色越发窘迫,忍不住笑道:怕什么,左右今日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别这么紧张,紧张得朕都以为朕要灭你九族似的。

    这话才真的让秦言落身子一软,从他怀中猛然挣脱出来,赤着脚也要跑远,再也不往他怀中钻去,留下北宫陌一个人在软榻上独自望着空荡荡的怀中,黯然神伤。

    自己怎么可能真的伤害她?

    话不要说得太早,更不要说得太满,小心遭天谴哦。

    北宫陌将朝中事务一一安排妥帖,前往西南去,江南已经趋于安稳,北边也是平静如水,没有什么波澜,东边临近盛都,盛都在其中,自然不敢出什么乱子,西南处,蛊毒发源之地,若是再有蝗灾,蛊毒趁机复起,后果不堪设想。

    来,让朕抱一抱。北宫陌半蹲下来,对她张开双臂。

    秦言落娇软的身子往他怀中扑去,他正好扣住了她的腿弯,直接腾空抱起,抱小孩似的,拍了拍她后背,道:乖,好好等我回来,别闹脾气,也别去什么浮霜馆,省得我回来惩罚你的时候,你又哭着嚷着喊疼!

    嗯她的眼睛明显是往别处瞥的,能管束她的人出了远门,她的小腹都能笑出声来,北宫陌能感觉到她心口在忍着笑意,激动得很。

    忍不住拍了拍她的后背,将她放下来,很无奈地看着她这张灿若桃花的笑靥,道:收敛些!

    嗯!说收她就收,完全没有笑声了,紧抿着唇,眼底全都是他的这张脸。

    哎最后北宫陌不过是一声叹息,认了命,她闯进自己生命里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只能任由她这般,在自己的心口上闹闹腾腾,没有一刻消停过的。

    恨不得把她融到自己心口上,让她再也不能有机会挣脱自己。

    可是看不到她这张狡黠的脸,便觉得人生无趣。

    他不求这个世间对他有多少偏爱,只求她眼里时时刻刻都有他的身影。

    还看呢?秦言落歪着脑袋催促他道:本宫知道本宫长得好看,可你也不能因为本宫而误了时辰,早些去了。

    北宫陌一把将她脑袋靠在自己肩窝里,大掌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声道:一定要给朕乖乖的。

    秦言落埋在他肩窝出,低声道:本宫会乖的,你且安心去吧,啰里啰嗦个没完,本来觉得你走了还挺舍不得了,可这些天你这么唠唠叨叨的,本宫还是觉得你赶紧走吧,再在我耳边絮叨下去,本宫只怕要被你给念叨烦了。

    这就腻烦了?真的是喜新厌旧,始乱终弃!北宫陌满腔抱怨完,又忍不住往她唇边尝一口最后的清甜,低声道:朕是你夫君,出门前,你就没什么要嘱咐的?

    嗯秦言落自己嗯了好久,心里心心念念着芍药早上说的碎牛肉酥饼,十分敷衍道:早点回来。末了加上一句,都老夫老妻了,你就别这么磨磨唧唧,赶紧出去给本宫护好这个江山!

    北宫陌被她这套话给逗乐了,低头看了看她的无所谓的脸,伸手再掐了掐,道:无情冷酷,既然知道是老夫老妻,你怎么还不叫朕一声夫君?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四百八十章:怎么不叫一声夫君?

    别担心,朕很快就会回来的。北宫陌知道她心里害怕,双手绕过她纤窈的腰身,让她坐在自己怀中,绕过颈脖,盯着她的神情看,唇角轻轻上扬,眉眼上挑,舍不得朕就直说,朕等着你的舍不得呢!

    哼,你去了倒正好,没人管束我,更加没有人整日的看着我,轻松自在,哪里还会舍不得?

    她脸上是有过一丝丝高兴的,但很快这一丝丝的高兴被北宫陌夺去了,直接咬了她粉腮一口,含在嘴里,再放开,疼得她直皱眉。

    你少说些气话,兴许朕就会多活几年。

    他这话在理,在理归在理,她该说的话还是一句没少,你少管着我一些,兴许真的能多活几年。

    那朕宁愿早逝,也得管教管教你!

    他忽而将她抱进了怀里,调整了姿势,前胸紧贴着她的纤瘦的后背,双手被他一手就困住。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