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五百四十三章:做一个好徒儿

    米粥在静谧的清宁殿内,散发着不属于清宁殿的香味,稻米的香气这清宁殿里到处都是笔墨纸砚,书香之地,今晚居然沾了俗不可耐的米香,倒是添了一些生活气息。

    北宫陌,我今日下午问了白姑姑,她告与我说,虽然只是白粥,可也要熬好久才好吃,我坐在矮凳上有些乏了,我想出去走走。

    不准北宫陌像是铁面无私的判官,截断她离开殿门的路。

    她嘟嘟哝哝的与他抱怨,道我都坐了好些时间了,屁股都坐得疼了,你就让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才待了没有三刻钟,秦言落便坐不住地要往外走,北宫陌怎么会放任她如此,抬眼打量着坐在矮凳上,百无聊赖,鼻尖蹭了黑灰的秦言落,忍着笑,不紧不慢道嫌无聊了那你过来,朕陪你玩一会儿。

    北宫陌执意她不让她踏出清宁殿,不过是担心自己去了那西宛之地,一年半载地兴许见不着她,在去之前,比得将她好生栓在自己身旁,不让她到处乱跑,日日夜夜地守着她。

    见着她的脸,触碰到她的肌肤,闻到专属于她的气息,一点一点地将秦言落整个人融在自己的骨血之中,吃饱餍足后才好出远门。

    你陪我玩儿你能陪我玩什么

    秦言落对北宫陌用的措辞很是不信任,但还是理了理自己衣裙后面坐出来的褶皱,大步迈到他身旁,与他并坐着,盘腿坐下,歪着脑袋看他手上奏折。

    上面列的是江南上供朝廷年税,还有安南军后备米粮充足,充入国库粮草从往年的六成转为八成。

    秦言落眯着眼,凑近了看,道这是我爹送来的江南奏报吗

    北宫陌点头,道江南去年打理得不错。

    说着,便顺手就将她捞到自己怀中抱着,像是抱着一个等身人形抱枕,他的下颌抵在她肩膀上,懒洋洋地撂下手中那本奏折,继续拿起另一本,草草略过一样,便朱批了一句不允二字,丢在一旁。

    这是安南军赵韶从沿海前线送来的军情要奏,江南处有一群流寇被追赶至南涯边,躲藏在南涯一隅,可否允许出兵围剿。

    落的是赵无纯的名字。

    秦言落扬起脑袋来,满眼疑惑,像是一个不懂的徒儿问师父,认真问道为何不允呢此前练剑的时候,你不是说了不能留给对手任何反抗的余地吗

    那是杀敌,这是追敌,两者并不一样。

    北宫陌索性放下手中的奏折,双臂将她严严实实环抱在怀中,抱了一个满怀温香软玉,手心将她小手包裹住,在她耳边,徐徐教她道穷寇莫追,一群流寇,不成气候,敌我实力悬殊,他们必死无疑,此时若是放松一些,他们兴许还会给你带来更大惊喜,牵扯出你更加想要的东西来。

    声音低沉撩人,是位甚是有耐心的师父。

    他的薄唇沿着秦言落修长白皙的颈脖游走,像是吸血鬼吸食血液一般贪婪,口中还不忘继续教她。

    若是赶尽杀绝,他们必定以死相搏,到时候我们得到的只是一堆尸体,而且他们以死相搏,我们的损失也会不小,得不偿失。

    秦言落被他薄唇碰得有些微微酥麻,歪着脖子道所以,你才不允穷追流寇,而是放着他们,且看他们能寻得那些救兵来,到时候好深入敌营,一网打尽

    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徒儿。他甚是满意地给她一个赞赏,重重的一个深吻,烙印在秦言落白皙的颈脖上,赫然瞩目。

    刚说她冰雪聪明,她又开始勤学好问起来,道可这些,安南军的赵韶行军打仗这么多年,会不知道吗缘何需要上奏从江南到盛都,快马送奏折周折好多时日。

    聪明的徒儿问出的问题也是聪明的。

    这奏折是以赵韶的二儿子赵无纯递送上来的,赵韶故意让他儿子落款,这是有言外之意的,面上问的是流寇如何处理,暗里问的是,他今后打算将安南军首领的位置,转到他的二儿子手中,可否。

    北宫陌又拿起那本奏折,将落款指给秦言落看,道往年都是赵韶的落款,今年却是赵无纯的落款,这是赵韶有意在提拔他的儿子,朕只是写了一个不允,他自己根本捉摸不出来朕对赵无纯担任安南军首领的态度,所以,他下一次还会让赵无纯落款,且还是事关赵无纯军功的,再让朕定夺。

    秦言落若有所思,道如此,让赵无纯以外的人觉得这个位置他们也有希望,也让赵无纯自己努力建立军功,以此求得你的认可。

    孺子可教也。

    北宫陌微微颔首,用鼻尖碰了碰她小巧的鼻尖,蹭掉她鼻尖上的黑灰,对秦言落这个徒儿很是满意,道所以,你看奏折的时候,必须要注意这些奏折里的言外之意,朝中势力交错复杂,这些人不会意图**裸写在奏折上让别人知道,只会藏在言外之意里。

    第五百四十三章做一个好徒儿

    清宁殿,夜幕渐渐笼罩天际,透着门上糊着的青纱,慢慢将夜幕渗透入殿,与殿内融融烛光糅在一处,打在秦言落灰头土脸的小脸上,侧脸染上一层柔光,衬得她越发魅人可爱。

    一方红泥小火炉,炉子上夹着一小锅白米粥,厚重结实的锅,盖着一个圆圆的盖子,里面咕噜咕噜发出滚烫的声响。

    正蹲在小矮凳上给炉子里炭火煽火的秦言落,随手拿着自己的袖子抹了抹鼻尖蹭上的黑点,盯着炭火兀自燃烧得旺盛,秦言落抱着自己的双腿,头枕在自己膝盖上,侧过脸去。

    只见北宫陌正在书案前拿着一本奏折翻看,手搭在一旁叠起的兵书上,优美的下颚线,镀上一层柔光。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