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一十五章:床上用户体验不好

    北宫陌蹭了蹭她鼻尖,额头抵在她眉心上,轻声道:就你知道得多!宠溺又包容。

    秦言落攀上他的胳膊,笑得甜丝丝的,樱唇,眉眼,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笑声,都将会离开他一段日子了,北宫陌轻声道:张开双手,给你把外衣穿上。

    再怎么样,还是得把她的衣服穿好,秦言落歪着脑袋看着这个时候的北宫陌,认真而且专注,好像给她穿衣服是一件多么正经又重要的事情似的,忍不住伸手调戏他,道:北宫陌,你真好看。

    北宫陌皱眉,继而又释然,挑眉道:以后你说这句话,我就只当你说你喜欢我。

    秦言落装作很老成的拍了拍他肩膀,道:不错不错,言外之意都被你猜到了。

    北宫陌正帮她整理繁琐的腰带,哪里还有时间去和她废话,女孩子的腰带总是缠来缠去,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在防谁。

    她要是在自己身边,那还好,帛带随便她怎么缠都可以,但是既然她要出门去找她那位情哥哥,那就不得不将她缠绕得紧一点,再复杂一点,再繁琐一点,反正就是不能让别人轻易解开。

    真希望能给她的身体上个锁链,这样自己完全就不用担心她被别人抢去了。

    北宫陌还在和她的帛带做缠斗,秦言落双手攀在他脖子上,愣愣的站着,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拿着那帛带绕来绕去,想了许久,皱眉道:北宫陌。

    嗯。应声那人似乎心不在焉,但还是习惯使然地应她一声,低沉又沙哑。

    秦言落歪着脑袋,委屈道:你以后要是想给我什么,能不能先告诉我?我今天还以为你不让我去了呢!声音轻轻浅浅,带着淡淡的埋怨。

    不多,就一点点的埋怨,更像是撒娇的感觉。

    北宫陌没有抬头,继续低着头坐着手边的事情,低声道:你以为的,本来就是对的,我本来就不想让你去,我也本来就听不得你说那些什么离开我的话,这些都事实,给你什么东西,那都是次要的。

    秦言落听到这个回答,顿时哑然无声,觉得自己把他想象得太好的,他就是个占有欲极其变态又极其小气极端小心眼地人。

    暴躁易怒,又难安抚。

    到底是什么鬼怪东西,秦言落不由得对他泄了气,脑袋抵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脸,在他耳边道:北宫陌,你能不能收敛一下下你的性子?就就收敛一点点!

    北宫陌随手又扯过一条帛带,往她腰间缠去,细细密密地缠绕这,低声道:朕对你已经很收敛了,你少得寸进尺。

    秦言落皱眉,半坐下来,从下往上,看着他的脸,认真道:可我一点都没觉得你收敛啊,你好歹将就一下用户体验好不好?

    北宫陌总算是将她身上的帛带给缠绕得结结实实,除非是秦言落自己,否则谁也别想解开。

    他低着头看仰着脑袋的秦言落,往她额头轻轻一点,笑道:体验,怎么?你刚才体验不好?

    不大好秦言落在这种事上倒是实诚得很,仰着小脑袋,一字一句说道:你你没感觉出来吗?

    北宫陌哪里是没感觉出来,他就是故意的,摸了摸她半湿不干的头发,低声道:那真是委屈了我的小乖乖。

    我委屈得很!秦言落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好像真的委屈到了极点。

    北宫陌却用手刮了刮她鼻尖,道:这次是事急从权,只能这样了,要不然那幽流也不会这么快到你体内啊,你说是不是?

    听起来好像很有大道理的样子,秦言落仔细想了想,为了自己能够不受伤害,北宫陌动用这种手段,确实能理解。

    我的天啊!北宫陌才是最大的魅惑术,秦言落差点就被他带歪了。

    想到这一层的秦言落仰着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决定还是不要与他说话,否则下一个入圈套的就会是自己的。

    怎么?不说话了?

    北宫陌拿过那把猫眼的紫黑檀木梳在她细细软软的黑色长发上梳了又梳,顺顺滑滑的,用红色发带帮了两个垂髫发髻,松松垮垮得,显得随意又张扬,很像是去浮霜馆的姑娘。

    每一次梳发髻的时候,北宫陌总是喜欢给秦言落梳着她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那姑娘家的发髻,在盛安宫里梳一梳倒也没什么,只是在这宫里就不能梳着这种姑娘家的发髻了。

    奈何北宫陌给她梳的,秦言落倒是狐假虎威,明目张胆地顶着这个发髻出去。

    北宫陌给她收拾细软,放在马车上,道:这次,我不送你了,毕竟你是要去见你的情郎,我要是再送你,我头顶的绿色不得绿油油的?

    秦言落从马车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道:大哥,你已经送到宫门口了,你再送下去,直接把我送到那情郎床上好了!

    秦言落,你别以为你上了车,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这御街到浮霜馆,可是有一段路程的,你觉得我要是先做点什么的话嗯

    北宫陌还想威胁下去,可车上那人早已经熟悉了他的套路,现在放过来套路他,直接在他唇上一亲,见他要说的话,要生的气,全都被这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轻轻化解。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