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五百八十五章:别处不好,朕这里好

    别的地方哪有朕这里好。北宫陌手肘扣住她后颈,随意往心口一收,将她的脸劝贴在自己心口上,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身。

    哪里都比你这里好。秦言落双手将他身体往外推,北宫陌也没有硬要拦着,随她抱着毛毯往外走。

    双手枕在后脑勺,看戏一般看她蹲坐在暖阁门口,刚穿上暖阁门口处放的绒鞋,起身走了半步,就见她皱着眉头,裹着身上的毛毯折了回来。

    她走到北宫陌身侧,伸出**的玉足,踢了踢躺在茵席上的北宫陌,冷着脸道:让一让!

    北宫陌暗笑,伸手将她扯到自己身上,随手环过腰身,看着她的气鼓鼓的脸,道:怎么?不是说哪里都比朕这里好吗?又回来做什么?

    秦言落淡淡吐出一个字,手紧张兮兮地攥着他领口,强行镇定,闭上眼,并不是很想看北宫陌现在得逞后,含着笑的戏谑的眼神。

    靠近朕一些,心外面冷死你。北宫陌将她往自己怀中又抱了抱,曲指轻轻剐蹭她巧的鼻尖,替她将被褥盖上,轻笑道:纸鸢可以飞走,而你是逃不掉的。

    整个主殿内,全都被不知何处而来的冰雪覆盖,冰雪将烛火冻住,烛火在那冰里继续亮着,一闪一闪的,因为外面裹着一层冰,反而更加耀眼。

    暖炉下的炭火也被冰雪冻住,依旧在噼里啪啦继续燃烧着,烧得红火,只是没有温度。

    座椅软塌,花**摆设,包括花**里的花,全都覆上一层冰霜,殿内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寒意,这一层冰霜正渐渐往暖阁上来。

    不过半晌,暖阁中间炭盆里的炭火也被冻住了,包括那一壶茶,茶水在冰块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而这些冰霜,却在两人就寝之地不远处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蔓延,整个房间,只有两人所在之处,是有温度的,干燥而炽热。

    待那冰霜在脚下不远处停下来后,一直攥紧北宫陌衣领的秦言落这才松了松手,用手大力抚平他领口处被自己攥出的褶皱,觉得安全了,便翻过身,背对着他继续睡着。

    北宫陌的手从后面环到她前面,抱住她,下颌抵在她肩上,两人相拥而眠,周遭都是冰雪。

    待她真的睡着了,北宫陌才起身,无名指和中指并拢,往殿内一挥,冰雪散去,一切恢复如初,仿佛冰冷刺骨的内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将暖阁里的炭火灭了,提走滚烫的茶壶,才走出殿外,到厨房端了一盏红米粳碎粥进暖阁,一进暖阁,就看见秦言落四仰八叉的睡着。

    幸好灭了火,拿走了茶壶,要不然她这睡相,一不心就真的出了事。

    一离了我,你就放肆。

    心里暗暗无奈,扶着她靠在自己身上,将手中的碎粥往她口中送去。

    飘天中iaia,热门说免费阅读!

    第五百八十五章:别处不好,朕这里好

    暖阁中间有一正正方方的凹陷处,专门用来放置炭火盆的,炭盆上面还架着茶壶,炭火盛,正烧着茶,茶壶里咕噜咕噜冒着声音。

    秦言落就在不远处躺着,一条毛毯子盖在身上,直接睡在茵席铺满的暖阁里,侧过脸去,不管身后坐着的北宫陌如何劝,就是不愿意回到里间,同他一道睡。

    她怒火正上头,北宫陌若是强迫,只怕她这一场火气越燎越盛,坐在她身侧,劝道:这儿不适合睡,茵席虽好,可比不得床,晚上你睡着了,肯定会硌得疼。

    秦言落没有回头,枕着自己的手肘,淡淡道:本宫要熄灯安寝了,皇上请回吧!

    你夜里睡相不好,到处滚来滚去。北宫陌随手往暖阁中间的炭火处指去,看向秦言落的侧脸,道:你看,晚上你若是不心滚到那地方去了,岂不受罪?

    她侧过脸来,恶狠狠白了他一眼,这是本宫的事,和你无关!

    这暖阁这么大,怎么可能随意翻个身,就能翻到那炭火里去?她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哎你就为了一个朋友,和我这样置气,朕真不知道朕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

    北宫陌低下头,对着茵席无奈又满腹委屈的长叹一声,无奈起身,身上的衣裳随着他起身的动作,缓缓下垂,腰间玉石做响,琤琤悦耳,渐渐远离暖阁。

    秦言落以为他去了里间休息,这才翻过身来,平躺在茵席上,双臂舒展,双腿也露出毛毯来随意大开。

    目光看向暖阁上的房梁,上面描彩画线,她又看见当初北宫陌给她讲的将军和公主的故事。

    想起当初北宫陌对她所说的那些话,心情复杂,五味杂陈,歪过脑袋,脑袋里不想思考任何东西,只想发呆,脑子放空,一片空白。

    忽的一团黑暗往她身上盖下来。

    脚都露出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