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三百五十二章:炸毛的小猫

    哼,别碰我!秦言落甩开他的手,真把他当做个抛弃妻子之人看待,很是鄙夷的眼神看他,径直走进客栈里。

    北宫陌皱皱眉头,揉着她那只被自己攥得酸疼的小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一个小指节都揉到,与她道:你就因为一个算命老头的话,生我的气?

    秦言落低头生闷气,甩开手,小碎步小跑着上楼,往屋里去,脚下踩着木板哒哒哒地直响,可见她怒火有多盛。

    就为个莫须有的儿子——北宫陌背负莫须有的罪名多了去了,从来不屑于去解释。

    唯独这个,他得好好解释,否则气坏了自家娘子,得不偿失。

    北宫陌随口唤了小二哥送些餐食上来,还特别嘱咐道:略有腥味的都不要。

    走到屋子里,秦言落正扔掉鞋袜,光脚踩在屋子里的竹榻上,张开双臂,站在半月形状的镂空窗口出吹风。

    吹的是她心底的纠结郁闷。

    别站在风口了,夜里冷!北宫陌一边弯腰将她鞋袜收拾得整整齐齐,一边唤她道: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秦言落的脸都被风吹得通红,吸了吸鼻子,盘腿坐在竹榻上,背后敞开的半月窗户框下的山河万里,苍月幽幽,印在她素面锦衣之上,衬得她整个人空灵幽远,宛若一幅静谧的画。

    而这样冷清的画,画里的人却气鼓鼓对他轻哼道:是关于你多出来一个儿子的事情吗?那不必说了,我不想听。别过脸去,又在赌气了。

    她拧着眉毛,牙齿紧咬着下唇,恨恨地望着他,被夺走口粮的小猫都没有她这么一肚子怨气,滑稽又可爱,黑漆漆水汪汪的眼珠子,北宫陌恨不得将她此刻的眼眸据为己有。

    你就算是想听,我也编不出来。北宫陌端着饭菜一一摆好在饭桌上,盘腿坐到她身旁去,伸手捂了捂她小手,用力搓了搓,呼了一口气,道:吹得手都冷着了,气还没消呢?为着一个没影的事,不值得。

    说着将一小瓷碗的米饭挪到她面前,递过一双筷子给她,道:现在还累不累?要不要我喂你?

    秦言落别过他地给自己的筷子,还沉浸在刚才的纠结之中无法自拔,木偶般地张开口,随他往里面塞什么,只管往下咽就是。

    北宫陌生怕她噎着,用勺子舀了一勺汤,往她嘴里送去,缓缓道:我之所以不想带你回盛都,是因为那太后赵氏手里拿着枝桑蛊。

    嗯?枝桑蛊?听到他说关于盛都的事情,秦言落总算冷静过来,咽下口中的粥饭,暂时将他儿子的事情抛诸脑后,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三百五十二章:炸毛的小猫

    北宫陌的脸被她揉得有些变形,深邃的眼眸依旧落在她身上,片刻都不舍离开,是她脸上有什么宝藏,还是她眼里有奇珍在,只有他自己知道。

    总之,最吸引他的,好似只有秦言落,春光韶华,万般皆可略过。

    看面相老先生眯着眼,颈脖前伸,仔细看了许久,又将双目闭上,拖着长长的尾音,老声老气道:他能活得挺长久的。语气笃定,听起来很可信。

    活得长久这就好!

    秦言落紧张得皱起的秀眉展开,瞬间松了一口气,下压的唇微微上扬,低声喃喃着,又不想让身后之人听到,还偷偷瞟了他一眼,生怕他在注意自己的自言自语。

    北宫陌在一旁直盯着她看,见她如此,只是抿唇低笑,随意往别处看去,装作听不到她在自言自语,暗暗窃喜。

    握着她的手不禁又攥紧了,将她小小软软的手捏在手心——这样的秦言落,他可不能让她走丢了。

    免得就亏大了。

    而且他命中有两子一女。那老先生沉默许久后,又添上一句。

    在秦言落的诧异中,那老先生再次张开眼看了看秦言落,对她道:而你命中有一子一女。

    我有一子一女,而他却多出来一个儿子!

    秦言落立刻转向北宫陌,蹙起眉头,水眸瞪他一眼,厉声质问道:老实说,你和谁生了一个儿子?

    这话说得,好像一子一女就是她和北宫陌生的一样,质问得这样理直气壮。

    北宫陌显然琢磨到了这一层含义,笑意更加明显,略带厚茧的手抚着她的脸,安抚她道:他瞎说的你也信?

    他的手因为长时间拿着缰绳,虎口处被磨破了一些,更加粗糙了,摸得她娇嫩地脸细细地发痒。

    我信!秦言落别过脸去,又委屈又生气,生气是因为他多出了一个儿子,委屈是因为自己都给他生孩子了,为什么他还要与别人生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