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五百零一章:注意,只是套路而已

    你们姑娘呢?赵无纯翻身下马,拿着缰绳,也不进去。

    不是去您那了吗?少年睁大眼,很是惊讶的说:今日用过饭就有马车来接姑娘,说是将军您病情反复不见好,姑娘一听马上理了药箱同他们去了。

    赵无纯心里头咯噔一下,放下缰绳想进去再问问别人是否知道清歌的去向,这时清歌师父出来了。

    他见到赵无纯,便问:小将军是来送清歌回来么?

    赵无纯摇头,我根本没有让马车来接她。原先还觉得杂役一面之词不可轻信,现下她师父的话无疑是确定了清歌被人掳走了。

    赵无纯亦是慌乱,是敌军压阵也不曾有过的慌。

    他翻身上马,掉转了头,在马上同药庐二人说:我带人去找她,午后才走,又是马车,理应不会很远。又半是安慰他人半是宽抚自己地喃喃:能寻到的,一定能寻到的。

    赵无纯回去换了身灰色短打,调了队精锐轻骑,二十余人跟着他趁夜就往城外走。

    他粗粗算来,既是马车,又不能太过引人注目,两个时辰是远不能走得太远的。

    他将调出来的人分为四人一组,往各个方向沿途走。

    他则带了一个人,走向了一条鲜少人走此时却有明显马车辙的沙土小径。

    行马近一个时辰,赵无纯放慢了速度。

    依这沙土路的杂石横生的状况,入夜便不能再行马车,若掳了清歌的人真是行了此路,策马一时辰的路程应与马车在日暮前行的路差不多。

    他在马上巡了一刻钟,远远的在路边看到一处荒庙,荒草已经长得很高,在夜里已很难辨别出。

    而此时——荒庙破旧的窗棂里,透出微弱灯火。

    赵无纯将马交给随他一起的副将,独自靠近了。

    走近了才发现确有一辆马车停在路边,其中外部陈设竟与将军府的马车不无一致。

    他定了定神,靠近窗畔,仔细听着庙内动静。

    里头有两人在交谈,话语声极其轻微而快速,绕是赵无纯也只能听到个其中的几句。

    他靠着能听见的几句细碎的对话,又依着自己的判断,大致摸清了情况。

    掳走清歌的有三人,如今都在这庙内。

    有了这样的了解,他当机立断翻身从窗畔跃入,拔了腰际佩剑,瞬间就一剑取了一人性命。

    另一人高呼,把第三人从后厢引了出来。

    如此这般倒甚合赵无纯的意,他原先不见第三人便担心此人是否会拿清歌当人质,甚至是直接杀了清歌。

    如此剩下两人一同出现,倒少了麻烦。

    赵无纯轻松取了余下二人性命,他步至后厢房,就看到了清歌。

    清歌紧阖着双眼,锁着眉头,就躺在布满灰尘的墙角地面上,一身白衣裙脏得厉害,好在衣着虽乱但还没有被强行解开的迹象。

    赵无纯将她半抱,探了鼻息,只是昏迷,应是被下了药之缘故,心里终是松了口气。

    又看向来整洁的姑娘此时发髻散乱,衣衫脏乱,原本白皙像个瓷娃娃似的的脸颊挨了一巴掌,淤了大块红印,手腕处也有被绳索绑过的迹象,勒破了皮。

    赵无纯心里五味俱全,总之就是心疼极了。

    两日前还是好生生的一姑娘呢,如今却吃了那么多苦。

    平日里他虽时常与清歌置气,实际上却将清歌看护的比谁都严实,生怕她一个女孩被人欺负了。

    如今这样,他如何不心疼?

    赵无纯扶了清歌上马,抖开披风给她拢着,低身吩咐了副将几句善后的事,又让他联系轻骑兵撤回。

    一切交代妥当,他亦翻身上马,将清歌拥入怀,披上披风以确保清歌能被披风裹住,先行离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