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四百五十二章:别的方式?

    下棋嘛,自然不似只北宫陌与她两人时会说说笑笑,现下大殿里顷刻静谧出奇,只听得棋子落下的刹那清响。

    梁离恒擅置险境,每一步走的不存余地,秦言落看在眼中,只庆幸不是自己上来,不然皇帝的脸面都得没了。

    再看北宫陌,不久前还输给她的人,这会子玩的是游刃有余,一副运筹帷幄之中的样子,显然,刘敬并不曾有意夸大。

    棋逢对手,战况异常激烈。

    时间渐渐推移,最先撑不住的竟然是梁离恒,一贯超脱世俗的神情也有了细微的变化,他再是步步为营,也敌不过北宫陌虎狼之招。

    未至大楚前,他是听过北宫陌名号的,只当是个依附大太监姚显玩弄权势的阉臣尔。

    可几番见面后,他才知自己轻敌了,能将棋局走到如此凶残的人物,无论城府计谋都远远在他之上。

    梁离恒手中的棋子久久落不下去,病态隐约的面容徒添了几分苍白,站在他身侧的凛月公主最先看见王兄额间的冷汗,诧然的失声唤了他。

    而坐在对面的北宫陌,依旧风轻云淡的优雅,接过高胺递来的粉瓷茶盏,两指捻着龙形茶盖缓缓推了推,浅呷一口,幽幽说道:少主身体有恙,我看这局便到此结束吧。

    将人逼到了最后一步,再如此大度,简直是

    此时的梁离恒,一颗本就受伤的心被北宫陌又无情戳了好几刀,夹在指间的棋子颤了颤,啪的一声跌落在了棋盘上,错综纵横的局彻底乱了。

    离恒甘拜下风。

    北宫陌俊眉微挑,幽寒的目光落在梁离恒煞白的脸上,轻轻地笑出声:胜败乃常事,少主无须过于挂心,当以身体为重才是,不过一场玩弈罢了。

    眼看仙人似的人物输的惨淡,消瘦的身形坐在棋盘前摇摇欲坠,秦言落都心疼了。

    少主可还好?招朕的太医来瞧瞧吧。

    梁离恒就着梁凛月的手堪堪站了起来,朝秦言落行了一礼,血色尽失的唇瓣微动:多谢陛下,离恒此乃旧疾,官驿中备有药物,容离恒与王妹先行告退。

    他说话的声音都弱的无力,秦言落忙唤来小安子:着人备轿,务必稳妥的将少主与公主送回官驿去。

    直到那抹白色的身影似天上的浮云飘远,秦言落才怔怔的回过神,暗叹男色惑人,一转头便对上北宫陌冷到不能再冷的眼睛。

    咳咳,毕竟是一国少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朕身为皇帝也不好跟梁国主交代吧。

    陛下真是费心了,我看梁少主病的不轻,陛下不若亲自去官驿看看,岂不更能体现对后梁的重视。北宫陌若无其事的说着。

    秦言落心突地一紧,这口气怎地如此酸?

    正巧先前遣去取棋子的厂役入来,将锦盒放在了桌案上,北宫陌开了如意小金锁,那装满两格的玉子便夺了秦言落的目,悄悄靠近了过去。

    嘿嘿,不管如何,先前你确实输给了朕,这东西也就是朕的了。

    北宫陌捻着棋子随手丢了回去,秦言落将手伸来时,倏地一下盖上了盒子,冷眸一睨:自然是要给陛下,不过现在微臣心情不畅,这东西嘛

    秦言落皱眉,仰着粉光若腻的小脸委屈的看着他,小声嘟囔着:朕又没做错什么。

    北宫陌漫不经心摩挲着锦盒上的日月浮雕,后背慵懒的靠在软垫上。

    他是真真不喜她看别的男人的目光,特别是看梁离恒那种,满心思的似乎只有那一人。

    我说了,东西是要给陛下的,不过,得换种方式给。

    别的方式?秦言落迟疑的看向他,忽而有些不祥的预感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四百五十二章:别的方式?

    宫宴那夜明灯万千,可到底是晚上,秦言落惊鸿一瞥,在今日更是惊艳不已。

    怔怔看着白袍胜雪的男子,长身玉立朝她行礼,一切都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少主与公主不必多礼,赐坐。

    离恒、凛月谢过陛下。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