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六百五十七章:我的膝盖承受不来

    柔懿帝姬,永远都是他的噩梦,每每回想起来,他总是胆战心惊,好像做了什么错事,柔懿帝姬的脸,令他想起曾经黯淡无光的少年和如履薄冰的帝位之争。

    他,现在已经是千浮的皇帝,他的儿子们将会是下一任千浮的皇帝。

    秦言落很奇怪,千浮皇帝的脸色看起来为什么这么铁青,眼里似有惶恐,她暗自揣摩,自己的脸还不至于到吓人的地步吧?

    难道这千浮皇帝的审美歪到爪哇国上去了?一见着秦言落这张脸,就吓得半死?

    那也太歪了吧?

    千浮皇帝迟迟也没让两人平身,只是让她和顾缺僵持在原地,秦言落微微屈膝福着身子,觉得膝盖有些顶不住了。

    顾缺也不曾直起腰身来,保持躬身作揖行礼的姿势,腰好像也有些酸了。

    可那千浮皇帝没有开口,时而盯着秦言落的眼睛,时而呼吸急促的低下头,哆一口茶压压那急促的气息。

    千浮皇帝不让两人平身,太后也不好当真众人驳了千浮皇帝的面子,虽看秦言和顾缺尴尬地在前面行着礼,她也不敢直接摆手让这两人平身。

    秦言落对眼前喝茶能喝一整天的千浮皇帝觉得十分不耐烦,喝茶就喝茶,让自己和顾缺晾在原地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看不惯她,想要为难她,也用不着这么拙劣的手段吧?

    旁的宫女太监都看着呢,就看着堂堂千浮皇帝仗着自己是皇帝,为难一个初来乍到的女孩,度量全无!

    秦言落的膝盖有些撑不住了,微微屈膝太久,膝盖开始微微颤抖。

    那就索性来个平地摔,自己先出了一个丑,再受一点伤,太后顺势心疼自己外孙女,嚷嚷着请太医看看,千浮皇帝应该不会不给太后这个面子。

    只要秦言落率先放低姿态,千浮皇帝就不会为难她。

    省得干干站在这里,也没个水喝,膝盖受不住不说,喉咙也要渴死了,还不如摔一跤,可能得出一些血来让太后惊慌失措,不怎么值当,但秦言落实在受不得千浮皇帝那故意晾着她的嘴脸。

    就在她寻找一个合适的时间点摔一跤时候,身子刚刚要往下倒,不自觉的微微抬起的手肘,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抓住了。

    微臣来迟了!

    北宫陌迈着沉稳的步伐,从外面大步走进,在秦言落身侧站定,且顺便把她想要摔一跤的心思掐断在摇篮里。

    千浮皇帝一见着北宫陌,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立刻换了一副和蔼的笑,眼睛半眯,朝北宫陌压了压手,道:免礼免礼!

    是!北宫陌顺势将一旁的秦言落也拉着站直了身子,手肘碰了碰她的手,道:落殿下,皇上都命你免礼了,你怎么还福着身呢?怎么?落殿下要抗旨不遵不成?

    千浮皇帝短短一句话里,哪里有这么多意思?那句免礼很显然是对着北宫陌说的,哪里惠及到秦言落?

    但秦言落还是站直了身子,并谢恩道:谢皇上!

    太后见此,也顺着这个意思,拉过顾缺和秦言落到自己身旁,满是慈爱地摸了摸两人脑袋,嘘寒问暖,问了顾缺最近读的书,问秦言落最近睡得可安稳。

    北宫陌自己找了一个离秦言落近的位置坐下,宫女太监上果子上茶,他碰都不碰,目光**裸地毫无掩饰地落在与太后闲谈的秦言落身上。

    看得秦言落浑身不自在,不敢与他正眼直视。

    千浮皇帝一言不发,只坐在主位上,静静的品茗,对于秦言落,更是没有抬头看一眼,好像生怕看她一眼,就代表他自己承认了秦言落的地位一样,小心谨慎得很。

    第六百五十七章:我的膝盖承受不来

    主帐周身是坚挺的红木构造而成,镂空雕花,早早就已经在这地方备好了,踏着两阶实木木阶,门边又四个宫女挑起主帐厚实的门帘。

    顾缺在前面领着,秦言落跟在后边,提着裙边小心踏进主帐内。

    主帐内很大,几乎能和宫中的一个主殿相比,账门的位置距离主位的位置,大约得走上个五六十步的样子。

    地上铺就了红木板,木地板被擦得澄亮,锦靴踏上去,笃笃笃,发出沉沉的声响。

    太后坐在主位上,正与一有着络腮胡子的男子说说笑笑,那男子看起来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说起话来,眯着眼,和太后闲谈之间,大多都是假笑着。

    太后也一样假笑以待,两人互相寒暄,说着不痛不痒的客套话。

    顾缺在她耳边小声道:那就是千浮的皇帝。

    秦言落虽然会进宫去雅德宫见太后,但她从未见到过千浮的皇帝,千浮这位老皇帝肯定早就知道秦言落这位柔懿帝姬血脉的存在。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