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六百八十章:杜若你心思有有点奇怪

    顾缺前些日子派了几个太医入帝姬府,然后那几个太医出来,向太后回禀说,落殿下身体无碍,太后听了,也就放心了。

    李承景摆摆手,示意杜若先退下,道:这些天,你去毅勇侯府附近再探探洛无弃的消息。

    言落怎么可能会无碍?那日受了这么重的伤口,洛无弃抱着她不知去向,不是回帝姬府,就是去了毅勇侯府,顾缺居然说言落无碍?

    其中肯定有玄机,洛无弃肯定是把言落带回毅勇侯府去了。

    李承景在沉思着这件事,杜若在一旁小声道:太子殿下,过些日子,你得入宫,皇上请了洛侯爷前来与你比试,太子殿下可要做好应对之策。

    父皇要想知道我这个太子当得怎么样,我自然不能让他失望!

    李承景又道:杜若,这几天我得出去一趟,你看好毅勇侯府,还有,派人偶尔去余国公府瞧瞧去,余国公近来不安分得很,我不在太子府的这些天,你且瞧着他们有什么动静。

    余国公府?杜若不明白为什么要看着余国公,问道:余慎与太子府向来没有什么冲突,太子何必费心去看着他们?

    余慎与我们无甚冲突,可架不住有人让他与我们有冲突。

    李承景放下这话,让杜若给他拿了一件外披披在身上,走出了门,径直往荼糜花架下去了。

    杜若跟在后边,远远地垂手在前,看着李承景半蹲下来,侍弄那刚刚长出幼苗的荼糜花,转过脸看向别处风景,眼底却全然没有风景,只有不知道打哪来的忧心忡忡。

    不知道言落还好吗?帝姬府这般安静,安静得让他有些心慌。

    杜若在后面看着,太子底殿下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蘅芜在的时候,眉梢之上,有了生机,与这冒出芽儿的荼蘼一样。

    太子殿下,玲珑阁的凝晚姑娘,已经很多天没有出现在玲珑阁了。

    杜若冷不丁蹦出这句话,想让李承景意识到,凝晚或许只是一个诱饵,是一个假象,让沉迷于侍弄荼蘼花的李承景从幻想中抽离出来。

    李承景给荼蘼浇了一些水,手放到下人端来的水盆里洗了洗,接过杜若递过来的手帕子,一边擦着手,一边往府门走,道:我不在府里这些日子,你要看顾好着荼蘼,莫让鸟儿啄了去,还有,水不要浇太多,根部受不住水,容易坏掉,凝晚姑娘说了,荼靡花开,我再去见她,你可得把这荼蘼伺候好了。

    杜若跟在后面频频点头道是。

    我与你说这么些,是因为你向来看不得我把心思放在这些小事情上,可是杜若,活着不仅仅是为大局而活着的,有些小事情,会让你觉得,你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行尸走肉一般的鬼。

    和异鬼待在一起长久了,李承景总觉得自己也快变成异鬼一般了,好在,有人轻轻敲开了那一扇门,那个人是谁,是凝晚还是言落,李承景觉得无甚所谓。

    他只是需要这么一个人而已。

    属下知道,自从蘅芜去了之后,太子殿下确实需要一两个知心人,太子殿下如今好像是寻到了属下僭越了。

    杜若明知道李承景听不得蘅芜,还是偏要说,提醒李承景,说完了还要来一句僭越。

    让李承景想起来,蘅芜是他心口不可磨灭的那一块伤疤。

    在李承景心里,应该没有任何女人能敌得过蘅芜,既然没有,那就拎出蘅芜来,让李承景清醒清醒,让他明白,旁人再好,都比不过蘅芜。

    知心人?李承景自嘲一般低头笑,蘅芜她有时候其实不太知道我的心,她甚至不知道我有多爱她,算不得什么知心人。

    他抬眸眺望不知何处的远方,凝神道:可是,她是我的太子妃,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谁也不能代替她。

    不管出现多少个女人,蘅芜早已经镌刻在他心里,无法磨灭。

    杜若低头轻笑,活人是敌不过死人的,不管李承景现在心在谁处,只要有蘅芜这个人在,那个人就永远没有办法占据李承景的心。

    杜若能解决掉一个蘅芜,便不怕解决不掉李承景的其他女人。

    第六百八十章:杜若你心思有有点奇怪

    一只盛满了红枣江米粥的碗,从门帘后直接生硬的塞到他怀中,看着塞到手上的一小碗红枣江米粥,泠小西不禁咧嘴傻笑,对着门帘里的北宫陌大声道:多谢侯爷!

    北宫陌压低声喝道:再吵!扔你出去喂狼!

    好,本崽崽不吵了,绝对不吵夫人和侯爷休息!

    泠小西很识眼色地端着热腾腾的粥回到自己的屋里,还是家里煮的粥好吃,虽然那什么街上的大婶煮的粥也不错,但终究是没有灵魂的。

    正屋内,北宫陌看着这一锅粥,无奈摇摇头,熬粥熬上瘾了她。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