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一百三十一章:皇后娘娘只是病了

    北宫陌这么一提醒,雪倩才从刚才的重击中缓过神来,嘴角上扬的弧度已经僵了,慢慢恢复过来,上前,扯出一丝笑道:

    奴婢没有其他的事,只是之前听闻皇后娘娘被禁足,生怕皇上会因为奴婢的事情,迁怒皇后娘娘,因此想要来给皇后娘娘求求情,让皇上把皇后娘娘放出来,今日听皇上说,皇后娘娘其实是在病中,那便不劳奴婢费心了。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一百三十一章:皇后娘娘只是病了

    里面没有声音,得不到回应的雪倩已经把要说的话都说了,虽然见不到北宫陌,没让他看见自己精心为他而打扮的妆容,她也不再纠缠。

    北宫陌不喜欢死死纠缠的人,雪倩明白。

    所以她怏怏地放下食盒,就放在殿门外,希望北宫陌出来的时候便能一眼看见,食盒上面的花纹,是北宫陌最常用的海棠枯枝暗纹。

    对于北宫陌的一切习惯,雪倩是得意的,这些细节,恐怕是那个秦言落永远无法企及的。

    雪倩转身对江鹤福了福身子,低声道:

    江公公,奴婢且问一问,在盛安宫服侍的宫女是不是有叫小布的?

    江鹤不知道她问这个做什么,只是点点头,道:确实有个叫小布的,那是陆神医的孙女,如今在盛安宫当差。

    那你可知她住在何处?我在后宫宫女的院子里,都没见到过她。

    雪倩姑娘见笑了,这小布姑娘是盛安宫贴身服侍皇后娘娘的,自然是长久住在盛安宫里面的。

    雪倩追问道:那她何时会出来?

    江鹤皱眉,道:这个老奴确实不知,小布姑娘何时出来,何时去往何处,都不在老奴管治范围内!老奴只是管管手下这些太监罢了!

    那江公公可知道,这小布最近肯定会去哪儿?

    看着江鹤警觉的眼神,雪倩忙添了一句,道:江公公不必担心,我因为替太皇太后采血而时常见陆神医,所以对陆神医口中这位孙女很是好奇,却一直不得见,想要见一见。

    江鹤听她这么一说,也就放松警惕,道:小布每个月二十日,总是会去内廷司取月例银子的。

    多谢江公公!

    雪倩给他又福了福身子,正要走,却看到北宫陌走出来,面容淡漠,负手在后,从清宁殿中跨步走了出来,瞥了一眼地上的食盒,余光都不愿意给雪倩一点,淡淡道:

    江鹤,昨日你是不是碰碎了殿内的琉璃**?那是皇后最喜欢的,去内罚司领罚。

    江鹤一脸不知所措,什么琉璃**?他根本就不知道啊!

    但是君命难违,他也不敢辩解,只当是自己真的打碎了什么琉璃**,低声道:是!老奴领罪!

    江鹤直到他被鞭子打完了才知道皇上为何罚他——口无遮拦,乃是君侧侍奉的大忌,血一般的教训,让他在床上痛了好几日,刻骨铭心。

    看着跪在地上磕头领罚的江鹤,北宫陌这才继而转身看向雪倩,道:随朕走走。

    皇是,皇上!

    雪倩见到皇上,自然是喜不自胜,话都说不好了,甚至有些得意地看向跪在地上的江鹤,随着北宫陌,往雪地里走去。

    她有些兴奋,自从那晚殿内起火的事之后,她便再也见不到北宫陌,四处打听,北宫陌不是在议政殿就是在盛安宫。

    好不容易知道他今日在清宁殿了,这才准备了一番,前来清宁殿。

    却不想,被拦在了外面。

    幸好,皇上还是在意她的,好歹出来与她见了面。

    皇上,听闻皇后娘娘被禁足在盛安宫奴婢深觉不安!

    雪倩低着头,踩着北宫陌踩过的雪迹,一步一步跟在北宫陌身后,偶尔看向他欣长的背影,心不由得怦怦直跳。

    那殿内的火,兴许只是皇后娘娘一时嫉妒,皇上为了雪倩,把皇后娘娘禁足了,这让雪倩今后如何再见皇后娘娘?因此,雪倩特特地做了一些点心,不知道皇后娘娘会不会喜欢,一直想要给皇后娘娘送去,奈何,盛安宫宫门森严,奴婢总是没办法见到皇后娘娘!

    雪倩在北宫陌身后絮絮叨叨,念了好些话,都是关于秦言落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