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六百八十五章:喝多了就该好好睡觉

    泠小西从茵席上起身,转身往厨房走去,秦言落冲着他大声道:三勺!

    此时,屋内里间传来悉悉率率的声响,还有轻咳声,秦言落赶紧改口,对泠小西道:一勺就一勺

    往屋内晃着的人影打眼一瞧,小声嘀咕着:反正还有明日。

    火锅熄了炭火,秦言落正坐在廊下栏杆的横木上,端着琉璃碗,晃着小腿儿,享受饭后甜点荔枝冰酪,泠小西也跃上栏杆上坐着,问秦言落闲聊道:夫人,你好好与侯爷说说,兴许侯爷会理解你,他就没那么生气了。

    秦言落淡淡道,嘴里含着银勺,望着天际漫天的星星,声音低低地说着:我身上的伤好了,他心里的伤还没好,他不是不懂,只是他有他的偏执,我有我的坚持,我们都没有错。

    泠小西不解,疑惑道:既然夫人你没有做错,那为何在侯爷面前这样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

    秦言落含着一口冰酪,忿忿道:谁让你们家侯爷就这脾气?仗着我打不过他,一生气就处处找我麻烦,你们家侯爷就是仗势欺人,欺负弱小,我这么惜命一人,在他身边待着,怎么可能不小心着点?

    泠小西从中劝和道:夫人也别怪侯爷了,今晚这晚饭,若侯爷执意不让我给夫人留着,我还当真没法给夫人留。

    我知道秦言落默默摸着怀中适才扯下来的小瓷**,瓷**里面散发的味道十分熟悉,她知道是干嘛用的。

    即使他生气了,亲手为她做的事,他还是一件都没有拉下,给她洗贴身衣物,给她备下喜欢的冰酪,知道她不喜欢吃香菜

    好像这些小事已然成为了他的习惯,该也改不掉。

    泠小西侧过脸定神看着陷入沉思的秦言落,觉得她此刻的眼眸,自己好像在别的地方看到过,可又记不起来。

    一时间失了神,低着头,看着她的侧脸,忽的却想起一人来,忙道:夫人,你和侯爷在府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玲珑阁瞧瞧凝晚姑娘,看她今晚来不来,她都好多日子没去玲珑阁了,我去碰碰运气,看她今晚会不会来。

    从栏杆横木上往下一跃,稳稳落地,然后笑眯眯地对秦言落解释道:夫人,你不知道玲珑阁的凝晚姑娘吧,她

    你去吧。秦言落抬起头看了看天,对他故弄玄虚道:不过我夜观天象,觉得你今晚肯定见不着那位凝晚姑娘。

    泠小西拍拍胸脯,很有把握,道:我倒觉得一定会见到!

    秦言落轻巧地在栏杆横木上转一个身,脚落在廊内,对着廊外的泠小西眯着眼笑道:祝你好运。

    多谢夫人!泠小西大步往府门外面迈去,还没到府门呢,又折回来,向秦言落谄媚地摊开手道:夫人,那个我身上寒寒酸,借点银两!

    你等会儿。秦言落走到屋内,蹑手蹑脚地往里间走去,侧着身子小心踏进里间,蹲在地上,贴着桌角,柱脚挪步,小偷一般,从梳妆桌上扯下自己的金缂丝荷包,抽出里面的几锭银子,揣在怀里。

    然后再贴着桌角、柱脚出来,脑袋探了探,将银子往外面候着的泠小西处扔去,小声道:别告诉你家侯爷!

    好咧!泠小西拿了银两,身子骨都硬了起来,挺直了身板往府门外去。

    秦言落手上摩挲着那装着玫瑰花汁的小瓷**,卷起竹帘进了里间,走到床边去,只见北宫陌双眸微阖,躺在床上,身上还有些许酒气。

    她刚想爬上床去,赫然发现床角处,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九曲锁链,帛带,还有帛带上的红烛。

    吓得她立刻退却三步远,拔腿就要远离这令她胆寒的床,一个转身,手腕就被床上的人抓住,身子再被身后人用力一扯,就软软地跌到他身上去了,一个侧脸,就看得见床角的那些东西。

    着急忙慌地要挣开他,北宫陌双臂往她身上紧紧抱住,睡吧。

    声音中带着沙哑的酒气,无奈又宠溺。

    秦言落躺下,此时她的脚能够碰得到床角的那些东西,心一跳一跳的,声音颤颤道:只是睡觉,不干别的?

    北宫陌双眼微睁,道:你想我对你干别的?

    没有没有!她忙矢口否认,猛地摇头,双手环上他腰身,道:你喝多了,我陪你安睡!

    第六百八十五章:喝多了就该好好睡觉

    嘘!泠小西压低声音,小声道:夫人,你这话别让侯爷知道,要不然就没人给你偷偷留菜了!

    秦言落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瓷**,她大约知道里面是什么,将小瓷**揣着,道:罢了,最近他心里压着火,没法发泄出来,今日非要折磨我泄泄愤,我不和他一般计较。

    口中吃着,伸长脖子,越过窗户,眼睛往屋内瞟,没见着北宫陌在屋内,小声道:他呢?

    泠小西一边忙着帮她涮着菜,一边回道:侯爷好像是醉了,就先回里屋休息去了,竹帘挂下,不让人打扰他。

    又喝醉。秦言落小声嘟哝一句,夹起一茼蒿菜,泠小西凑近她,小声与她提议道:侯爷不让我买香菜,我偷偷买了一些,夫人,要不我们把香菜给放到火锅里去吧!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