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六百九十章:亲自授课包教包会!

    北宫陌负手其后,转身走了几步,忽的停下来,淡淡道:落儿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叫的是你的名字,李承景

    说完他便大步走出皇宫,只留下愣怔在原地的李承景双眼瞪大,不可置信地看向走在前面两人的背影。

    秦言落在前面低着头,慢慢地挪着步子,北宫陌远远地跟在后面。

    哦豁?这好感值怎么来的?秦言落疑惑地往后看,只见北宫陌和李承景说了句什么话,好感值就增加了。

    北宫陌到底对李承景说了些什么呢?

    她踱着小步的脚不由得停了下来,等北宫陌大步走到她身侧,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忙小声问他,你到底和李承景说了些什么话?

    北宫陌怒目瞪她,这种话他大爷的真的不想再开口说第二遍!!

    见他脸色不大好,秦言落立刻换上谄媚的笑,小步跟上他步子,眉梢扬起,道:那个我就是想让你教教我!

    北宫陌走到宫门外,离开了李承景的视线,才回过头,冲秦言落挑眉道:教你怎么勾引男人?

    秦言落讪笑道:你一句话,李承景对我的好感值就增加了,这种手段,我觉得我得好好学学!

    想要学是吧?北宫陌凑近她,勾唇冷笑,晚上你来我府里,我亲自教你勾引男人的床上功夫,定然教到你精通熟练

    秦言落立刻退离他三步远,福了福身子,恭恭敬敬道:洛侯爷,我先告辞了。

    北宫陌淡淡睨了她一眼,看她转身便利落地走了,连个头也不回,完全没在她身上体现出对他的一点点眷恋之情。

    北宫陌目送她走了好远,才低声道:小心路上车马。

    秦言落好似听到了,停了停,回眸冲他粲然一笑,碧空的日光,都逊色黯淡。

    宫内,愣在原地的李承景久久才回过神来,那句话人,若是旁人告诉他的,他多少有些怀疑,但偏偏是洛无弃告诉他的。

    这让他深信不疑。

    言落迷迷糊糊之中,居然还在念着自己,还是念着自己的名字,而不是疏离的太子殿下就好像蘅芜当初跟在他后边,没有尊卑地叫着他的名字一样。

    言落他低低一笑。

    第六百九十章:亲自授课包教包会!

    既然担了这毅勇侯的名,自然得名副其实。北宫陌扔掉手中竹剑,走到亭内,向秦言落伸出手,道:落儿,我们回家。

    言落姑娘好像和我比较顺路吧!李承景大跨步上前,冷瞥了一眼北宫陌,道:言落姑娘,我看你走着来的,一会儿你跟着我的车马回去吧,你身上的伤应该还没有好,走着来已经很费力,我不忍你再走着回去。

    故意忽略她是和洛无弃一起走来的,李承景眼睛直勾勾盯着秦言落,不管这些天她在哪里疗伤,现在他只想带走她。

    北宫陌依旧淡淡,还是那一句话,道:落儿,我们回家。伸手就要握住她的手。

    秦言落低着头,居然往后退了半步,手背到身后,对李承景和北宫陌福了福身子,道:我自己走来的,便自己走回去,多谢太子殿下和洛侯爷抬爱,我受不起。

    北宫陌压低声音,听起来是警告她,但其实却是恳求她。

    秦言落明明在来的路上,与自己大张旗鼓,光明正大牵着手来了,邺都的人看见了,就算没看见,这样大的事情,肯定会不胫而走,明日整个邺都的人就都知道,毅勇侯和落殿下牵着手走在集市上。

    她这个时候跟不跟自己走,她和自己都会牵扯不清,流言不断,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选择跟自己回去?

    秦言落低着头,走过他身边,北宫陌侧过脸,看着她低下的侧脸,道:落儿,我们回家好不好?你有什么脾气,回家我们再闹,别在外人这里闹。

    洛侯爷,你我没有什么瓜葛吧,我缘何要与你一起走呢?

    秦言落轻描淡写,往宫门走去,手端放在身前,迈着小步,头上嫣红的发带,是今早北宫陌亲手给她绾上的,她还闹着要系两个同心结的发髻,北宫陌拗不过她,就给她整整齐齐绾了两个同心结发髻。

    北宫陌知道她的意思,也知道她现在疏离自己的原因,只是他一直不肯接受这个原因,就好像知道答案,却避而不见,装作此事无解。

    此事有解,他不愿意解。

    落儿比他决绝,宁愿背负水性杨花的流言,也答应自己,牵着手从毅勇侯府出来,也乖乖的跟着他在毅勇侯府待了这么多天。

    即使不是今日,她也会寻别的机会出府,只要她真的想要出府,她可以选择以死相逼,如此北宫陌根本拦不住她,可她选择了跟他一道出来这种出府的方式。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