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一百九十五章:小福子

    小福子坐下,端起小碗,认真喝粥。

    芍药在他的屋子里走来走去,随口问道:小福子,你刚才见的那小太监是谁啊?

    小福子对她没有一丝怀疑,脱口而出道:是御前伺候的一个太监,小壳子,他之前在御膳房做事,我们容妃娘娘想吃一些御膳房大厨亲手做的饭菜,就让他给容妃捎带一些过来。

    嗯,今日容妃想吃牛肉雪菜包子,就让他带来了,给了他三两银子呢!

    说完,小福子还不忘比食指在嘴边,噤声道:不要告诉别人,容妃娘娘偷偷买御膳房的饭菜,这种事宫里可不允许的。

    知道了,我一定保密!

    芍药嘴上对他信誓旦旦的承诺,转眼,就把他说的话,一五一十地与秦言落说了。

    正在与手上的腰带做斗争的秦言落点了点头,道:

    果然,那小太监有问题。

    秦言落细细揣摩芍药告诉她的这些话,这小福子,应该不知道容妃和这小太监小壳子之间的事情,要不然,小福子也不会说是容妃想吃御膳房的饭菜,才找小壳子买的。

    芍药道:小姐这意思就是说,这小壳子和容妃之间通过小福子暗传消息,但小福子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被蒙在鼓里?那我之前悄悄看见小福子把一些首饰变卖出宫外,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福子应该是被蒙在鼓里的。

    秦言落点点头,手上捻了捻手上腰带的线头,道:小福子以为他自己只是变卖首饰,但是,那首饰里面有些什么,小福子应该是不知道的,容妃做这种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小福子是中间人,若是他什么都知道了,对于容妃来说,才是最大的威胁,而现在,小壳子只知道给容妃消息,而不知道容妃把这些消息给了谁。

    芍药恍然大悟,道:这样,小福子和小壳子对容妃来说,就都没有什么威胁了。

    正是如此。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当场截下,把那些首饰一一拆开来看,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要传递消息!

    不。秦言落摇摇头,道:就算这首饰是容妃的,小福子是容妃的人,但是都不能直接说明消息是容妃传递出去的,到时候我们走在前头,很容易被倒打一耙。

    那我们该怎么办?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一百九十五章:小福子

    小福子频频点头,附和道:这些首饰本就是容妃娘娘的东西,容妃娘娘想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你是个聪明的。

    容妃一个人在隔间里面,掰开送进来的牛肉雪菜包子,一小团油纸塞在里面,油纸里,又是一小团纸条。

    上面清清楚楚记着皇上什么时候见了什么人,那些人进去是什么表情,出来又是什么表情,写的一清二楚,仔仔细细,没有一处遗漏。

    这议政殿西殿外值守的小太监,果然是个可靠的,之前听说他是周嫔的人,周嫔一倒,便攀上了容妃这高枝。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之常情。

    容妃盯着字条上的内容,要想把传递消息的事情栽赃给秦言落,这字条上的消息,至少有一条,是只有秦言落和皇上知道的事,这样,才能栽赃给秦言落,坐实她与沈国公互通消息的事。

    把纸团折起来,把字条塞进一支金簪子里,抓了一把珍珠递给那小福子,随着金簪子,银手镯等首饰,一并交给厚重帘子外的小福子,道:这一次,还是得谨慎小心,珍珠,是赏赐。

    隔着帘子,小福子小心翼翼接过那些珍珠揣在兜里,那些首饰包好拿在手上,弓腰走出屋去。

    还没走回自己的屋里,就远远地看见芍药提着食盒等着他。

    小福子怪不好意思地往她走去,左顾右盼,还生怕旁人瞧见笑话他。

    芍药姑娘,你怎么来了?

    芍药微微一笑,把食盒递给他,道:我站在这里许久了,这里风大,能进去说话吗?

    这我屋子挺小的,而且你一个姑娘,进我屋子不大好

    小福子话还没还说完,芍药就已经自己进到屋子里,反客为主,倒起茶来,嘴上道:外面可冷了,冻坏了我的手,如何拿针线?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