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一百六十九章:无法勉强的事

    无法呼吸的难受,让她不得不双腿乱踹,在身体臣服他以前,秦言落要做最后的挣扎,让他知道自己的极其不情愿。

    细细小小的小脚再一次被他拿在手中把玩,圆圆的脚指甲,宛如扇贝般可爱,觍颜教育她道:在床上,腿不是这样用的——我教你

    说着,一手将她的双腿老老实实放在他腰间,不管秦言落此刻的脸何等熟透通红,滚烫如虾。

    她一动,他便不耐其烦的重新放好,每一次,都能让秦言落小脸骤然升温,逼出她额角豆大的汗珠,再一次扬起腿,要踹他

    北宫陌摁住她左肩,别闹,否则加刑!

    他注定要摧毁她、碾压、征服她,月光在他身后,凸显他的脸,魔鬼般渗透着嗜血的光,也是神祗般俊美的外表。

    他是君王,不会溺死在一个女人手上。

    秦言落莫名舒了一口气,自己离开,他会在别人身上,如此夜夜笙歌,流连忘返。

    而不是与自己牵牵绊绊,纠缠不清,秦言落不喜欢拖泥带水,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幸好他是君王,幸好他不会只有自己一个女人,而自己,不用对他负责。

    也不用给他生孩子。

    只是这也太tm疼了!

    我要去跪雪

    即使在昏沉之中,秦言落仍念念不忘这一句,跪雪对她来说,实在是仁慈了,北宫陌的手段,堪比跪上三天三夜的雪。

    北宫陌重酷刑,不肯放过她,更不会让她去跪雪,秦言落只能认栽。

    秦言落总是醒得比北宫陌晚一些,北宫陌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收拾战场,昨晚有多兵荒马乱,他都能干干净净处理后事。

    帮她擦拭身子,或是洗澡,或是擦脸换衣,给她挑选内衬肚兜之类的,都是他一手包办。

    秦言落兴许都懒得知道今日肚兜什么颜色,但北宫陌却能轻而易举地知道,甚至连款式,都明明白白。

    这一双翻云覆雨、掌握天下生杀大权的双手,却在闺房里替他的皇后挑选今日的内衬肚兜。

    并且乐此不疲。

    秦言落迷迷糊糊侧身,偶尔见到他的身影,习以为常,翻个身子,继续睡觉。

    回笼觉还没有睡到一半,男人如藤蔓般粗壮的四肢将她死死困住,睁开眼,伴随着钝痛以及身体不知在何处的迷惘,惊讶于身上的男人滚烫的身体。

    和无赖说道理,是最愚蠢的秦言落暗暗想着,到底他何时才会腻烦她的身体?

    北宫陌自己都不清楚,总是用他腻烦了便会离开她为借口,毫无顾忌地消耗他体内的夜寒霜。

    清宁殿上,北宫陌神清气爽,陆逸之却焦头烂额,急匆匆跑到殿内,今早,小布又来找他抓药了,给皇后助孕的药。

    助孕的药消耗得快没什么,但是这夜寒霜消耗得快,那就成了大问题了!

    他幸幸苦苦研制的夜寒霜啊,就这样被北宫陌往皇后身上浪费。

    天下女人这么多,除了秦言落,都不会让他流失夜寒霜,皇上怎么偏偏就非要和秦言落纠缠不清?

    这些话,陆逸之在心里想想便罢了,说出口的话,还是毕恭毕敬,道:皇上,老夫恳劝一句,皇上得为自己身体着想啊!

    北宫陌没有放下手中奏折,头都没有抬,淡淡道:朕不是说了吗?有孩子便好了,朕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分寸。

    老夫信了你的邪!

    这位皇上若是真的知道分寸,怎么会让夜寒霜流失那么快?那可都是寿命啊!

    老夫正要说皇嗣之事!

    陆逸之上前一步,道:小布和老夫发现,皇后娘娘迟迟无身孕,兴许是皇后不愿意怀孕,背着皇上吃一些避孕的药!

    她不愿意给自己生孩子这件事,无需别人提醒,北宫陌心知肚明。

    北宫陌皱眉,烦躁地翻阅手中奏折,道:你不是说,你的助孕药是任何避孕药都不能抗衡的吗?她有什么办法不怀孕?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