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妖妃系统开外挂!:第一百零四章:谁的盒饭预热好了?

    周以端上前厉声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一百零四章:谁的盒饭预热好了?

    盛安宫主殿的里间,只有秦言落一人守着,众人皆在里间槛外往里边探头,焦急地等到陆逸之从太医院赶来。

    秦言落瘫坐在床边地上,地上米黄的竹篾榻子上,她那一身九尾狐纯白外袍倾泻曳地,肩上的狐狸双眸与她一般狡黠。

    她身子略显单薄地伏在床边,血色嫣红的纤细双手将北宫陌苍白无血色的大掌艰难的握着手中,两双手对比,惨白与血红,触目惊心。

    她泪洒床沿,抽泣不已。

    皇上!你醒醒啊!皇上,你怎么能丢下我们孤儿寡母留在这世上呢?

    皇上皇上到底是谁要害我?最后却牵连到你身上是妾身不该不该让你先尝的!是妾身的错!

    皇上你不在了,谁来庇佑我们呢?

    秦言落带着哽咽的哭腔,哭天抢地,痛彻心扉,一口一个妾身皇上的。

    小脸上生动而形象的抽搐,让躺在床上的北宫陌差点就信以为真。

    北宫陌吞下那药开始,心口的夜寒霜便通运血脉,帮他驱除毒性,虽然他不清楚秦言落手中那血到底怎么来的,但是北宫陌确定那不是自己的。

    此时,里间外一声大喊:陆神医到!

    众人纷纷避让,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身蓝衣的大理寺少卿,以及他身后跟着的白露和承牧。

    他娴熟地快步入殿,指着那一碗桃胶茯苓羹,封查那一碗桃胶茯苓羹!让太医前来查验!

    白姑姑走进里间,在哭成泪人的秦言落身边道:

    皇后娘娘,如今阖宫上下乱成一锅粥,你得出去安定人心!

    秦言落收了收情绪,接过白姑姑递过来的手帕,将泪痕拭尽,再掬一捧清水,才在白姑姑的搀扶之下,盯着聚在里间槛外的众人,一步步走向他们。

    李清芷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场面,早就吓到浑身发抖,双唇泛白。

    在一旁的周嫔也没办法镇定下来,皇上中毒,一切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

    秦言落睥睨众人,冷冷道:陆神医在殿内给皇上解毒,尔等都退到殿外去,以免脏了这儿的地!

    说着,故意往周嫔方向斜眼怒视,黑暗笼罩在她身后,压抑已久的烈火,就要喷涌而出。

    此时的秦言落不同以往的娇俏可爱,更加不像是之前周以端所认识那样清澈秀丽。

    她这话,结了一层秋霜一般,渗透着淡淡寒意。

    就好像当初她在大理寺与那些贼人对质一般。

    周以端身为大理寺少卿,自然是第一时间,彻查皇上到底被下了什么药,尽快找到解药,以免延误了解毒时机。

    周以端站在殿门前,命金御卫众人严防死守在殿外,事发前后,来过盛安宫的宫女、太监、侍卫等人都在殿外候着。

    他腰间横着一把淬金唐刀,没有了刚才在宴席上那般的不自然,一身的正气凛然。

    在场的每一个人,但凡是接触到那一碗桃胶茯苓羹的,都有给皇上下药的可能,所以,屈尊各位暂且不得离开皇宫,大理寺执法,秉公搜查,看谁身上带有残存的药粉!

    秦言落端坐在殿外的廊下,靠着凤尾软塌,半阖双目,神态自若。

    等其他人全都查完了,查不到的,自然第一个怀疑秦言落了。

    她暗暗对一旁的白姑姑道:白姑姑,你去周嫔的锦绣宫里去,这些害人的药难得,她们在宫里肯定有私留,你且赶紧去查一查!

    白姑姑听见她吩咐,点了点头,暗中派了几个宫女,从盛安宫西角门偷偷溜走,往锦绣宫去。

    宫闱内大多是一些嫔妃宫女,周以端自然不好亲自上手,命白露前去搜身。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