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虎:第六百三十一章 板荡识忠臣

小说: 明末之虎   作者:遥远之矢   回目录  举报
    多尔衮呵呵一笑,一把将她拥揽入怀,然后凑在她耳边说道:大玉儿,我今晚前来,却是有件天大的好事,要来告诉你。

    哦,什么好事?布木布泰顿时来了精神。

    多尔衮立刻把细作的禀报,向布木布泰简略地说了一遍。听了多尔衮的叙述,布木布泰的双眼,都明显放光。

    大玉儿,现在明朝时局这般艰危,连京城都到了旦夕不保的地步。本王敢料定,李啸这厮定会被崇祯速召回国,去抵御铺天盖地而来的流寇。这样一来,他们在辽东攻城掠地所得到的一切成果,都将彻底化为乌有!而我们也再不必与其进行所谓的和平谈判,反而可以白白地坐等其撤走,便可全部收回大清的所有失地。这般好事,简直是天下掉下馅饼啊!

    多尔衮越说越起劲,一张长脸红光满泛,兴奋与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

    好么,李啸这厮精心筹谋,利用我大清内讧之机,与那奸贼豪格勾搭,渡海乘虚来攻,连夺我营口、海城、与镇远堡,实实地打了我大清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明朝后院起火,流寇乘势而起,这个家伙,现在总算尝到了被人袭了后路,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哼,李啸这厮,那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想一边谈判一边备战,尽可能地从我大清榨取最大利益。竟在谈判未开始前,就胁迫我大清割让旅顺一城为谈判先决条件,实是可恨之极!现在好了,这厮竹篮打水一场空了。那先前吞下的我大清大片国土,现在终于要连本带利全部吐出来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多尔衮,连连自说自话,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在他怀中的布木布泰,微笑着听完情人激动的叙述后,却缓缓说道:多尔衮,若真是如此,那你接下来,是做何打算呢?

    多尔衮冷哼一声,昂然道:大玉儿,这又何需多问?接下来,本王自是首先要中止谈判,然后便调集精锐兵力,做好准备,在李啸部仓皇南撤之时,给其狠狠一击,尽可能多地杀死杀伤南撤的唐军。如此一来,既出了本王这口积压已久的恶气,也足以慰藉我军一众战死将士的在天英灵。

    他顿了一下,脸上又显出阴狠之色,恨恨道:唐军若撤走,本王必要想办法拿下豪格那厮。这厮勾结外寇,祸害大清,着实可恶之极!先前,本王顾虑有唐军为其大腿,对他还多有忌惮,但现在唐军一走,此人最大的外部倚仗一失,本王行事用谋,当可再无顾虑矣。

    听多尔衮说这些话时,布木布泰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只是,她在听完了多尔衮的话语后,却是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多尔衮,你与豪格之见的争斗,本宫不想插手,但可随你安排。但以本宫看来,你所说的应对方案,却有两大疏漏之处。

    哦,是哪两大疏漏?多尔衮不觉一愣。

    这第一点疏漏,便是你不该立即中止谈判,而是要以谈判为掩护,让唐军以为我大清不知这条信息,以为我军没有准备,从而在将来,在其撤走南归之际,再行进攻,方可取得更大的战果。

    有道理,那这第二点疏漏呢?

    这第二点么,那就是睿亲王你眼光格局太小,仅仅只着眼国内,却没想到,要趁明朝内乱之机,去明朝国中趁机搅一把局,去与那李自成部流寇合谋共进,从而为我大清,谋取更多更大的实际利益。

    布木布泰轻声说完,一双精光四射的灼灼杏眼,直直地盯着发愣的多尔衮。

    在海城官署院子里,红毯铺地,焚香摆台,李啸亲率城中官员,出迎天使曹化淳。

    以吾唐王忠猷壮略,品望夙隆,办此裕如,特兹简任,告庙授节,正阳亲饯。愿卿蚤荡妖氛,旋师奏凯,天下靖宁,鼎彝铭功。有功内外文武各官从优叙赉。朕乃亲迎庆赏,共享太平。预将代朕亲征安民靖乱至意行示谕,咸使闻知。特谕,钦此。

    在早春清冷的天气里,伏跪于地面无表情的李啸,听曹化淳念完这封长长的圣旨后,便与众官员三呼万岁,接旨谢恩。

    接着,李啸在亲随服侍下,换了亲王所穿,最为正式的青衣五章裳九章的五爪金色团蟒冕服,又戴上了硬皮珠玉冕冠,前后各垂九琉,每琉九颗五色。最终他手持象牙雕笏,腰系玉带革,脚穿皂色犀皮直缝官靴,完成了全副打扮。

    这套繁杂而正式的冕服着身,却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愈发精神爽利,神采飞扬。

    见到自家主帅这般气态雍容神采非凡,下面的官员军兵,自是人人心下叹服,一时间,欢呼声不绝于耳。

    李大人,恭喜你加封亲王!皇上此旨之意,唐王你可曹化淳一脸谄笑地凑过来,却被李啸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语。

    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曹公公等下且随本王入厅内说话。李啸平静地打断了曹化淳的话语,随即又道:来人,曹公公一行远来辛苦,速速给各位看赏。

    50两金灿灿的大锭黄金,被一名小仆端在一个檀木盘中,叠成一座金光灿烂的小山,献给曹化淳。

    曹化淳见到面前这一团耀目的金黄,他那一张胖脸,笑得那叫一个稀烂。

    唉,咱家不过是替天子前来宣谕而已,唐王如此厚礼,真真折煞咱家,咱家何以克当。曹化淳假装推辞,脸上却愈发笑得灿烂如花。

    而其余的十多名随从,亦是人人按各自官阶大小,收到了数目不等的银子,各人无不喜悦。

    曹化淳收下赏赐后,随入李啸入得客厅,李啸命人看茶赐坐,便直入正题。

    曹公公,本王在想,现在流寇在西北建立伪国,怕是接下来,就要东渡黄河,直攻京师了吧。

    未等曹化淳开口,李啸一口茶喝完,直接地把曹化淳想说的话,先给全部说了出来。

    曹化淳捧着茶杯,一脸尴尬,他讪讪地回道;唐王身在辽东,却对国内局势这般洞察,实令咱家佩服。咱家也实说了吧,皇上之所以遣吾前来,便是希望,在局势恶化之前,唐王能立即从辽东撤兵回国,力阻流寇东渡进攻。本来,咱家是要直接来辽东的,但辽东海路冰封,水路不畅,才不得已在山东迁延了一个多月。却不知道,这一个多月过去,现在国内的局势,又恶化到了何等程度啊。咱家每念及此,无不心忧如焚,却又无可奈何。现在总算顺利来到辽东,完成了陛下的请求,咱家可以略为心安了。

    李啸脸色肃然,他略一沉吟,便回答道:曹公公勿忧,既是皇上谕旨,本王安有不遵之理。就等我军前往山东装运粮食与军械的舰船,全部返回辽东之后,本王便带领全军速速退返大明。然后全军径去山西,抵御流寇,决不会让他们轻易渡过黄河。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