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两百五十五章戴璐的思绪和死去的蝴蝶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而另一个小女仆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就无从猜测了,因为两个人并不熟,平时工作时间上的交集也不多,所以说话的机会非常少。

    抛开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心事,戴璐开始认真工作,她并没有忘记把壁炉里的灰尘也清理一下,这里的壁炉完全是用来取暖的,而且已经许久没有点燃过了,所以除了灰尘之外,基本上看不到黑色的炉灰,或者被烧焦的炭木。

    别墅里的工作在继续着,一切都看似非常平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大家都各司其职,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当然也包括此刻居住在别墅楼上的那几位客人。

    蝴蝶聚集的山坳之间:

    当男人爬上岩石,好不容易走进那个神秘的山坳之中时,一股奇怪的味道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个男人很久都没有跑到这里来过了,他只记得十几岁的时候曾经瞒着家里人来玩过。

    所以说,现在还能够找到通道这里的路,男人确实有点佩服自己的记忆力。山坳之间的空气,不管什么时候都显得那样清冷,风转着圈吹拂在脸上,带起衣料的边角同它一起飞舞。

    男人寻着奇怪的味道,向前摸索,他的眉头逐渐越皱越紧,因为随着脚步的深入,地上全都是卡申夫鬼蝴蝶的尸体。

    这些一半翅膀透明,一半翅膀却有着绚丽色彩的美丽蝴蝶,很少会有那么多聚集在一起,而且同时死亡。

    ‘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这里被人下了毒?或者喷洒了杀虫剂?’男人胡乱猜测着,但是空气中却没有一点点杀虫剂或者什么奇怪化学品的味道,只有越来越浓重的腥臭味。

    男人的思绪逐渐向什么不好的地方延展,不久之后,在一块巨大岩石的背后,男人看到了密密麻麻铺在地上的蝴蝶尸体,他们就像一块毯子一样,覆盖着地面上的另一样东西。

    男人的脚步变得有些犹豫不决起来,眼神中有掩盖不住的惊慌,因为被蝴蝶覆盖着的轮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产生什么好的想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本该灿烂的午后阳光,现在似乎显得更加阴暗了,空旷的山坳之间,风不停将落叶吹起,发出沙沙的声音。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山坳之间突然传来一个人摔倒的沉重声音,和一声凄厉而又短暂的惊呼,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所谓的当事人,在惊呼之后迅速逃离了现场,他惊慌失措的背影,让人感觉似乎有什么鬼怪在追击他一般。

    古老的山村别墅内部: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戴璐借着窗帘缝隙中传进来的亮光,仔细擦拭着桌子和柜子的表面,这些家具上面,确实如刚才那个女仆所说的那样,已经积上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手中的抹布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黑色,戴璐走到窗帘边缘,拉开一角之后,可以清晰看到角落处有一个可以清洗抹布的小池子。

    池子和水龙头都非常精致,如同一件特殊的家具一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主人家要在这么一个没有卫生间也没有阳台的房间里,砌一个小小的水池,也许真的是为了方便女仆的工作吧!

    带着温度的自来水从细小的水管中流淌出来,还伴随着一点点铁锈的味道,大概是许久没有使用的原因,戴璐刻意让水放掉一点之后才开始清洗抹布。

    打开一分多钟之后,戴璐拉上了窗帘,她随意在窗帘边缘将自己潮湿的手擦干,然后回到刚才没有擦拭完的壁炉前面。

    在把手伸向壁炉上方的时候,戴璐手指之间好像有一个东西掉进了壁炉里面,她似乎并没有发现,一双眼睛只盯着壁炉台上方的油画,手自然而然在台面上移动着。

    那是一副主题为拥抱的油画,画面的背景是远山,淡淡的墨迹混合着水勾勒出山的轮廓,以及一些隐隐约约的松柏。在拉近的视角中,一对青年男女紧紧依偎在一起。

    他们背对着看画的人,坐在草地上,男人的右手穿过女人背上的披肩,伸出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女人的秀发;而女人则放松身体,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令人感觉好像已经睡着了。

    油画的主题非常温馨,而且透露着一种长久的幸福之感。就像那无限拉长的山脉背景一样,似乎寓意着这对青年男女的爱情将会永恒延展下去。

    看着如同梦境一样的画面,戴璐眼神中透露出一点点痴迷,也许每一个少女,或者青年女子对这幅油画所表达出来的幸福意境,都会产生一种向往。

    片刻之后,戴璐终于回过神来,她翻过手中的抹布,用干净的一面去擦拭油画画框。在擦拭的时候,另一只手的手指自然而然扶上了画框。

    画框上面的划痕,以及为陈旧所造成的缺口,令戴璐有些伤心,她暗自想着:‘等到得空的时候,一定要找些什么东西来给画框补一补。’至于有什么东西可以补上木料上的缺口,戴璐暂时还没有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重新传来的脚步声,戴璐一听就知道她的同事过来了,于是赶紧回到房门口,仔细倾听对方是不是朝她工作的这间房间走过来。

    不过脚步声并没有像戴璐所想那样,越来越近,反而好像越来越远了,似乎是对方正在穿过大厅,朝主人的房间走进去。

    ‘也许她是送下午茶去了。’戴璐想着,缩回了脑袋,继续进行她可有可无的工作,此时已经接近下午3点钟左右了,也确实是男主人平时喝下午茶的时间,所以戴璐并没有怀疑什么。

    想起男主人,戴璐的脸上微微泛起一层红晕,男主人虽然并不高大,只有1米65左右,但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并不比时下的小鲜肉差多少,何况,戴璐本身就喜欢比自己年轻一点的男生,所以对男主人一直有着一点不敢言喻的向往。

    这些心事,当然不可以让男主人的叔叔知道,男主人的叔叔就是刚才给戴璐安排工作的老人,他常年居住在这栋别墅里面,以前,受到过自己兄长诸多照顾,所以现在,把这些照顾都回馈到了兄长儿子的身上。

    别墅里包括戴璐在内,总共只有两个女仆,事实上,她们应该称作家政服务者更贴切一些,因为在村子里,根本就没有女仆一说,大家之前也全都是邻居。

    别墅矗立在这里,已经有差不多80多个年头了,期间只整修过一次,外观已经非常陈旧了,甚至还不如村子里比较好一点的自建房。

    只不过里面的空间以及那些陈旧的红木家具,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上层社会的派头而已。戴璐不止一次猜测,主人家在一个世纪以前,应该是有钱的大户人家。

    为什么需要猜测呢?因为现在主人家的经济状况并不是村子里最好的,给他们的工资也不多,戴璐完全是因为对男主人的向往,才决定留下来工作。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