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三百二十六章偶遇照片中的房子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一切看似来得都是那么突然,恽夜遥完全不知道他的小左发生了什么,还在兀自等待着一周以后的相聚,一切正在朝着我们不希望的方向发展,又或许小左莫海右终于放弃了他的执着,准备真心祝福演员和刑警了,谁又能知道真相呢?

    晚上6:45左右,天色已经全黑,恽夜遥和谢云蒙驱车行驶在接近目的地的马路上,这条路上的人流量和刚才的高速公路简直不能相比,简直可以用清静来形容。

    路边稀稀拉拉停靠着几辆车,还有一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从他们身边路过,其余剩下的便只是草坪上的树木了。

    恽夜遥感慨说:在这里生活也挺好的,空气清新又不嘈杂,很适合养生。真不错!

    这里到底住着谁?你神秘兮兮带我过来,却又坚决不让我买礼物,总该让我知道是到谁家去吃饭吧?谢云蒙双手搭在方向盘上问恽夜遥。他把车开得很慢,几乎是滑行着向前移动。

    恽夜遥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要去的那户人家,晚饭时间比一般人家要晚一些,等他们到达正好。他看着窗外单调的风景,倒是觉得很惬意。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此刻大概已经在主人家等自己的莫海右。

    恽夜遥随口问了一句:小左最近很忙吧?

    什么?谢云蒙一下子没听清楚,但他马上反应过来说:莫法医吗?他算是吧!他确实挺忙的。

    谢云蒙的话让恽夜遥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说:小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和小左有什么事瞒着我?

    刑警知道他这个恋人的直觉敏锐,但是要不要出卖莫海右呢?刑警在心里斟酌着,最后他还是决定不做这个恶人,于是对恽夜遥说:其实最近我也不知道莫法医在干什么?你知道,我和他不在一个警局上班。不过

    不过什么?

    你等一下见到莫法医,可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因为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好,我不说。恽夜遥坐直了身体,对谢云蒙说。他隐隐约约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听到他的允诺,谢云蒙才接下去说:我听那边的同事说起,莫法医前一段时间好像请了长假,出去旅行了,目的地应该就是你的家乡w市,我想他是想去看看你给他描述过的地方。

    小左真的去了吗?恽夜遥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他以为莫海右回心转意了,终于想要开始了解他们的过去。

    谢云蒙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恽夜遥,嘴上继续说:我不知道,你不觉得他自从卡申夫蝴蝶的事情解决之后,就一直神秘兮兮的吗?我想有可能他想要找回某些记忆,却又不好意思和你说吧。

    嗯,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小蒙,应你吉言,我也觉得是这样呢!

    恽夜遥的心情突然之间好了很多,莫海右可以承认恽海左的身份,是恽夜遥最希望的一件事,如果他真的能够找到证据并坦白心意的话,对于恽夜遥来说,自己的生命就完整了,就算母亲已经不在,小左也可以代替一切。

    他只顾着自己高兴,却忽略了边上谢云蒙眼中担忧的眼神,谢云蒙也希望莫海右是去寻找记忆的,他们双胞胎兄弟的身份坐实,当然是刑警喜闻乐见的一件事。

    不过,谢云蒙还有一层担心,他看得出来,莫海右从来对小遥抱着的不是兄弟之情,他追究过去的目的,真的会是想要认祖归宗吗?也许不会那么简单,这些话谢云蒙一时之间没有办法跟恽夜遥说,怕他胡思乱想伤心,而且刑警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么想的理由。

    短短的路程今天似乎变得特别漫长,汽车滑行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想要去的房子出现,路边只有青黄色的草坪和向前延展的小树林。

    两个人交谈了几句,恽夜遥重新把视线调转向车外,这时一处意想不到的景物映入了他的眼帘,恽夜遥赶紧用手拍了拍谢云蒙的手臂,说:小蒙,停车!

    怎么了?谢云蒙立刻一脚刹车,嘴里跟着询问道。

    你看那个地方,是不是和照片里的景物很像?恽夜遥问,他看到路边小树林里隐隐约约透露出的黑色房屋,与昨天谢云蒙捡到的照片里一模一样。

    谢云蒙把头探出窗户也看了一眼,立刻注意力就被吸引住了。

    确实很像,要不我们下车去看看?谢云蒙问道,心中充满了好奇。

    恽夜遥说:可是那边晚饭就快要开始了,我们迟到了不好,你知道老师的脾气。

    唔,我不是说那个老师,我是说小左的老师。恽夜遥发现自己说漏嘴,赶紧纠正。

    确实今天莫海右的老师年语也会去,只不过不是主角而已。谢云蒙没有深究,说:年老师的脾气可比带我出道的那位好多了,迟到几分钟不会有事的。

    恽夜遥还想说什么,谢云蒙打断了他,拉着他就下了车。锁好车门之后,谢云蒙说:走吧小遥,我们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好吧,不过你不要耽搁太长时间。

    话音未落,两个人就一前一后走上了草坪中间的小路。

    莫海右的视线被穿着美丽长裙的女人吸引住了,他走向对方,停留在恰到好处的地方,既能够把眼前人一举一动都看清楚,又不至于让她注意到自己。

    随着女人转身的动作,本来白底素花的长裙,渐渐变成了海一样的蓝色,也许是太过于接近海浪的缘故,又或许是夕阳映衬下显露出来的美丽,莫海右瞳孔中只剩下女人一个人的身影。

    衣摆翩飞舞动,如同上好璞玉一般的肌肤,小巧灵动的双足,以及一双摄人心魄的美丽眼眸,莫海右感到自己有些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