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两百九十七章为命运忧伤的女人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谢先生,你不是去蝴蝶山谷了吗?宋跃华问道,她刚刚决定了一件事,这件事她不知道该怎么引起谢云蒙的注意?只能用一句问话来当开场白。

    正当谢云蒙斟酌回答理由的时候,宋跃华的反应却让他收住了话头,女人环顾四周,确定并没有人看到他们之后,一把拉住谢云蒙朝刚刚有人出来的仓库里走进去。

    谢云蒙带着静观其变的心理,没有做出任何反抗,而是乖乖跟着宋跃华走进了仓库。

    进入到仓库里面,女雕塑家仔细关好门,然后直接了当地说:谢警官,请你帮帮我和小莫!

    等等,你说清楚一点,你和小莫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而且你为什么不走大门,却从墙上爬下来找我。

    原来,谢云蒙已经看到了宋跃华留在白色墙壁上的脚印,之前我们不是说过,在卡申夫别墅后院的三扇窗户中,旁边两扇都有人攀爬过留下的泥脚印,只有中间一扇很干净。

    中间这一扇窗户里面就是宋跃华住的房间,窗框上不是没有泥脚印,而是宋跃华翻窗的时候给擦掉了,地上和墙上的脚印是神秘的第五个人帮忙清理掉的。当时两个人正在想办法处理褚福的尸体。

    所以说,谢云蒙一看到宋跃华窗户底下新印上去的脚印,就猜到她是翻窗出来的,而不是从卡申夫别墅内部绕过来的。

    刑警先生缜密的心思让女雕塑家微微犹豫了一下,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只能给自己壮了壮胆,继续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关系到我和小莫,还有莫向东三个人的性命,谢警官,我希望说完之后,你可以答应我的请求!

    宋跃华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发呆,不知道已经这样坐了多久了,从那些人出门之后,她就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似乎是在回忆过去,又好像是在哀伤现在。

    也许没有人能够理解宋跃华的这种心情,她明明已经离开了,与过去毫无瓜葛,为什么还要每年回来这里,真的是因为蝴蝶吗?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情或人?

    记忆回到很多年之前,那个时候,美丽的少女就像清晨刚刚升起的玫瑰色阳光一样,无忧无虑,在生活中尽情驰骋,不明白什么是仇恨?什么是真正的美丽?只知道她爱的就是好的!

    是的,就是这种单纯的想法害了宋跃华一生一世,她不是说所有的纯真都是错误的,只是对她而言,过去就是一场错误,怪只怪自己遇人不淑!

    虽然,命运给了她走上另一条道路的契机,也给她打开了成功的大门,但有些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的。

    窗外的天空如同前几天一样美好,那个明亮清爽,阳光正好。宋跃华眯起涂着眼影的双眸,眼影的颜色看上去就像朝霞的颜色一样,只是要淡得多而已。

    现在,眼前摆着一个不在意过去,想要帮她完成心愿的男人,可女雕塑家不想殃及池鱼,因为那个人的的确确喜欢卡申夫鬼阴阳蝴蝶。所以她拒绝了,就在别墅开满牵牛花的后院里面。

    可是,昨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宋跃华应接不暇,好不容易保住自己的安全,却还是连累了那个人,宋跃华不由得感到一阵心酸,她为自己也为真心待自己的人感到悲哀。

    今天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作,她也不需要参加比赛,所有的理由都是自己杜撰出来的,只为了能够得到一点自由思考的时间。

    幸好,小莫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宋跃华想:等一下自己是不是要再去找一次小莫呢?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稍微和他讲一讲?

    可是不到片刻,她又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告诉胆小的小莫又有什么用处?他不过是因为想要离开卡申夫别墅才与自己合作的,真心与否还不能确定呢!

    宋跃华害怕自己一旦毫无保留,说不定十几年前的事情就会重演,谁也不能保证,身上流着相同血液的人不会做相同的事情。

    现在的天气虽然温暖,但是宋跃华一个人呆久了,不免还是感到身体内部散发出阵阵寒意,那是心寒。她轻叹着站起身来,准备打开窗户透透气。

    脚步还没有移到窗前,透明的玻璃窗就映照出了一个年轻的身影,宋跃华紧走几步,视线看到了年轻人的脸庞,宋跃华认得他,而且非常熟悉。

    ‘他怎么会这个时间在后院?而且跑到沈亚弈昏迷的仓库里去干什么?’疑问在女人心中冒出来,她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偷偷观察着刚刚从仓库里走出来的人,他的双手空空如也,说明并不是去仓库里寻找什么东西的,但是,脸色却显得很异常,不是恐惧、惊慌、或者偷偷摸摸东张西望的模样。而是一种羞怯,他的目光一直朝着地面,带着淡淡的愤怒,双颊绯红,脚步虽然走得很快,但明显透露着犹豫。

    ‘难道仓库里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宋跃华立刻想到。

    眼前人的样子给她透露的信息是:这个人偷偷向谁表白?但是被拒绝了,这种事情,宋跃华自己也曾经做过,所以她很容易就能凭感觉猜测出来。

    ‘我再等等,看看仓库里还会不会走出第二个人?也许知道第二个人的身份之后,我还可以利用一下这件事。’宋跃华将窗帘稍微拉起来一点点,遮住自己大半个身体,然后等待着。

    果然,没过多久,仓库里就走出来第二个人,居然是这个家里的女仆戴璐,而且,戴璐的样子同之前出来的人一模一样,也是那种好像失恋的感觉,并带着淡淡的愤怒。

    这一下,宋跃华就弄不清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了?她站在窗前,兀自思考着,很久都没有思考出一点头绪来。

    就在宋跃华即将离开窗前的时候,她的眼角居然又找到了第三个人的身影,而且这个人是宋跃华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的,她一下子呆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刑警谢云蒙此刻也是一脸懵,因为他刚刚想要进入后院沈亚弈昏迷过的仓库里检查,身后就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女人。谢云蒙行动从来很少露出破绽,这个女人是怎么发现他的呢?

    而且还明目张胆叫住了他,没有办法,谢云蒙回过头去,说道:宋女士,真巧啊,你也在这里?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