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两百零七章死亡与重生六:大结局上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你就是因为怀疑封晰,所以才强烈要求自己去地下室调查对吗?恽夜遥问道。

    是的,还有一点就是,青果要给朽佘先生治疗,他是我们这个家里的临时医生,鬼鬼又是个女孩子,不适合太危险的工作,而我觉得那时的情况正是我挺身而出保护他们的时机。

    我一直想让鬼鬼认为我不是一个懦夫,而是一个勇敢的男子汉,其实,鬼鬼,平时你骂我的那些话真的很伤自尊心,我虽然自卑,但也有尊严的。讶愚转头看向爱人,稍显无奈地说:以后能不能改一改暴躁的脾气?

    对不起,我会改的。鬼鬼这时候才露出一丝羞怯,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了。

    讶愚继续往下说:因为鬼鬼的担忧,我只好在后半夜趁着他们都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进入地下室。当时我并没有想要直接到密道里面去探查,我也很害怕,所以一直留在封晰的房门口试探他。

    就在我们对话的时候,玖尹房间前面突然传来了怪声,我过去查看发现了青叶的尸体,当时吓傻了,一直在想着为什么青叶身上会出现包子给玖尹买的东西。根本就没发现封晰居然偷偷跟在我身后。

    他突然出现拿刀捅我的身体侧面,我马上就确定伤害朽佘的就是他,而且他似乎想要把罪名嫁祸到我的身上,所以与封晰扭打在一起。但是,现在想来,朽佘受伤的时候,我是救援者之一,他嫁祸给我有什么用处呢?讶愚一副完全想不通的样子。

    恽夜遥回答说:他嫁祸给你当然有用,就像他假造青叶的死亡来迷惑剩下的人一样。封晰在知道房子要拆迁之后,也许就做好了杀死所有人的准备,玖尹和小君的突然‘死亡’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

    根据警方的调查,封晰匿名定制了平悦和你的等身人偶,至于他这样做的目的,此刻我只能是猜测,首先要从你们几个人的生活和身体状况来分析。

    定制平悦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平悦经常会出门,封晰没有办法时刻掌握她的行踪。第二,他与修先生在力量相差太多了,必须依靠出其不意才能制胜,趁着修先生因为爱人死亡极度痛苦的时候,找机会下手杀了他。

    而定制你,我想唯一的原因就是要让鬼鬼在这个家里呆的时间长一点,鬼鬼是唯一一个只有你出现的那六个小时里,才会到阿图姆小屋来的人。你要知道,凶杀犯动手的时机大多会选择在晚上,只有看到你的尸体,鬼鬼才会因为痛苦或者仇恨长时间留驻在阿图姆小屋。

    其他人,不确定的因素要比你们少很多,我们在封晰房间的衣柜里发现了你的人偶,我想封晰当时的确是想要杀掉你,然后在你的身体侧边弄出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伤口,再用处理平悦人偶同样的方式,把你的人偶也弄成尸体的样子,一起抛弃在到最小的那几扇门之间。

    他知道修先生进不去里面,根本不可能确认两具尸体是真是假,封晰会告诉修先生,事实上你是一对双胞胎,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才突然袭击了他却没有真的杀了他。而自己,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才与你打斗,最后将你们两个人都失手杀死。

    这种说法可以充分迷惑修先生的思维,让他对凶手真正的身份半信半疑,只要有一丝信任度存在,杀死修先生就不是没有机会,再加上他断了一只手,要比原本好对付多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不可能如凶手想象的一般美好,封晰自以为楼上的人全都睡着了,他和你讲话的时候,楼上是不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恽夜遥问讶愚。

    讶愚说:是的,我下楼时,他们就全都睡着了。

    可是修先生并没有睡着,他也偷偷跟在你的身后,当你们打起来之后,他和你一样瞬间意识到凶手就是封晰,才动手帮了你。

    不是的,这个时候,修余插嘴说道:我扮演狂躁症患者住进这个家里,本来就是因为发现小悦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想要来保护她!

    在发现青果的秘密之后,我就托朋友偷偷调查了他和封晰的真实身份,而且得知了之前曾经在栎木区发生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才确定青果的报复对象是封晰。虽然在手臂被砍断的时候,我没有看清楚封晰的容貌,但是听到他的惨叫声,我就已经确定了。

    所以,事实上,那个时候我跟在讶愚身后是想保护他,两个人对付一个,总比一对一要保险得多,我同时也想活捉封晰,逼他说出所有隐藏的秘密。修余一口气说完,等着恽夜遥的下文。

    两天之后的傍晚,所有当事人以及侦探、刑警和法医都集中到了阿图姆小屋的地下室里面。

    这里经过重新布置,将楼上的餐桌和椅子搬到了楼下,并且拆卸掉了全部奇怪的装饰,安装上了明亮的日光灯。所以此刻恍如白昼,让人看上去精神饱满。

    恽夜遥坐在靠近后门的主位上面,他的左右两边第一个位置上分别是莫海右和谢云蒙。

    左边按照次序:莫海右、青果(平鸣)、包子(包妍君)、朽佘(修余)、青叶(平悦);右边按照次序:谢云蒙、青叶(平鸣真正的恋人)、讶愚、鬼鬼、最后一个位置的后面斜靠着用来代替平悦尸体的人偶,此刻这个人偶已经清洗干净了,关节重新接好,看上去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怖。

    其中缺席的除了已经死亡的封晰(封九溪),就只有还在进行精神治疗的玖尹了。由于玖尹的病得到了专业人员的帮助,再加上两天下来有了足够的休息时间,小君现在身上的负担减轻了一大半,脸色看上去也很轻松。

    真正的青叶因为犯了法,目前还没有机会同她的爱人沟通,所以一直低着头,不敢接触来自青果的目光。

    青果则始终在观察着青叶的反应,希望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看不清面目也就只好暂时作罢了,所以表情显得有些郁闷。

    在座的人当中,最幸福的当然要属修余和平悦了,平悦始终轻轻挽着爱人完好的那条手臂,一脸亲昵地靠在他肩头,修余的表现平和而又宁静,让所有人都为他们感到开心。

    讶愚脸上带了一个黑色的大口罩,身上还披了一件风衣,但依然可以看到他的肩膀高高拱起,手背和额头上斑斑点点黑褐色的硬痂,这令头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现身的讶愚很不自然,总是有意无意将身体往鬼鬼侧边挪动。

    鬼鬼则收敛起自己火爆的脾气,破天荒非常耐心地在轻声‘劝慰’着不安的讶愚,事实上,坐在他们身边的人可以听出来,鬼鬼的话根本就不算温柔,大致意思就是要讶愚像个男人的样子,不要躲藏。

    了解到所有在座者大体的状态之后,我们的侦探先生就要开始此次事件的推理了,不过在推理之前,鉴于飞机上的怄气,侦探还是不甘心地瞪了刑警一眼,另一边的法医有些不耐烦,冷冰冰说道:快点开始,小遥。

    哦,小左对不起。恽夜遥一瞬间好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这让刑警和法医都露出无奈的表情,不过三个人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进入正题。

    恽夜遥清了清嗓子说:在开始之前,还有几位当事人的真实姓名我们不知道!请你们自己来和大家说一下,首先就从讶愚先生开始,可以吗?

    说完,恽夜遥和众人的视线集中到讶愚身上,讶愚想要退缩,被鬼鬼在背上狠狠拍了一下,发出一声痛呼之后只好接上话头说:我叫讶愚啊!不,我叫杨志隐

    那我的呢?鬼鬼在他身边小声吼。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