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两百十四章恶作剧、火车和跟踪的刑警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哦。严奶奶应和了一声,饶有兴致地看着沫吉,听他继续讲下去。

    李子派是我们店里的招牌甜点,颜色味道也都很诱人,还曾经用它参加比赛拿过奖,所以老板经常让我做了店门口橱窗里招揽顾客。

    你们甜品店叫什么名字?

    叫甜蜜伊甸园,其实是一家综合性娱乐休闲酒店,甜品店只是其中的一个设施而已,因为生意兴隆,所以常常被老板拿出来当模范啦!

    那我下次回s市一定要去你们店里品尝一下,我和老伴都很喜欢甜品呢!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火车开了十几个小时,居然都没有再次打瞌睡。直到天色暗沉下来,才算是止住了话头。

    时间是第一天晚上11:10

    沫吉道别严奶奶之后,从火车站口走了出来,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拖沓时间的人。在夜色的笼罩下,沫吉匆匆前行,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轻松的表情,而是变得有些阴沉和严肃。

    这个时候,一个比他高大很多的人影从他旁边擦身而过,肩膀磕到沫吉的一侧胳膊,把他手里拎着的行李背包撞到了地上。

    人影立刻停下脚步来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从车站里出来,没事吧?

    啊!没事的。沫吉重新拎起背包,朝人影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前的人立刻吸引了沫吉的注意力。

    那是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高大男人,身高差不多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都不止,那张脸庞透出难得的英勇之气,又不失翩翩风度,让沫吉差一点都看傻了。

    他停顿了几秒钟才问: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我叫谢云蒙。高大男人露出一个礼貌性的笑容,回答之后就离开了,看得出来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沫吉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人群之中才继续向火车站出口走去,可是刚刚到达出口,就又被门口熙熙攘攘的声音和人群吸引住了。

    他们围着一家小卖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每个人的表情看上去都很紧张,甚至其中还有一个小姑娘在哭泣。

    沫吉不喜欢围观热闹,所以他准备绕过人群直接到外面去招出租车,没想到这个时候,人群中又有一个熟悉的人向他走了过来。

    这个人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而且还比沫吉到得要早,因此,沫吉张大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惊愕地看着眼前人走到身边,又带着满脸惊愕被他拉向火车站的另一个出入口,渐渐的,沫吉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就在两个人匆匆离开第一个出口的时候,刚才撞到沫吉的谢云蒙居然又出现在了不远的地方,他的眼睛盯着沫吉和新来的那个人离开的方向,等到确定他们不会注意到自己之后,才大踏步跟了过去。

    谢云蒙为什么要跟踪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呢?是因为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听到了一个恐怖而又诡异的故事,这个故事完全不符合情理,但是依然引起了他那演员同伴的关注。

    于是,在演员的软磨硬泡之下,谢云蒙便利用休息天过来帮助他调查,在故事中,很明确提到了沫吉和某个男人的名字,而现在他们两个都在谢云蒙的前面。

    演员因为话剧的演出还没有结束,要明天一早才能到达,所以今天谢云蒙的任务就是搞清楚这两个当事人在哪里落脚,是不是他们在故事中所提到的那个地方!

    当天晚上,小吉就住在了段弘业的书房里面,书房狭小而又阴暗,里面只有一张简易床铺和一台电脑以及小小的电脑桌,不过小吉不会在乎这些,因为这里比他那合租的房子可要清静多了。

    一夜好梦,当清晨的阳光将房间里照得透亮的时候,段弘业和女朋友也已经打扮完毕准备出门了,今天对与他们来说是个忙碌的日子,因为要住进新房子之后,很多生活用品都还没有采购,而且两个人要开聚会的话,也要多添置一些咖啡粉、饮料、零食和点心原料。

    当然还有大家都很喜欢的小游戏道具。这些都会交给女朋友去采购,而段弘业跟出去不过是去当提款机还有车夫的。他女朋友目前处于休整期,说难听点就是没有生意可做,在家里玩的阶段。

    等段弘业系好领带之后,女朋友早已经整装完毕准备出发了,她今天换上了一声成熟一点的套装,还刻意穿上一双高跟鞋,脸上也是浓妆艳抹,打扮得像是要和段弘业去领结婚证一样。

    对此,段弘业已经在早上提出了好几次抗议,可是他那年轻的女朋友置若罔闻,还是我行我素,对于时尚这件事,他的女朋友一向是不会听段弘业话的。

    我说你,穿着高跟鞋还怎么逛街啊!段弘业出门之前还不忘做最后的‘挣扎’。可是他女朋友的一句话让男人立刻不做声了。

    你不是有车吗?难道你心疼汽油钱不想开车?

    很快,两个人就离开了楼层内部,昨晚住在他们家里的吉娃娃早就去上早班了,所以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朝他的房间里看一眼。

    在两个身影从楼道里即将消失的时候,一个年轻男邻居突然打开自家房门看了一眼,并且嘟囔说:每天晚上都这么吵,那位大叔的精力还真是充沛,今天等他们回来要好好聊一下了,我都没法睡着。

    说完。邻居的脑袋又缩了进去。楼道里顷刻间恢复了一片宁静。这个抱怨的年轻男人已经和他们做了好几年的邻居,之前也不是没有说过晚上太吵的问题,但是,段弘业一直都没有‘改正’。这件事当然令邻居非常烦恼,他又不能为了这一点点小事去搬家!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面,桌上都是昨天吃剩下的盘子和餐具,还有咖啡杯。这些东西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变质的甜腻味道直冲鼻腔。年轻男人捏住鼻孔,他不喜欢甜食的味道,可是又不得不每天接触甜食,想想就觉得很反胃。无意识地叹出一口气,男人摇了摇头开始收拾桌面,打扫地板。

    那对吵闹的夫妻终于离开了,他也变得自由和轻松起来,一个人独居的生活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安排每一件事情,男人很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在男人的心目中,段弘业和他女朋友就像夫妻一样,虽然平时不让人说,但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更愿意这样称呼,大多是因为比较方便而已。男人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至今为止都不愿意领取结婚证,这些年来,他们的感情是有目共睹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