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二百零二章死亡和重生一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青果,你冷静一点,鬼鬼冲上去抱起封晰的上半身说:他还有呼吸,我们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救人!

    我受不了了,我要报警,我要离开这里!不管到哪里去,我都不要再住在这栋屋子里面了。青果歇斯底里地大叫。

    青叶的死亡给了他致命的打击,就算是封晰还没有死,也不能让青果重新振作起来,他的心在惊恐和愤怒的双重夹击下颤抖如被风吹起的蒲公英种子一样。

    但是蒲公英的种子可以发芽重生,而失去了青叶的青果,再也不能从绝望中脱离了。

    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瞪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使劲撼动那具空洞的躯壳想要得到答案,可是朽佘却始终没有让青果满意。他不理睬绝望的青果,只是看着包子的方向,喃喃地说:为什么?

    这句话好像是在问死人,也好像是在叩问自己的内心,和那笼罩着无尽恐怖的虚空。恶魔的披风早已掩盖了他们头顶的阳光,本来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可是恶魔并不会因此而满意,他需要的是鲜血。

    躲藏和恐惧只是让这一天提前而已,而没有希望的未来让活着的人更加痛苦不堪。

    青果扶着朽佘的胸膛一点一点滑落到地板上,他没有眼泪,眼眶中的瞳孔好像是失去了温度的太阳一样,逐渐暗淡下去。

    鬼鬼知道此刻如果自己再不振作,其他人就离死神更加近了,在这黑暗的未料通道之中,鬼鬼只想着先救眼前的封晰,她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那个她用生命来守护的人——讶愚不见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讶愚的失踪,第一个发现青叶尸体的人应该是讶愚,可是他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朽佘会突然之间来到地下室里面?封晰又是什么时候走出房间的?

    很明显可以看出来,青叶并不是朽佘杀的,第一,他的时间不足够。第二,他手中拿的是木棍,根本就没有锋利的刀具,怎么可能将青叶砍成那个样子呢?而且,青叶的尸体已经初步腐烂,绿斑显现在皮肤上面,异常突兀。至少已经死了12个小时以上。

    但是青果想不到这些,在眼前的空间里,只有朽佘一个人是站着的,只有他手中握着凶器,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这样的想法让青果认定了朽佘,他的人虽然瘫软下去了,但是手却一直死死抓着朽佘的衣服,就像是抓住了现场肇事者一样不肯松开。

    鬼鬼忙着替封晰检查伤势,还好,封晰只是脑袋后面被砍了一个口子,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伤口不深,没有生命危险。

    这个时候,鬼鬼抬起头来看着朽佘手中的木棍说:青果,你冷静一点,朽佘先生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青叶和封晰都是被锐器所伤,根本与朽佘先生手中的木棍没有关系!

    见青果还是没有反应,鬼鬼站起来跑到他耳边大声说:朽佘先生没有伤害青叶和封晰,他们身上的都是锐器伤!你听到没有?!朽佘先生也许和你一样,只是被青叶的尸体吓傻了而已,青叶是他的爱人,你很清楚他们有多么相爱,朽佘无论如何不可能伤害青叶的,他也许比你更加绝望!!

    近在咫尺的喊声终于让青果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他抬起头来,用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看着朽佘,语气依然充满绝望。

    他是这栋屋子里唯一一个完好的男人!他是这栋屋子里力气最大的人!他总是嫌弃青叶,让青叶无所适从!他还把青叶一次又一次赶出这栋屋子!鬼鬼,你告诉我,这么多事情,还有谁比朽佘更有能力办到?

    为什么身体完全被卡住,他依然能够活下来?我们谁又能知道他是不是自己砍断了手臂来欺骗大家呢?!

    青果的话语还没有讲完,一声清脆的耳光就甩在了他脸上,立刻五个红色的手指印显现出来,可以看得出鬼鬼用尽了全力。

    青果的话让鬼鬼失望透顶,在这个家里面,过得最不容易的就是朽佘和青叶,这一点青果应该比谁都清楚,现在青果却说出这种话来,鬼鬼不想生气都难!

    既然你要问,那我就来回答你!朽佘先生是这栋屋子里受折磨最深的男人!也是爱青叶最深的男人!他为了青叶能够过正常的生活,才会一天到晚赶青叶走,他为了青叶可以放弃那种不适合她的工作,才会一天到晚冲青叶吼!你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明白的人!

    青果的脸维持着被打的姿势,没有任何动作,他实在是消化不了那么多突发事件,也消化不了鬼鬼的愤怒,只能选择逃避来掩盖恐惧和痛苦。

    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发现讶愚失踪了,鬼鬼转身扶起地上的封晰,对青果说,如果你还爱着封晰,那就帮我一把,青叶已经回天乏术了,你也不想再失去一个亲人吧!

    机械般的表情,机械般的动作,青果站起身来走向鬼鬼和封晰,此刻在他眼前,不知道为什么,封晰那布满瘢痕的身体好像离他的意识越来越远了,青果不知道是因为绝望造成的,还是因为封晰本身的‘丑陋’。

    脚步像灌了铅一样拖沓无力,就在青果的手快要接触到封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男人粗重的声音。我来,青果你给我守在这里。

    原来是朽佘恢复过来了,他没有解释任何事情,只是在鬼鬼惊愕的视线下,将封晰整个人抗在肩头,向地下室外面走去。那条断裂的手臂上,鲜血已经将纱布染透,由于失血,朽佘的嘴唇都发白了,但他依然忍着疼痛,大踏步离开阴暗的地方。

    当朽佘即将消失在光线交接处的时候,鬼鬼猛然之间好像看到了封晰的头颅动了一下,但隐隐约约中又像是幻觉一样。

    时间:第二天午夜之前

    在昏黄的光线照耀下,第一第二个男人正在纠缠着,吵闹声惊醒了第三个男人,令他从光线充足的地方来到了黑暗覆盖的狭窄空间里。

    前面的两个男人并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而是依旧在拼命地想要互相伤害。第三个男人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事实上,他从刚才开始就有些明白了,只是还不确定而已。

    他看着第一和第二个男人打架,一声不吭,原想顺势逮住那个有可能是凶手的家伙,可是第三个男人没有意识到,他眼前某一个人居然拿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东西,并且威胁到了另一个人的性命。

    来不及反应,第三个男人抓起手边的武器就朝那个人背上挥舞过去,他不能打头部,因为自己力气太大了,再加上某种常年形成的习惯,下意识会避开被打者的要害部位。

    一下子,眼前的人狠狠摔到地上,而被他压在身体底下的男人顺势抢过刚刚还威胁他性命的东西,瞬间在倒地者颈间划出一道血痕。伴随着鲜血的溢出,第三个男人终于看清楚了被他们两个人挡住的空间。

    那里面,有一个他朝思暮想的可爱女孩,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恐怖的节肢娃娃。男人呆愣在原地,他的大脑无法接受这种结局,甚至忘了身边所有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