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七百四十二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十三幕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枚小小还不知道谢云蒙已经打开了岩石地洞位于书房内的出入口,她也不想使用昨天自己掉进去的那个出入口,因为那里此刻离某一个地方太近了,可能会被一些人听到她行动的声音,带来不必要的猜忌和疑虑。枚小小不想因为他这边的失误造成更多的麻烦,所以她选择从外围进入岩石地洞去找谢云蒙。

    谢云蒙听到声音立刻回应:小小,我在这里,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找你。

    因为枚小小没有进入过谢云蒙发现于恰的地洞空间,谢云蒙怕她找不到连接两边的岩石缝隙,所以立刻跑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同时他还不忘让唐美雅祖孙留在原地千万不要离开。

    很快,谢云蒙就带着枚小小回来了,枚小小也是个急性子,两个人还没有回到于恰被困的地方,她就已经把自己遇到的状况全盘告诉了谢云蒙,这让刑警先生松了一口气,至少枚小小没有遇到什么致命的危险,他问:塔楼密道里还是没有发现凶手的踪迹吗?

    没有,除了小啊!不,除了我们三个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其他任何人出现过。枚小小差点说漏嘴,赶紧改口。幸好谢云蒙没有听出端倪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直截了当把恽夜遥的信息告诉谢云蒙,现在行动都已经展开了,就算是告诉他,按照正常来想也只是担忧,不会发生什么掌控不了的事情。但是枚小小就是有一种预感,恽夜遥和颜慕恒单独在一起的事情,绝对不可以从她的口中说出来。

    他们还没有站定,留在原地的三个人就同时看到了枚小小,女警平安无事,让唐美雅祖孙和于恰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总算落了地,于恰觉得谢云蒙终于可以安心救援自己了,而唐美雅则立刻走上前去说:枚警官,你快点帮忙想想办法吧!小于被困在里面已经很久了。

    小于?枚小小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还认为是诡谲屋家人曾经提到过的那个小于呢!

    谢云蒙简单将唐美雅和于恰之间的关系讲了一遍,然后说:小小,于恰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证人,他也许和诡谲屋也有很深的关系,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在紧闭的房门里面,怖怖和黑瘦的乔克力先生紧挨着坐在一起,他们尽量避开窗口会被人看到的地方,怖怖一只手放在胸口,她的心脏到现在还在怦怦直跳,刚才从一楼的墙壁顶上摔下来的时候,怖怖的小腿刮在吧台碎裂的木板上面,划开了一道很长的口子,现在伤口周围都肿起来了,疼得小姑娘冷汗直冒。

    乔克力正在拿着纱布和白药替她处理伤口,还一边埋怨小姑娘:你也不小心一点,老爷子本来就提醒过你那个地方窄,你还发呆!

    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当时我也不在发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打起了瞌睡。

    你站着也能打瞌睡,那可真是奇了怪了!乔克力继续没好气的怼她。怖怖之前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死板,阴沉沉的,可是现在,乔克力给他的印象突然之间完全改变了,他居然也会像陆浩宇先生一样对小姑娘体贴呵护,还会半开玩笑似的和她吵架。

    想到这里,怖怖小声说:你也不赖嘛,隐藏的那么深,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块木头呢!

    没有天生的木头,就像你,不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胆小吗?哎,小怖怖,在这栋房子里关了那么久,你就一点也不想出去走走?

    其实我并不是全都呆在这里的。

    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乔克力见怖怖愿意开口说诡谲屋的事情,赶紧趁热打铁问她。

    怖怖犹豫着,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心中的小秘密告诉乔克力,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外表不怎么样,但其实还是蛮善良的,至少怖怖觉得可以这样认为。

    我其实只有早上和夜里才呆在诡谲屋里面,整个白天的时间,我都会呆在文阿姨的餐馆里面帮忙。

    可你不是要照顾女主人吗?乔克力问道。

    其实,女主人早就不用我照顾了,她从十年前开始,就住到了诡谲屋主屋的三楼上面,平时女主人所有的吃穿用度都是管家先生送到主屋上面去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进入主屋二楼和三楼的出入口在哪里,只是每天早上将女主人当天要用的东西准备好,然后离开诡谲屋躲到文阿姨那里去。晚上在大家上楼睡觉之后,差不多九点钟左右回到外面的客厅里弹一首月光曲。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怖怖也不知道他们要在女主人房间里等待多久,反正她也不想自己动脑筋,乔克力说一定会带怖怖回到柳桥蒲身边,怖怖相信这话是真的。

    渐渐的,怖怖又开始犯困了,她想要像平时一样窝进王姐的怀抱里,可是身体刚刚习惯性地斜过去一点点,就立刻意识到自己不可以这样,随即改变方向靠在了墙壁上,冰凉的墙壁让怖怖小腿上的痛楚突然之间放大,也让她稍稍清醒了一些。

    乔克力问:你又困了吗?

    有一点,我想稍微睡一会儿你不介意吧!

    介意。乔克力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怖怖很惊讶,睡意似乎一瞬间从小姑娘的脑海中挥发掉了,她迅速坐直身体,好奇地看着乔克力先生,等待他解释为什么要说这两个字。

    乔克力说:怖怖,你不要误会,是柳爷爷关照我说,在行动的时候,绝对不可以让怖怖睡着,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反正柳爷爷说的话一定不会错,你要真困的话,我们就多说说话,你有什么喜欢的话题吗?

    那好吧,怖怖说:说到喜欢的话题,其实我也想不出什么事情来,要不我们就来说说管家先生和厨师先生吧!

    他们其实是差不多时间到诡谲屋来的,当时老主人安泽还活着,我听厨娘婆婆说

    狭窄房间里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怖怖从来没有和一个人说过那么多话,她好像一下子打开了话闸,不管什么事情都想要说一说。也许是刚才柳桥蒲分派给她的行动激发了小姑娘的勇气,又或者是乔克力清澈的眼神让怖怖感觉到了安全,反正此刻她毫不顾忌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那些和管家先生还有厨师先生之间的亲情,以及于恒之间一厢情愿的爱情。

    王姐悄悄挤到柳桥蒲身边问:那个单明泽会不会溜走了呀!他要是凶手的话,我们不是又中了他的套吗?

    小王,你放心吧,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心里有数。柳桥蒲说道。

    老刑警既然都这么说了,王姐也不好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于是她把话题转到了怖怖身上,问:柳爷爷,怖怖她怎么样了?王姐问这话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就是怕身边的人也会因此怀疑些什么!

    柳桥蒲对她摆了摆手,意思是现在不要问,之后一定会告诉她具体情况的。王姐只好继续和厨娘婆婆靠在一起,等待着老爷子对下一步行动的安排,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一定要带他们来探究主屋的二楼和三楼?安安静静呆在一楼等待救援不好吗?反正他们也聚在一起,凶手就算要下手,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吧?

    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之前也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现在就不好再多问了。还有一个促使他们愿意继续走下去的原因就是,对诡谲屋最后秘密的好奇心,女主人到底在不在主屋上面,管家先生知道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被杀死灭口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