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八百十八章诡异的镜面别墅三十六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我的妈呀,那个刑警先生也来了吗?难道他也在机场?服务员明显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听他的口气好像知道小蒙就是谢云蒙,而且非常害怕谢云蒙的到来。

    老编剧的喜好有些与众不同,他的位置边上是一张黑色长桌子,从警察先生的方向看过去,上面从左至右放着一盏台灯,三个笔筒,一大叠稿纸(稿纸上有长方形镇纸,应该很沉重),还有一个花**,但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放。

    长桌子后面是装饰墙,位于整个房间正中间,装饰墙正面镶嵌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画着乡村风景,警察先生没有仔细看,他从来不擅长欣赏这些东西。

    装饰墙后面有什么,警察先生就看不清楚了,他也不想多过于探究,因为坐定已经有一两分钟的时间,再不开口恐怕拖延不过去了。

    提到黄色蝴蝶花是迫不得已,为了进门只好下策为之,现在他要如何起头呢?思考几秒钟之后,警察先生准备就事论事再说。

    叔叔,我今天来

    说吧,你和那小子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突如其来的质问一下子堵住了警察先生准备好的话语,他不得不先回答问题。

    我们我们还没有住在一起,只是对外以朋友的身份共处。第一次说谎,警察先生的耳朵变得通红,照着他自己的心意,这种事就算要打死也不会怂,不过,为了顾及爱人,他只好退步。

    那以后呢?你们打算怎么办?一辈子当朋友吗?还是你带他去国外结婚?你们真的觉得我会同意吗?

    老编剧的一连串质问像炮弹一样向警察先生袭来,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当他的情绪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却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他顺手掰下花****颈,一下子拉出一段白色的电线,警察先生惊愕地发现,花**居然是电话,他一滴冷汗瞬间冒在额头上,心里吐槽了一句:还真是奇葩的设计。

    电话那一头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几分钟之后,老编剧站起身来,对警察说: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要不一个人先坐一会儿,家政阿姨很快就会来,到时你就在这里吃午饭吧。

    老编剧突然转变的态度,让警察先生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可是第一次见面,让他单独留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但警察先生不能多问,只好说:叔叔,要不您先忙,我一个人在附近逛逛,我也不常来市,正好借这个机会参观一下。

    不,你留下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等我们谈完,你再逛也来得及。老编剧显得很坚决,这让警察先生更加疑惑了。

    妈妈,你怎么了?恽夜遥好奇地问。

    可是恽夫人并不回答他,只是一个劲拼命拉着他往后退去。恽夜遥又重复了一遍,继母还是没反应,于是他只好叫来服务员,让服务员帮忙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美丽女人凑过来,她带着一顶鸭舌帽,五颜六色的那种,身上穿着机车外套和牛仔裤,一头短发,看上去非常干练。

    一看到窗外的情景,女人立刻同恽夜遥的继母一样尖叫起来,然后她抓住服务员(三十多岁的男性)的胳膊说:快看,那辆皮卡,就,就快要撞过来了。

    什么?哪辆皮卡?服务员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左顾右盼,也没有确定女人说的到底是哪辆车,因为窗外的车子都听得好好的。

    女人伸出手指指着最靠近窗户的那一辆喊着:就是那辆,你没看见吗,它正在慢慢向这里滑过来。而且驾驶座上一个人也没有。

    她说出这些话之后,恽夜遥才发现确实如此,一辆褐色皮卡正以几不可见的速度向窗户这边滑过来,而且距离可以说非常近了,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他喊了几声,确实没有人回应,于是走进了里面的房间,工作台拐弯就是登记处,再往里走是调解室和警员休息室,谢云蒙一一看过,没有人,他绕过休息室侧边,想要跑上二楼再找找,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谢云蒙赶紧回到大厅里。

    是派出所的警员回来了,谢云蒙脚步未停,问话已经传到了对方耳朵里:你去哪里了?

    回来的警员大概40多岁,他看上去很疲劳,被谢云蒙吓了一跳,反问:你是谁?

    谢云蒙赶紧拿出自己的证件,将机场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中年警员立刻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确实是去通知你们了,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刚才社区那边发生一点事情,我不得不离开去处理,打电话给他也打不通。

    他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的证件能让我看一下吗?谢云蒙稳定一下情绪问道,他必须先确认眼前人的身份。

    警员没有犹豫,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证件,还特意用手指了一下墙上排列着的照片,告诉谢云蒙哪一张是自己。

    这个中年警员名字叫做付军,人长得很魁梧,他自我介绍说,有个弟弟在总局当行政队长,看他的长相,谢云蒙立刻想到了负责机场凶杀案调查的付岩,一问之下,付岩果然是付军的弟弟,这可真是太巧合了。

    付军告诉谢云蒙,被叫出去的警员名字叫做沉木严,是个上班不到一个月的新晋警员,今年26岁,小伙子人很能干,脑子也不笨,中午有人来报案的时候自己不在,只接到了沉木严的一个电话,说是有紧急事件出去一下,回来再解释。

    结果不仅没有回来,连电话都打不通,付军一个人守着,还要处理突发事件,到现在午饭都没有吃。

    你是说有人来报案,并不是其他警局的警员过来找人帮忙吗?谢云蒙问。

    具体我还真不清楚,小严电话里是那么说的,我回来之后也没有找到当事人的登记信息,只看到了小伙子留下的一张便签,诺,就是这个。说完,付军把夹在笔记本里的小纸条递给谢云蒙。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