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一百四十一章莫海右的独立调查二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第二点需要证据来佐证,首先必须得到眼前房子里所有的指纹,验证这里是不是只有苏步和宁钥出入。因为苏步很多年都没有回家,能够将苏步欺骗出去的人,必然是经常与他保持联系的人。

    要不然的话,以苏步那样特殊的状况,他对多年未见的家人也会保持着一份警惕。被他们知道和宁钥的关系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这个人很有可能会来到苏步的住处,并且知道苏步和宁钥的关系,甚至帮过他们两人的忙。

    其次,莫海右觉得自己有必要联系一下恽夜遥和谢云蒙,将自己需要他们做的事情告知两人。因为森林中也需要搜索一下,如果他们真的合谋骗出了苏步,而且是在晚上,杀人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也许苏步在宁钥妻子被杀之前就遇害了,那么宁钥妻子的死亡就有可能是灭口,真正的凶手想要嫁祸给宁钥。

    虽然还不知道凶手进入和离开公寓的方法,但是莫海右确实越来越倾向于宁钥是清白的这个说法。所以他立刻拨打了谢云蒙的电话,这种事情要简单说清楚只能与谢云蒙联系,如果他打电话给恽夜遥的话。肯定又会听到一大堆推理分析,然后自己也会越说越复杂。

    很快,谢云蒙那边就接了电话,莫海右只是简单说了三点,第一,立刻让森林外围的警员进入森林全面搜查有没有杀人或者埋尸的痕迹,不过绝对不可以让森林房屋里的人发现。

    第二谢云蒙和恽夜遥务必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弄清楚森林房屋里所有人与苏步的关系,尤其是要注意这几年和苏步经常有联系的人。第三,查找宁钥下落的同时,找一找房子里隐藏的财产。然后莫海右把苏步爷爷的身份信息告知了谢云蒙。至于这三点的原因,莫海右说等见面之后再一起说明。

    谢云蒙听完之后,对莫海右说了他们目前的发现,莫海右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推测走上正轨了。

    谢云蒙的原话是:莫法医,森林中不用警员再进入了,我们已经找到了埋尸的坑洞,没有尸体,但是有人爬出来过的痕迹,泥土上留有大量血迹,我和小遥已经把泥土和血迹样本交给森林外面的警员带回去了,估计下午他们就可以带着样本回到警局。

    还有,在坑洞周围发现了两个人的手印和脚印,可以初步确定为两个男人,我们发现坑洞前面有受伤的人走过留下的血迹,与森林房屋所在的方向相反。警员沿着血迹已经找到了宁钥的汽车,汽车发生过事故,方向盘和车门外围都有血迹,说明宁钥也受伤了。汽车内外的所有证据警员也在加紧收集,一完成就会赶回警局。

    我和小遥目前还没有找到森林房屋的正确位置,我们决定以迷路者的身份进入房子去调查,到时会随时和你反馈消息的。

    好!莫海右挂上电话,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四十分,他立刻下车找到枚小小说:小小,我现在必须开车回到警局,谢警官他们在森林里找到了很多证据,下午我需要做大量检验工作。这里交给你,还有你要随时与米小东保持联系,第一时间将所有的调查结果反馈给我。

    是,莫法医,你放心吧!

    喂!我是莫海右

    刚刚回到警局门口还没有下车的莫海右,突然接到了局里的同事打给他的电话。

    莫法医,刚才有人报警说,怡馨园小区五栋室里有焦糊的味道,而且男主人已经有三天左右没看到人了。我们刚刚了解到,这家的男主人就是苏步。

    好,我马上过去,幸苦了。

    挂断电话,不用莫海右再多说,枚小小一脚油门,警车又疾驰了出去。

    怡馨园小区建造了没有多少年,里面的楼房外观还很新,从小区西门进入,五栋在直向行驶的最后一排。进入楼道口就可以看见室的大门了。

    此刻大门前的闲杂人等已经被警方疏散得差不多了,莫海右和枚小小是在接到报警电话二十五分钟之后才赶到的。这个时候房门已经被强行破开。警察从厨房里发现了一个烧干的加湿器。

    这是一种加热型的喷雾加湿器,没有自停功能,所以内部已经被严重烧坏,而且电线也在冒烟,再晚一些的话,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

    让枚小小指挥现场工作,莫海右自己独自一人在每一个房间里走动着,这里与刚才的房屋状况明显不同,到处都充满了生活痕迹。阳台上还挂着晾干的衣服,厨房里微波炉的灯亮着,里面有剩下的饭菜,还没有馊掉。加湿器最起码运行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房间里和客厅里能打开的家具都打开着,尤其是大衣柜和床底下,里面的衣服和东西被人胡乱扔在地上,很明显表示有人在之前来到这里翻找过什么,橱柜抽屉也开着,不过东西没有拿出来而已。

    抽屉开启的方式让人觉得很匆忙,几乎每一个木头‘容纳箱’都斜挂在框架里面,用手推一推,有的还卡住了。不到五分钟,莫海右已经非常确定宁钥昨天晚上一定来这里找过苏步。

    但是,宁钥昨晚不可能像莫海右这样冷静,所以,他无法从这些生活痕迹中分析出隐含的信息。

    莫海右走到房门口,对枚小小说:提取房子里所有的指纹,然后立刻带到警局里去确认身份信息,我需要详细的报告!这里的现场就交给你了。

    当枚小小匆匆去忙的时候,莫海右已经回到了警车里面,他把车门车窗都关上,一个人陷入沉思。

    看情况,苏步是在宁钥昨晚到达这里之前不久才离开的,这一点厨房里的剩菜就可以完全证明。那剩菜不可能是宁钥留下的。

    苏步没有带走任何生活用品,说明他要么是临时离开,被什么事牵绊住了,所以没能回转;要么就是被什么人强行带走的。

    不管是临时离开,还是被人强行带走,莫海右都很担心苏步的生命安危。假设宁钥的一颗心在苏步身上,苏步也很确定宁钥最终会回到自己身边。那么,苏步就不太可能会起杀人的念头。

    宁钥妻子知道苏步的存在会怎么想?对于自己丈夫的这种感情,莫海右认为恐怕没有几个女人可以平静接受的吧,这已经不是单纯第三者的问题了,对于宁钥妻子来说,一定会感觉是一种极其恶劣的欺骗行为。

    那么,宁钥妻子的杀人动机就要比苏步强烈得多。

    目前的假设有几点:第一,苏步有没有可能是被宁钥妻子单独约出去谈判的?莫海右认为这不太可能。因为苏步躲在这里就是为了避开宁钥妻子。宁钥和苏步肯定事先合计过处理方式,对于这种事情只能冷处理。也就是苏步躲起来不见面,而宁钥尽可能装作不再与苏步交往的样子稳住妻子,以免她做出过激行为。

    那么第一点就可以排除了,第二,宁钥妻子利用某一个苏步认识的人将他骗出来。据初步调查,苏步在这个城市里并没有什么亲人,熟识的人也只有宁钥一个而已。那就要延伸到苏步在森林里的家了,那里的居住者有些什么人暂时要等待恽夜遥和谢云蒙的消息。

    因为调查组发现这些人根本就和那栋房子一样,在市区里一点身份信息都没有登记过。他们好像一直都躲在那里从来没有出来过。森林大道附近的警员回馈说,最靠近那里的外围居民也从来都不曾看见过森林大道里有人出来和进去。

    基本上大家都认为那里就是与世隔绝的地方,除了动物之外不可能有人去。恽夜遥和谢云蒙进入森林之后,警局就一直有人在森林周边等待,随时接收命令和配合行动。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