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夜遥推理:第三十九章第四个被害者

小说: 恽夜遥推理   作者:小韵和小云   回目录  举报
    路西弗前夫人和谢云蒙的对话还在继续,话题破天荒地第一次紧紧围绕尤雅展开,这也是谢云蒙和恽夜遥的计策,那些蕾丝是莫海右刚刚从尤雅房间里偷偷拿出来的,而谢云蒙只是拆了机械室,然后假装发现蕾丝把话题套到尤雅身上。

    恽夜遥在追踪尤雅,尤雅到底在哪里呢?黑色的手接近了善良的女仆,而她等待的亲人正在逐渐堕入地狱之中。

    房间里的女人一直蜷缩在角落里,小小窄窄的空间里好像空气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顶上小巧漂亮的吊灯以前总觉得好美好优雅,现在却感受不到它的温暖,微弱的泛黄光芒让女人更加恐惧。

    原来富贵人家也不是这么好呆的我真不该来这里!女人暗自菲薄着,不自觉把脸埋得更深。

    她很后悔,后悔听信那个人的话,后悔贪图那一点点钱财,最后把自己送进如此危险的境地。女人向来不是一个脑筋很灵活的人,就像在地下室里的时候一样,怎么费劲也无法完全理解那个人说出的理由。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她还有自己的困难要去解决不是吗?

    女人没有哭,现在哭根本没有用。她唯一的优点就是能够很好控制自己的泪腺,不让它们肆意暴露心事。

    但这个优点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是按在一个女强人身上的话,还好说一点。可现在却按在了她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女人身上,根本就是灯笼的壳子,一点就破么!

    在心里叹一口气,女人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手脚已经麻木不堪,快要失去知觉。

    外面一直传来说话的声音,有些很清楚,有些并不是那么清楚,女人很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谋划什么!

    她到现在还是不能完全相信这栋房子里发生了什么恐怖的凶杀案,一定是刑警先生他们配合着女主人在演戏。她从一大早开始就被限制着行动范围,一直在等待某个人的命令。

    所以她没有看到任何一具尸体或者闻到什么腐臭味,也许女主人只是想要让她成为尸体娱乐众人?那些什么恐怖小说爱好者的脑子都很疯狂,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女人想着。

    后悔也不能带来任何帮助,女人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自保,于是她开始挪动身体,忍受着手脚突然爆发开来的刺痛,向房门口移过去。

    她不是用走的,而是在地毯上爬动,衣服和袜子摩擦地毯的声音很轻微,外面不会听到,不过女人还是害怕得在颤抖。

    不时回头看向房间里唯一的两个不可控地方:一个是顶灯旁边明显的空气管道出入口,另一个是黑乎乎的床底下这也是她为什么不敢呆在床上的原因,床底下怎么看都会觉得很恐怖,或许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一具真正的尸体或者一个魔鬼就钻出来了。

    不能控制自己回头的**,女人没有注意自己已经爬到门边,头嘭地一下撞在了门板上,声音不是很响亮,可是女人依然吓得魂不附体。

    用深呼吸来平复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女人小心翼翼把耳朵贴近门板

    砰砰砰!砰砰砰!!

    大力敲门的声音在女人耳边突然响起,好像被利剑击中一样,女人的身体猛地向后弹去,摔倒在地毯上,一声全力控制依然溢出的尖叫被压抑在喉咙口,女人忙不迭用手捂住嘴唇。

    小米,你还好吗?出来吧,一个人太危险了!!

    我们一定要和刑警先生在一起!!你相信我!不要再任性了!!我会安排好你的!

    外面的声音听上去很诚恳,可房间里的女人根本不相信。她就是一个骗子,女人现在坚定不移地这样认为。

    瘫倒在地上的身躯重新振作起来,一点一点向后挪回原位。然后缩回原来的样子。

    又不受控制地瞥了一眼床底下,女人看见一点小小的影子,很小很就像是一只家居小虫的一部分身体一样。

    这种虫子她倒是不怕,把上半身凑过去,想要看清楚一点。

    这一回并没有任何惊吓,真的是一只小黑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爬出来的,还是原本就在床底下活动。

    似乎看见了一个小小的同伴一样,女人想:至少它是一个没有危险的同伴

    慢慢地,小巧的头颅越凑越近,想要从小小黑色的硬壳生物中汲取温暖和安全感,这是女人平日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人似乎喜欢上了钻在床底下的感觉,几分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然后便是一片死寂。

    铺着高雅床单的单人床保持着它美丽干净的外表,床单边缘稍微掀起了一点点,在床单下面,女人的身体赫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头部全部隐没入床底下,好像要从床底下捡什么东西一样,可是她的双手并没有正常地撑在身体两侧,而是软软垂在地毯上,骨节分明,上面还有做家务留下的冻疮。

    虚空之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回响:我不会一辈子做女仆的,我要实现梦想,有很多很多钱,有家乡人羡慕的目光。123,你们都在排队,而我找到了捷径

    声音不停回响着,越来越轻,与床底下渐渐弥漫出的液体完全相反,那液体从寡淡的阴影中一直延伸到明亮的地方,越来越红艳

    房间里的罂粟花已经盛开,可是外面的人却一个都没有走开恽夜遥即将接近晚潮到来的地方,那里正有一个美丽女人在迎风飞舞她的裙摆黑暗中的窥伺者根本没有能力挖开罂粟花的花心,那么床底下的黑手究竟是谁呢?他又是从何而来!

    第四具尸体,第四个受害者,我们优秀的演员和法医还没有发现她,此刻,演员正在为挽救第五个受害者的生命努力前行,虽然看到的一切都很模糊,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就在海浪到来的地方。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