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月圆:127 伪君子(三更)

小说: 家和月圆   作者:浣水月   回目录  举报
    一言落,所有人都看着崔珊。

    大公主用带着责备目光看着爱女:胡闹!你一直呆南花园,哪里知道他身上当时是一只玉佩还是一对玉佩?

    金钗轻扯崔珊,对她摇头,低声道:郡主,这种事不可乱认。

    可她明明就看清了,曹玉臻花园时,身上确实有两块玉佩,而据胡香灵所言,这玉佩该是去年秋天就她手上。

    曹玉臻见无人应声,急切地唤道:江五爷!

    江书麒抱歉地道:曹公子,今日我真没留意你身上佩了几块玉佩,实抱歉,不清楚事,我着实不能妄念,何况这事关女子名节。

    虽然讨厌胡香灵,但他亦不能睁眼说瞎话。

    曹玉臻一直都解释自己与胡香灵是清白,只希望有一人能相信自己。

    大公主冷声道:如果曹公子不能证实你与胡小姐是清白,就得为她负责!

    众人议论纷纷,男子只想着如何这次宴会上大光异彩,小姐们则是想通过这次出行,能物得一位如意郎君,今儿来许多贵夫人家中亦有待娶成亲儿子。

    北花园,凉亭内,玄衣男子品着果子酒,一副沉醉,他今儿来,也只是为这果子酒,什么吟诗作对,他不感兴趣。什么儿女情场,与他无干。

    靖南候世子徐成熙满脸笑意,急匆匆地道:吴王,又有好戏看了。曹玉臻那小子被胡三小姐给讹上了。

    吴王捧着酒盏,懒懒地嘘——了一声,听,多美曲子,好听!好听!

    靖南候世子侧耳细听,从高墙那头来悦耳音律,时而玉盘如珠落,时而嘈嘈似雷动,确是少有好琴曲。你今儿是不是就专为喝江府果子酒来,你都喝多少了?

    好酒!好酒

    靖南候世子看了眼醉眼朦胧男子,你之前有没有发现曹玉臻带有两块玉佩?我可是瞧得真真,哈哈,可这会他是有嘴说不清了。想到他恃才傲物,哪里遇上过这等事,硬是被个小女子给讹得乱了分寸,想想就有趣。

    吴王微闭着双眼,品着酒,听着隔墙飞入音律,真美呀,仿佛又回到了江南那一夜,渔口大码头,翩若惊鸿少女,那样淡淡语调,那等出神入化轻功,还有那句俏皮我不喜欢打架,如今回想,是如此可爱。

    事隔一月,他还是没有打听到她来处。

    靖南候世子道:我看热闹去!

    一转眼,凉亭里便唯剩吴王一人,还有位一直静立侍候小厮。

    那边,以右相为首臣子们,相谈甚欢,将小小凉亭布成了酒宴。

    人群里,曹玉臻还解说自己清白、无辜。

    犹豫之后十皇子,终于开口道:本殿能为曹玉臻作证。

    众人目光齐刷汇聚十皇子身上,十皇子扬了扬头,道:之前花园,本殿确实看到曹玉臻身上左右各佩了一块玉佩。

    江府二少爷传业也站出来,道:我也看到曹公子腰间佩了两块玉佩,还打趣他说,今儿可真是玉树临风。这话,我想曹公子也还记得。

    连续有二人跟自己作证,曹玉臻感激地抱了抱拳,之后又有几人下人、丫头陆续作证,说曹玉臻今晨入府,身上确实带了两块一模一样玉佩,就挂腰上。

    胡香灵看着左右一双双带着责备与鄙夷目光,她不可以输,如果她与曹玉臻无关,便是与静王府四公子有关联,她不要嫁给静王府四公子,她不要

    可是,谁能帮她一把。

    她继母,此刻恨不得她出大丑事。

    曾经总是站她这边崔珊,用愤怒、不满地盯着自己。

    突地,胡香灵从地上站起来,冲离人群,近了荷花池,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演氏一怔,当即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救人!有人落到荷花池,来人

    站着一群华衣锦服贵公子,却没人伸出援手。

    我可不敢救人,回头我救了她,再讹上我怎么办?

    闻雅霜可不敢玩得太大,若是人死右相府里,这是有理也说不清,虽然这事胡香灵不对,但她不想闹出人命。来人啊!来人,下水救人啊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